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五章 干爷爷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饶是杨宏达纵横商海这些年,练就一身处事不惊的本事,但听到困扰自己一辈子的病能够根治,还是让他激动不已。

    唐汉说道:“杨老不要激动,你的病不是什么难事。”

    杨宏达说道:“好,就这么说定了,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老头子感激不尽。”

    说完杨宏达冲管家示意,管家拿过一个支票本来。

    杨宏达签好一张支票后递给唐汉,说道:“小神医,这是今天的诊金,多少钱你自己随意填。”

    唐汉内心不平静了,真是大手笔啊,多少钱随便填,一百万?一千万?大笔财富摆在面前唾手可得啊。

    不过唐汉还是控制住内心的欲望,说道:“杨老,我是医学院的学生,爷爷从小教育我医者仁心,为您治病就不收费了,您把外卖钱付了就行。”

    “视金钱如粪土,好品格、好气节,可惜我杨宏达活了一辈子没有孙子,小伙子,我老头子想认你做干孙子,你愿意吗?”杨宏达看着英俊挺拔的唐汉,眼神中充满欣赏和喜欢。

    管家神色一变,没想到杨宏达会主动认唐汉做干孙子,要知道以他的财富和地位,如果想认干孙子主动上门的人能从江南市排到燕京。

    “爷爷,孙子给您磕头了。”

    唐汉跪地给杨宏达磕了三个头,他对杨宏达的印象极好,感觉这个老人像极了自己的爷爷唐铭,格外亲切,所以也非常乐意认下这个干爷爷。

    管家心说,唐汉这孩子算是一步登天了,有了这样一个干爷爷,在江南市完全可以横着走。

    杨宏达扶起唐汉,高兴的合不拢嘴,说道:“我杨宏达活了一辈子,只有一个孙女,今天又得了这么好一个孙子,真是死而无憾了。”

    “爷爷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唐汉说完想起早逝的爷爷不禁眼角湿润,不过今非昔比,唐汉有了上古的医术传承,杨宏达就是想早逝都难。

    “乖孙子,坐爷爷这来。”杨宏达拉着唐汉的手坐在身边,又问道,“你这是假期打工吗?”

    唐汉说道:“是啊,我爷爷和爸爸过世的早,家里母亲带着姐姐和我过日子很不容易,我想利用假期把学费挣出来,帮母亲分担一点。”

    “哦,好孩子,孝顺懂事。乖孙子你有什么梦想?”

    唐汉苦笑道:“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小时候梦想是跟爷爷一样成为一名好医生,后来生活艰难,打工的时候梦想着成为老板,被周胖子欺负的时候梦想就是狠狠扁他一顿。”

    杨宏达疑惑道:“周胖子是谁?”

    “周胖子是我们菜馆的经理,克扣员工工资,糟蹋女服务员……总之他坏事干尽,是个十足的人渣。”

    “哦!”杨宏达点了点头。

    唐汉站起来说道:“不说了爷爷,我得回去了,耽误时间太久了周胖子还得找我麻烦。”

    “好,下次咱们爷俩再聊。爷爷这就去给你准备礼物,你叫我一声爷爷,爷爷怎么也得送你一份拿得出手的见面礼。”

    “爷爷,我不要什么礼物,您多注意休息。”

    唐汉写了一张方子给管家,让他按时给杨宏达服药,然后离开杨家,赶回菜馆。

    唐汉刚进门,乐美萱就急匆匆地把他拉到一桌客人前面,对着一个喝的面红耳赤、脸上有刀疤的青年说道:“刀疤哥,我真没骗你,这就是我男朋友。”

    刀疤哥站起身凶狠地看了看唐汉,满嘴酒气地问道:“你是小妞的男朋友?”

    唐汉说道:“是的,我是她男朋友。”

    这种情况以前也有过几次,乐美萱是江南大学的校花,在这当服务员自然不乏追求者,每遇到这种情况她就把唐汉拉来当挡箭牌,追求者看到她真的有男朋友也就放弃了。

    不过今天情况有点特殊,刀疤并没打算放弃。

    “小妞,我说你是不是大姑娘要饭死心眼子,自己都当服务员了,不想着找个好男人依靠,偏偏又找个送外卖的,难道一辈子就打算这么穷下去?”

    刀疤桌上的其他人一阵哄笑,纷纷起哄道:“就是,趁年轻想开一点,跟着刀疤哥吃香的喝辣的。”

    乐美萱笑道:“没办法,我这人还真就是死心眼儿,就是喜欢他。刀疤哥,你坐,妹子给你倒杯酒。”

    乐美萱过去要给刀疤倒酒,没想到刀疤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是不是嫌弃我脸上的刀疤,没有小白脸长的俊俏?”

    “没有,真的没有。”

    乐美萱已经对这个男人讨厌至极,可是为了工作,只能小心应付着。可恨的主管张健,看这边事情不好马上就躲起来了,根本不敢露头。

    刀疤说道:“那好,今天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踹了这小白脸跟哥哥享福去,要么哥今天把他的脸来条更大的疤,看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唐汉听的一皱眉,心说这人的心里怎么扭曲成这样,凭什么你的脸上有疤就要在我的脸上也划一条?

    乐美萱冷下脸来,说道:“刀疤哥,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我就是喜欢他,你就是在他脸上划十条疤,我也是喜欢他。”

    刀疤阴测测地说道:“好,那我就划上十条疤,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说完刀疤从腰里拔出一把匕首,向唐汉走了过来。

    “刀疤,你不要太过分了。”唐汉冷声说道,虽然他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过分?今天老子就让你看看什么是过分。”

    刀疤说完挥起匕首就像唐汉的脸上划去,唐汉脚下轻轻一动,恰到好处地躲开了刀疤的匕首。

    乐美萱挡在唐汉面前,扬起双手,厉声叫道:“你要干什么?”

    刀疤一把推开乐美萱,对身后的小混混说道:“把这小子给我按住,今天我非划了他的脸。”

    几个小混混过来把唐汉围在中间,乐美萱再次护住唐汉。唐汉轻轻把他推开,“我不习惯躲在女人身后。”

    “可是……”乐美萱还要说什么,唐汉说道:“放心吧,这几个杂碎我还能应付。”

    既然刀疤步步紧逼,欺人太甚,他也就没必要再忍了。

    “给我按住他。”

    刀疤一声大喊,几个小混混一起扑向唐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