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一百零四章 谁伤了我弟弟?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奴家就是睡了一觉,怎么来了这么多客人啊。”

    丁九娘说着对楼下的众人嫣然一笑,这一笑真可谓颠倒众生,很多人都瞬间迷失离自己。

    突然,丁九娘一眼看到一身是血、委顿在角落里的唐汉,顿时一股凛冽的寒意从她身上爆发出来。

    谁也没看清她是如何动作的,丁九娘瞬间从楼上来到楼下,直奔唐汉,身后只留下一道残影。

    武大海不知道丁九娘是谁,还想拦一下,结果如同撞到一堵气墙一般飞了出去。好在丁九娘看出来他是护着唐汉的,并没有让他受伤。

    “小弟弟,是谁把你伤成这样?”

    丁九娘把唐汉抱在怀里,说话声音依旧柔美,但却挡不住散发出来的阵阵杀机。

    唐汉一阵无语,心说要不是你的寒气冻结了我的经脉,我哪会变成这样。

    见唐汉没说话,丁九娘扭头看向正阳老道和陈玄策,一阵寒意罩向二人。在丁九娘的眼里,在场能伤到唐汉的也只能是这两个人。

    正阳老道和陈玄策大惊,被这股寒意笼罩之后,他们从心底生出一股恐惧,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修为啊,实在是太可怕了。

    唐汉赶忙拉住丁九娘的手,勉强抬手指向陈玄策说道:“这是我大哥,是他救了你和我,伤我的是那个老道。”

    唐汉说完以后,陈玄策感觉身上一暖,顿时压力全无,只剩下一后背的冷汗。

    “是你伤了我的小弟弟?”丁九娘声如寒冰,她放下唐汉,一步步走向正阳老道。

    正阳老道就感觉劈天盖地的威压都像他一个人袭来,他赶忙举起金剑,把内力运转到极至,全力抵御这股威压。

    此时他的内心无比恐惧,自己这是招惹到了什么样的敌人啊,也太可怕了。

    丁九娘仿佛对正阳老道手里的宝剑视而不见,一抬手就掐住了正阳的手腕,然后夺过了金剑,另一只手死死卡住正阳的脖子。

    屋内所有人都震惊了,正阳老道的厉害刚刚他们是见识过的,如今在丁九娘面前有如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婴儿,这个女人也太邪乎了吧?

    正阳老道全身笼罩在极度的寒意当中,第一次感觉到死亡距离他如此之近。丁九娘眼中杀机闪现,单手用力就要掐断正阳老道的脖子。

    唐汉赶忙提醒道:“姐姐,不要杀人啊。”

    现在这么多人看着呢,如果当众杀了这个老道,以后丁九娘就没法在会所呆了。

    听了唐汉的话,丁九娘眼中的杀机才慢慢消退,正阳老道心底长出一口气,这算是捡回一条命,刚刚他真的以为要死了。

    可是还没等他高兴起来,就感觉小腹一寒,整个丹田都被冻结了,他修炼了一辈子的功法居然被废了。

    丁九娘手一松,把正阳老道扔了出去。

    “妖女,你对我做了什么?”

    正阳老道缓过气来,对丁九娘声嘶力竭的吼道。

    丁九娘冷声道:“伤了我的小弟弟,让你多活几天算是便宜你了。”

    正阳老道知道自己无法奈何丁九娘,跌跌撞撞走出了小楼,他现在感觉浑身发寒,丹田一丝真气都没有,当务之急要赶快找地方疗伤。

    正阳老道走了,罗家父子立即没了主心骨,看着如此厉害的丁九娘,他们肠子都悔青了。

    经营会所这么多年,丁九娘当然认识罗家父子,她冷声说道:“罗老头,你来我这干什么,是来抢我的会所吗?”

    罗定方咽了口唾沫,说道:“误会、真的是误会,我就是来跟你谈笔生意,没想过这个小兄弟误会我们了,这才有了点不愉快。”

    丁九娘一招手,罗定方手里的几张协议就飞到了她的手里。

    丁九娘看了几眼,冷笑道:“让我把会所无偿转让给你,然后还要把我所有的家当也交给你,这就是你要跟我谈的生意吗?”

    罗定方见阴谋败漏,色厉内荏地叫道:“丁九娘,现在是法治社会,你可不要乱来啊,杀了我们你的会所也开不下去了。”

    “杀你,我为什么要杀你?”丁九娘一抬手,一股气流冲向了罗定方和他身后的罗昌。

    “还有你,吃里扒外的东西。”丁九娘又是一挥手,一股气流冲向了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李东。

    “你对我做了什么?”

    罗定方惊恐地叫道。

    丁九娘冷笑道:“没什么,你们既然来到我这,肯定是以为我丁九娘的命没有那么硬了,现在让你们好好感受一下,什么是天煞孤星的星煞之力。”

    这时楼外响起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迟到的张朝阳带着警卫连赶到了。

    “不许动,都举起手来。”

    战士们的枪口指向楼内。

    此时的罗定方反倒有了底气,丁九娘就是再厉害也不敢当着部队的面杀了自己吧。

    他对带队的张朝阳说道:“这位军官,我承认犯罪了,但不归军队管吧,请把我们送交地方办理。”

    张朝阳看向唐汉,唐汉摆摆手,他知道此次不同于上次张优优遇险,这是张鹏飞私自调动部队,如果把罗家父子带回部队确实没法处理,搞不好还会给人留下口实。

    得到唐汉的同意,张朝阳联系了地方公安局,说警卫连在查处谍报人员过程中发现一起私闯民宅案件,需要地方处理。

    很快,会所来了很多警察,把罗家父子和他的人都带走了。

    事情处理完毕,张朝阳回去复命。陈玄策和大头虽然多处负伤,但都是皮外伤,没有伤到筋骨,擦了唐汉配置的金疮药后也就没什么大碍了。

    陈玄策带着大头和武大海也走了,唐汉托他们回药膳坊给乐美萱报了一个平安,而他现在身受重伤,暂时回不去。

    一切仿佛都过去了,罗家在江南市确实有一些势力,加上他们也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所以罗家父子到公安局就被保释了。

    可是事情没有完结,第二天罗昌出门办事,路上遭遇一辆翻倒的重载大卡车,劳斯莱斯被砸得稀烂,他自然也没法活了。

    而罗定方在两天后一觉睡下没有醒过来,医生诊断心肌梗死。

    至于那个小人物李东,在家躲了三天,后来下楼吃饭的时候被楼上掉下的花盆砸成了植物人。

    正阳老道死的更为离奇,居然在一家温泉中心泡温泉的时候死了,法医验尸结果居然是冻死的,一时间成为江南市一大悬案。

    自此以后,丁九娘生人勿近的大名再次响遍江南市,其他几个想要图谋云顶会所的世家都打消了念头。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此时唐汉正一丝不挂地躺在丁九娘的怀里,他又被缴枪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