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玄门医王 第四章 以气运针

时间:2018-04-23作者:超爽黑啤

    唐汉一搭老者脉门,说什么来什么,老者的心脏病犯了。

    “药……药……” 老者瞬间变得极为虚弱,抬手哆哆嗦嗦地指着旁边的一个抽屉说道。

    唐汉打开抽屉,里面有一瓶速效救心丹,打开后发现居然是空的,药吃光了。

    此时老者脸色苍白,神情极为痛苦,额头冷汗直流。

    病情紧急,唐汉也顾不得许多,从神之戒中取出一盒金针,这也是传承之物。

    唐汉取出金针,运转玄天功,体内真气生生不息,他深吸一口气,将手中的十几根金针快速刺入老者的身体内。

    之后唐汉右手化掌,轻轻的在这些金针的针尾上一拂,一阵柔和的气息透过金针传入老者的体内。

    唐汉又在金针的针尾处逐一轻轻一捻,随即松开手,而令人惊奇的是金针的尾端依然在微微的颤动。

    做好这一切,唐汉长出一口气,虽然他身负上古传承,但毕竟是第一次给人施针,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你是谁,在干什么?”唐汉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厉喝,

    唐汉回头,看到身后站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在他身后跟着一个手提药箱、身穿长袍的老先生。

    “这位老先生突然犯病了,我在帮他治病。”唐汉解释道。

    管家看着唐汉工作服上印着的李氏秘制宫廷菜馆的字样,彻底怒了,吼道:“你一个送外卖的还能看病,糊弄鬼呢?”

    “我真的是在给老先生看病……”唐汉还试图解释,管家一把将他推开,“如果杨老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进监狱吧。”

    管家随后对身后的老先生说道:“孙老,快帮忙把这小子扎到我家老爷子身上的针拔掉。”

    唐汉认出了老者就是电视上经常看到的回春堂著名中医孙百年,对于医科大学临床系的唐汉来说,孙百年的大名绝对是如雷贯耳,经常被授课老师们提起的中医界标杆式人物。

    孙百年来到老者身前,抬手就要拔针,可是他看到不停震颤的针尾,伸出的手僵在了半空,神情极为震撼。

    “孙老,快拔啊!”管家急道。

    孙老收回伸出去的手,苦笑道:“对不起,这针我拔不了。”

    管家问道:“孙老,这为什么?”

    孙百年说道:“我们中医针灸,高明的针法都有自己独特的行针手法,如果不懂手法不能轻易拔针,否则手法不对,轻则出血,重则会对病人造成伤害。”

    “孙老,你的意思是这针扎的很高明?”管家问道。

    “何止高明,跟传说中的以气运针一模一样。”孙百年说道。

    “怎么可能,他一个送外卖的,肯定是乱扎一气,孙老是不是看错了。”

    如果对面不是鼎鼎大名的孙百年,管家简直要骂人了,唐汉就是送外卖的,怎么可能会什么以气运针。

    这时沙发上的老者说话了:“管家,不要再计较了,我好多了,这个小伙子医术不错,如果不是他我杨宏达命就没了。”

    杨宏达,原来老者就是著名的长空集团的创始人杨宏达,十几岁白手起家打造了长空集团,现在已经有几十亿的资产,江南市的传奇人物。以前唐汉只知其名,没想到今天见到本人了。

    管家看到杨宏达的面色转为红润,说话中气越来越足,不禁暗暗称奇,平时杨宏达发病后即使及时服药也要虚弱好长时间,远没有今天恢复的迅速。

    既然杨宏达发话,管家不再阻拦。唐汉再次来到杨宏达身前,右手轻拂,将他身上的金针尽数起出。

    孙百年看到唐汉起针手法奇妙快速,不禁问道:“小伙子,这可是以气运针?”

    唐汉答道:“孙老看的没错,确实是以气运针。”

    “以气运针,真的是以气运针啊!”

    孙百年激动不已,没想到在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居然看到了以气运针,中医针法的最高境界。

    管家还是有些不放心,对孙百年说道:“孙老,您还是给我们老爷子把把脉吧,看看病情如何。”

    孙百年也想看看以气运针的功效,上前为杨宏达诊脉。片刻后他神色大变,管家紧张地问道:“孙老,我们老爷子病情如何?”

    “前几天我给杨老弟把脉,脉象气化乏力、脉道堵塞、心经不畅,没想到现在居然好了大半,这怎么可能?杨老弟的心脏病是先天所带,极难医治,居然行针一次就好转大半,看来以气运针真的是名不虚传啊。”

    管家听到杨宏达是病情好转,这才放下心来,喜出望外,看唐汉的眼神也由开始的愤怒变为感激。

    孙百年对唐汉说道:“小伙子,怎么称呼?”

    “我叫唐汉。”

    “你的针法跟谁学的?”

    “家传的医术,我是跟爷爷学的。”

    “敢问你爷爷是?”

    “我爷爷是唐铭。”

    “当世药王唐铭?小伙子可是南富县人?”

    “我爷爷正是药王。”

    唐汉可不能说自己的医术得自上古门派药王门的传承,只能把这身医术归功于他爷爷唐铭。唐铭当年确实医术极高,创下当世药王的称号,只是他跟唐汉的父亲过世都及早,唐汉学到的东西不多。

    “怪不得,怪不得,虎父无犬子,名师出高徒啊,药王老人家身体可好?当年我还跟他老人家学过几天医术,勉强算是他的学生。”

    “我爷爷已经过世了。”

    “可惜,太可惜了。”

    孙百年叹息不已,然后又对杨宏达说道,“杨老弟,既然有药王的孙子在这,我就告辞了。”

    孙百年按照老中医的规矩,别人治病的时候主动回避,告辞离去。

    送走孙百年,管家向唐汉深施一礼,说道:“唐小弟,我刚才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还请原谅。”

    唐汉赶忙回礼,管家的反应很正常,正常人看到当时的情景都会是这种反应,所以唐汉并不在意,相反对于管家的忠诚和直爽非常喜欢。

    杨宏达起身走了两圈,举手投足之间恢复如初,笑道:“没想到叫个外卖居然叫来个小神医,唐汉小朋友,老头子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唐汉说道:“如果杨老信得过我,每周施针一次,再辅以中药,不出一个月,杨老的病我能治愈。”

    “真的?我的病真能治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