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向姐夫道歉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伪娘盯着花菲菲说道:“花姐?你是花家的花姐?”

    “怎么着,不用花姐罩着你了,就不认识我了?”

    伪娘大名叫郝伟,跟花家有些亲戚关系,郝家也正是靠着花家才在江南市混成了一个三流世家。

    郝伟小时候因为像女孩,所以小名叫二丫头,跟这些世家子弟在一起玩的时候经常被欺负,那时都是靠泼辣的花菲菲帮他出头。

    “花姐,你什么时候瘦成这样了?”

    郝伟非常惊讶以前足有三百斤的花菲菲,怎么突然变成大美女了。

    花菲菲冷冷地说道:“我的事先不说,你刚才说什么,要我老公跟你下跪道歉吗?”

    说到最后,花菲菲声色俱厉。

    郝伟顿时冷汗直冒,花家就是他们郝家背后的大树,哪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他也顾不得细想花菲菲什么时候嫁人了,回头一把抓过冯海,抡圆了大嘴巴抽在他的脸上,喝道:“瞎眼的狗东西,赶快跪下,向花姐和姐夫道歉。”

    “表哥?你怎么打上我了?”

    冯海彻底被打蒙了。

    郝伟怒道:“这是花家的花姐,江南一品花家,你也敢招惹,活的不耐烦了吗?想死你不要拽上我。

    赶快向花姐和姐夫道歉,必须让花姐出气,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自己刚刚叫嚣着要包养的女人居然是江南花家的大小姐?冯海知道这次是捅了马蜂窝,立即跪倒道歉:“大小姐,大少爷,对不起,是我瞎了狗眼,冒犯了你们,下次再也不敢了。”

    远处围观的人们懵了,没明白本来是冯海找来的人,气势汹汹的杀上来,怎么把他打跪下了,这闹得是哪出?

    唐汉淡淡地说道:“早我就说过了,要么你再找人来撑腰,要么就脱光衣服在这当一天车模。”

    “这……”冯海犹豫了,真要是脱光了当车模,以后他还有脸出来混吗?

    郝伟又是一个嘴巴抽过去,“姐夫的话你没听到吗?赶快照做。”

    冯海家里就是靠着郝家才能风光,所以对于郝伟的话丝毫不敢违背。

    最终汽车城出现了一道奇景,冯海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玛莎拉蒂前面充当车模。

    最为搞笑的是他内裤后面还有一只蜡笔小新,一时间来看的人络绎不绝,这天汽车城的销量激增,居然一口气卖出四台玛莎拉蒂。

    后来汽车城觉得这是个促销的好办法,又找了男模穿个内裤站在车前,不过别人显然没有冯家大少爷的魅力,效果大打折扣,负责人还被公安局叫去谈话了。

    解决了这个倒霉的冯大少之后,唐汉和花菲菲离开了汽车城。

    他们两个人没法开三台车,汽车城给安排了一个代驾司机,把保时捷直接开到了唐汉别墅的车库,准备生日那天送给乐美萱。

    唐汉开着那辆红色的玛莎拉蒂跟着花菲菲回家,换了那台悍马车。

    本来他是要跟花菲菲一起吃午饭的,谁知道这时候张鹏飞的电话打了进来。

    唐汉接通电话,说话的却不是张鹏飞,而是杨新琳。

    “好女婿,你快来一趟吧,你媳妇生病了。”

    杨新琳说话声音极大,花菲菲又在唐汉身边,所以听得一清二楚。

    不过听说张优优病了,唐汉也顾不得解释,问道:“杨阿姨,优优怎么了?”

    “病的很重,你快来吧。”

    “杨阿姨,优优她……喂、喂?”

    唐汉还想再详细问一下病情,可是杨新琳讲完就挂断了电话。

    “唐汉,你到底还有几个女人?这个优优又是谁?”

    花菲菲一把掐住唐汉的耳朵,恶狠狠地问道。

    “菲菲,你快放手,这个不是,这个真不是。”唐汉连忙解释。

    “还不承认,丈母娘都叫上好女婿了!”花菲菲叫道。

    好不容易挣脱了花菲菲的手,唐汉解释道:“菲菲,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优优才十八岁,刚刚高中毕业……”

    “好哇,你连高中生都不放过。”

    花菲菲说着又要掐唐汉的耳朵,唐汉赶忙把她紧紧抱在怀里,这才算老实下来。

    听唐汉讲完张优优的事之后,花菲菲说道:“怎么说也是加了个小四,不过也好,算是有个排在我后面的。”

    唐汉无语了,排序很重要吗?

    “那午饭怎么办?说好陪我吃午饭的。”花菲菲说道。

    “今天真不行了,那边还不知道病的怎么样,改天有时间我一定请你吃大餐。”唐汉说道。

    “再加一条,吃完饭还要陪我睡觉。”花菲菲说道。

    “呃……”

    唐汉有些犹豫,花菲菲立即叫道:“不答应就不许走。”

    “陪……我赔还不行吗。”

    唐汉急着走,无奈签了城下之盟,花菲菲这才放他离开。

    他来到军分区疗养院的时候,张朝阳已经等在门外,带着唐汉直接把车开进了张鹏飞住的小院。

    唐汉进了屋,张鹏飞和杨新琳都在。

    打过招呼后,唐汉问道:“优优怎么样,前几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病了?”

    张鹏飞神色有些尴尬,没说话,杨新琳拉着唐汉来到张优优的卧室门前,一把将他推进屋里,随手带上房门。

    唐汉感觉怪怪的,怎么就让自己一个人进来了,没人陪着呢。

    不过管不了那么多,先看病吧。

    唐汉扭头向床上看去,只见张优优蒙着头躺在床上,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心里一惊,怎么会这样,这么几天不见就病的卧床不起了?按说上次行针之后优优的病已经好了大半,不应该啊。

    张优优的手腕在被子外面露着,唐汉坐在床头,伸出右手想给她号脉。

    刚摸到手腕,被子突然掀开了,张优优满脸泪痕地说道:“大叔。”

    唐汉吓了一跳,问道:“优优,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张优优一下扑到唐汉的怀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大叔,是我差点害了你。”

    张优优就穿着一个吊带小背心,里面都是真空的,虽然她还没有丁九娘她们那样波涛汹涌,但已经发育的很好了,最关键人家父母就在门外,搞的唐汉抱也不是、推开也不是,两只手尴尬的没地方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