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三十五章 内衣盗贼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喂,你要敢走,我要你好看。”楚可馨低声喝道,她还不敢大声喊叫,怕把其他屋子里的人喊出来。

    唐汉根本不理会她的威胁,继续向前走。

    眼见唐汉越走越远,楚可馨慌了,叫道:“求你了,快回来吧。”

    这时旁边房间探出个大脑袋来,一个中年男人不满地说道:“大半夜的,吵什么玩意。”

    唐汉说道:“对不起大哥,跟我女朋友吵两句,马上就好。”

    楚可馨气的咬牙切齿,可又无可奈何,现在她真的离不开唐汉。

    唐汉进屋后,楚可馨气呼呼地说道:“你把我的衣服都弄碎了,你得赔我。”

    说完后她意识到这话说的有些暧昧,容易让人误解,可是说出去了也没有办法。

    “警官,我也就这一身衣服,没有多余的啊。对了,我还有这个背包,里面是马三丫他们的赃物,都给你了。”唐汉说着摘下背后的背包扔到床上。

    “混蛋,你这背包能当衣服穿吗?”

    楚可馨气坏了,难道让自己光着身子背个背包出去吗?

    “那你说怎么办,反正我没有衣服给你。”唐汉说道。

    “谁说要你的臭衣服了,你去给我买。”楚可馨怒道。

    “警官,你这不是难为人吗?都已经后半夜了,哪里还有卖内衣的营业?”唐汉说道。

    “那就去给我借。”

    “警官,大半夜的我找女人借内衣,人家不得报警吗?就算不报警,我朋友里也没你这么大的啊,没有你能穿的。”

    唐汉说着,忍不住又往楚可馨身上瞄了几眼。

    “我不管,就是偷你也得给我偷来,不然我怎么见人啊。”楚可馨说道。

    “警官,你居然叫我去偷?你不是要陷害我吧?我去偷了,掉头你再把我抓进去,听说小偷在里边就够惨的了,我再是个偷内衣的,还有活路吗?”

    “反正你今天晚上要是不能给我弄来内衣,我就打电话报警,说你强暴我。我要是丢人了,你也不能好过。”楚可馨真的是急了。

    恶毒,真是恶毒,想想老板娘是人证,这些坏了的内衣是物证,自己还真说不清楚。没办法,唐汉只能屈服了。

    “好吧,我去给你找,把尺码告诉我吧。”“你,怎么能问女孩子这个,这是隐私知道不知道?”

    唐汉急了,“大姐,是你逼我去给你找的,你不告诉我尺码我怎么去找啊。”

    楚可馨想想也是,低声说道:“36d。”

    “什么,我没听见。”唐汉表情怪异地说道。

    “36d了。”楚可馨声音大了一点。

    “你再说一遍,我没……。”

    唐汉没等说完,看楚可馨又去找匕首,赶忙落荒而逃。

    他走出小旅店,四处一片漆黑,别说卖内衣的,卖啥的都没了。

    看来也只能偷了,唐汉找了一家商场,这里的防盗设施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形同虚设。

    他来到内衣商场,黑乎乎的也看不清楚尺码,他就捡大的拿,总共拿了有十几个胸罩,四五个内裤,又找了两套外衣外裤,然后扔下一叠钱。

    楚可馨看着唐汉扔在床上的一大堆内衣,惊讶地问道:“你真的去偷了?”

    “大晚上的不偷你让我去哪找,不过我可是留了很多钱的。我今天遇到你是倒了霉,刚给你买了卫生巾,现在又给你买内衣,花的都是我的血汗钱啊。”

    楚可馨看看唐汉,心道你占便宜怎么不说呢。

    “你走吧,以后我们就当从来没见过。”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帮了你多少忙啊,现在不谢我还说从来没见过……”

    看到楚可馨又去拿匕首,唐汉叫道“你又来,一个女人总动刀子,将来谁敢娶你?”

    “你走不走?”楚可馨喝道。

    走,马上走,唐汉走出小旅店。

    想想今天晚上的事,就跟做梦一样,不过想想楚可馨的身材,还真是超级棒,所以冒点险、花点钱也是值了。

    唐汉走后,楚可馨愣愣地坐了好半天,对于唐汉,她现在也说不清是种什么感觉,他救了自己,自己应该感激,可是他不但把自己看个精光,居然还摸了自己,简直不可原谅。

    想到唐汉说的在她那里四处找伤口,楚可馨顿时感觉脸上烧的像着了火一样。

    唉,这个男人,真不知道对他应该是感激还是恨,剪不断理还乱。

    想不明白干脆不想了,反正说好了以后再不见面,她穿好衣服,也离开了小旅店。这种地方要走就得赶紧走,等到天亮被人看到根本说不清楚。

    第二天老板娘来查房,发现唐汉的房间空无一人了,她看到楚可馨扔掉胸罩和内裤,扭头又看到满是黑褐色血迹的床单,惊叹道,现在的年轻人玩的尺度也太大了吧?

    唐汉第二天起的晚了一点,乐美萱看着他问道:“你昨天跑哪去了,那么晚回来,是不是有艳遇啊?”

    “没……没有,我就是办了点事,哪会有艳遇。”唐汉讪讪地说道。

    都说女人有第六感,看来好像有那么点意思。

    本来乐美萱只是随意一问,没想到唐汉的表情怪异,立即引起了她的警觉,再次问道:“唐汉,你真的出去偷腥了?”

    唐汉无语,自己没有老婆呢,至今都是个处男,怎么还成偷腥了?他正不如何解释,这时电话响了,号码显示是杨宏达。

    接完电话,唐汉对乐美萱说道:“爷爷找我,我走了啊。”

    说完不等乐美萱反应,急匆匆跑出菜馆。

    唐汉来到杨宏达家里,管家吴刚远远接了出来。

    “小少爷,你来了。”

    虽然唐汉是杨宏达的干孙子,但是吴刚深知杨宏达对他的宠爱,丝毫不敢怠慢。

    唐汉跟吴刚打了个招呼,进屋跟杨宏达说道:“爷爷,您找我。”

    他说着开始给杨宏达的肩膀和颈椎做按摩,人年纪大了,都有些肩周炎和颈椎病,经唐汉一按,杨宏达顿时感觉通体舒泰,精神一震。

    “是啊,我找你来有事。”杨宏达说道。

    “有什么事,爷爷您说。”唐汉边说边做着按摩,同时把真气送入杨宏达的体内,为他梳理着经脉。

    “我有个老哥哥,就是秦氏珠宝的当家人。老哥哥早年丧子,只有一个孙子,是他的唯一的亲人、也是秦氏唯一的继承人。本来这个孩子也非常出色,为人聪明,办事周到圆滑,完全有能力撑起秦家这份产业。

    可是谁知道三年前这孩子得了一种怪病,四处求医也没能治好,最近越来越重了,待会你去给看看,要是能治好这孩子就算是拯救了整个秦氏珠宝。”

    “爷爷,您说的是电视经常广告的秦氏珠宝吗?”唐汉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