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五十六章 徒有虚名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我朋友唐汉啊,姑姑你不知道,他是家传中医,医术非常高,秀峰的病就是他治好的,昨天晚上都开始跟我们还一起喝酒了。所以只要唐汉出手,你和姑父的病肯定能治好。”

    沈金陵现在是唐汉的脑残粉,在他眼里只要唐汉肯帮忙,姑姑的病肯定没问题。不过唐汉精通玄术的事他没说,知道姑姑的为人,说了也不一定信,相反还会影响对唐汉的印象。

    沈香怡疑惑地看看唐汉,她本来就是卫生局的副局长,这些年见过很多的医生,就是没见过这么年轻的中医。

    不过秦秀峰的病她是知道的,前几年还帮着联系医生来着,近乎于绝症。唐汉居然能治好他的病,那医术必然很高了。

    “那好吧,跟小伙子说,麻烦他给我们看看。”沈香怡说道。

    其实他对于唐汉还是半信半疑,不过这些年她的压力越来越大,完全就是有病乱投医的状态,只要听到消息说有人能治她的病,马上就去试试。

    也难怪,她已经快四十岁了,老公苏宏斌已经四十出头,如果不抓紧治好的话,以后年龄越来越大,真的就失去做母亲的机会了。

    沈金陵见姑姑点头,把自己的两个鉴定师托付给了秦秀峰,然后带着唐汉和沈香怡一起去找他的姑父苏宏斌。

    沈香怡和苏宏斌的家也在桃源居小区,是一号别墅。闲聊中唐汉才知道,敢情桃源居小区就是苏宏斌开发的,他是江南市最知名的地产商。

    进入别墅后,唐汉发现苏宏斌的家和杨宏达的家走的是两个不同的风格,杨宏达的家是典雅,苏宏斌的家是奢华。

    从建筑面积上讲,苏宏斌的家更大一些,光一个会客厅就足有近二百平米,都可以开小型宴会了。

    苏宏斌长得比较年轻,看上去像是三十几岁,典型的成功商人模样。

    “宏斌,这是小陵的朋友唐医生,是来给我们看病的。”沈香怡将唐汉介绍给苏宏斌。

    苏宏斌很礼貌地跟唐汉握了握手,不过从他的眼神里还是看到了疑惑和不信任,毕竟唐汉太年轻了。

    沈金陵看出了他的疑惑,说道:“姑父,别看唐汉年轻,他可是家传的中医,医术很高,小峰的病就是他治好的。”

    “哦?小峰的病好了?”苏宏斌对秦秀峰的病也是非常了解的。

    “是啊,就是唐小弟治好的。”沈金陵说道。

    “年轻有为,了不起。”苏宏斌夸赞道。他对于唐汉的信任不由增加了几分。

    唐汉先是给沈香怡号了脉,情况基本和他望气看出来的差不多,元气不足,气郁而血不畅。

    唐汉正要给苏宏斌诊脉,客厅的门一响,一个声音喊道:

    “儿子,我请华神医来给你看病了。”

    进来的是一个七十左右岁的老太太,一身的珠光宝气,身后跟着一名手提药箱、身着长袍的中年人。

    老太太是苏宏斌的母亲张淑兰,中年人是号称神医的华鸿飞。

    华鸿飞的名气唐汉也听说过,他是江南一名中医,自称是神医华佗的后人,其医术经媒体的炒作,被宣扬得沸沸扬扬的,在全国都很出名,只是究竟有几分本事,谁也不清楚。

    不过华鸿飞刀条脸,留着山羊胡子,一身长袍,看着确实有几分老中医的范儿。

    “妈,你怎么来了。”苏宏斌说道。

    “儿子,华神医是江南有名的神医,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请来的,这回我终于可以抱孙子,老苏家不能绝后了。”张淑兰说道。

    “妈,您和华医生先休息一下,香怡刚请了一名医生正在给我们看病。”

    苏宏斌的意思是,怎么也得唐汉先给自己号过脉再说。

    张淑兰看看唐汉,说道:“这是医生?怎看都是个学生娃。”

    唐汉说道:“我是江南医科大学的学生,不过我是一名中医。”

    “中医?”张淑兰惊讶道,“什么时候没长胡子的也能当中医了?”

    唐汉无语,这老太太的脑袋想的都是什么,谁规定中医必须长胡子了?

    张淑兰又说道:“这么年轻,还说是中医,不是骗人吗。儿子你也是四十来岁的人了,可不能被人给骗了。”这话一处口,几个人的脸上都变了,不但唐汉脸色难看,沈香怡和沈金陵的脸色也变了,唐汉是沈家请来的,说唐汉是骗子,不变相是打沈家的脸吗?

    沈金陵就要发作,被沈香怡拉住了,如果真要撕破脸,以后两家人在一起就很难相处了。

    这时华鸿飞也以一副教训后人的口气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大话连篇,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懂点皮毛就说自己是医生,看两本医书就说自己是中医,真是可笑。”

    “就是,儿子,快过来让华神医给你号号脉,这才是真正的神医,电视都上过多少次了,有真材实料,不是装出来骗人的。”

    张淑兰说完白了唐汉一眼,拉着苏宏斌过来让华鸿飞诊脉。

    沈金陵歉意地看看唐汉,唐汉表示无所谓。他的医术是治病救人的,不是用来巴结人的,从来都是相信他,他才给诊治,不信任他的医术,就是缘分未到。

    不过碍于沈金陵的面子,他没有立即离去。

    华鸿飞一副神医的模样,先是给苏宏斌诊了脉,然后又给沈香怡诊脉。

    “华神医,我儿子和儿媳怎么样?我还能抱上孙子吗?”张淑兰紧张地问道。

    华鸿飞捋了捋山羊胡子,神气十足地说道:“没什么大事,我开个方子,吃上十天半个月你就可以抱孙子了。”

    张淑兰非常高兴,叫道:“那太好了,真是谢谢华神医了,你就是我们苏家的大恩人啊。”

    华鸿飞开好了两张方子,先是递给苏宏斌一张,苏宏斌问道:“华医生,我到底是什么病?”

    “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中气不足,肾亏,按照我的方子吃几服药就好了。”华鸿飞说道。

    “那我呢,是什么病?”沈香怡问道。

    “宫寒不孕,吃了我这副百子归附汤就好了。”华鸿飞说着把第二张方子递给了沈香怡。

    唐汉看了不禁暗暗摇头,看来华鸿飞真的是徒有虚名,虽然说不上招摇撞骗,但绝对说不上高明。还是那套男人就肾亏、女人就宫寒的小把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