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007章 她的女婿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血炎王扫过舞七与皇甫睿各自微肿的嘴唇,眸中闪过一丝寒芒。

    饭后,舞七便将第二种设想拿出来使用。

    如果是因为血液的原因呢?

    她与血炎王体内流着想通的血液,虽然没有无极之火,但这是俩个人的一个共同之处。

    舞七出去捉了一只小麻雀回来,在将其体内全部换上了自己的血液之后,又好生为它调养,直到它又如从前一样活蹦乱跳,才将它放入血炎王的手中。

    那一刹那,舞七的眼中只有那只小麻雀,而这只麻雀的寿命最终也没有支撑过半息。

    因为其体型较小,所以,在被燃尽的时间上,比上一直兔子还要快上几分。

    这一切全部落入被关节天舞印结界中兔子的眼中,它已经深深地意识到舞七与血炎王是一个怎么样的刽子手,杀动物于无形。

    舞七在看到这只小麻雀被烧尽的瞬间,心里的希望又落空了。

    苦笑道:“又排除了一个方法。”

    “嗯,你要不再将我研究一番。”说着,血炎王张开双臂,一副任君处置的样子。

    舞七眯着眼眸上下打量着血炎王的身体,她身体里面,自己用仙气和无极之火的火属性都曾经探查过一遍,真的没有人比自己更加清楚他体内的构造了。

    而自己的身体,她也无比地清楚。

    可是就算这样,她还是无法让活物去靠近血炎王。

    舞七伸出右手摁在血炎王的胸膛之上,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在她的掌心。

    舞七左手覆在自己的火焰之上,它张弛跳动的频率是一样。

    她的左手又再次一动到自己心脏的方向,她的心跳与他的是一样的。

    他们之间不但血液一样了,就连心跳频率也是一样的。

    舞七不禁收紧了左手手指,蜷在手心。

    舞七抬头看着血炎王的眼眸,清脆的声音响起。

    她的眼神中带着对未知事物的求知欲,宛如他们第一次四目相对一样。

    她问道:“是不是根本无法解?”

    说着,她的睫毛轻颤,似乎不太敢相信这个结果。

    但是,她依旧要说出来。

    她感觉到了,这就是她最后得出的结果。

    无极之火与血炎王身体相通,他的心头血与血液已经与自己的身体完全融合。

    如果硬要让外界的事物与自己的血液融合,也是无法达到真正的融合。

    因为它们本身便不是舞七的,正如那只小麻雀,它不过是体内装着舞七的血液而已。

    它本身与舞七没有丝毫的关系,如同一只蟾鮽,并非它喝了一肚子金汤,便是金蟾了。

    而唯有真正从舞七身体里面出来的一块肉、一个活物、一个胎儿才能与血炎王有肢体触碰……

    血炎王看着舞七复杂的神情,从黛眉紧皱,再到到瞳孔放大。

    “你已经明白了。”血炎王说道,这是一个陈述句。

    舞七黛眉微挑,问道:“果真如此?”

    血炎王嘴角微勾,他握住舞七此刻正抵在他心口的那只手说道:“你不是已经感受到了吗?”

    “呵!”舞七哭笑一声。

    当初与他说的承诺,看来已经没有回旋的可能了。

    自己不但要将第一个孩子过继给他,还要祈祷着第一胎是个女娃,不然,等以后还要再给血炎王生一个媳妇。

    舞七忽然响起一个问题,如果头胎不是女儿的话,那么,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过继给血炎王,而自己的女儿又是他的媳妇,这关系成什么了?

    顿时舞七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无奈地说道:“只一个女儿给你还债,你一定要保证今生只对她一个人好。”

    血炎王看着舞七愠怒的表情,脸上浮现宠溺的表情,紧握着她的右手说道:“我会把我未能对的好,全部都给她。”

    血炎王是同意了只要她一个女儿便可,可是这个回答,舞七依旧不满意。

    “我是我,她是她,不要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延续到孩子身上,那样对她不公平。

    你要做的应该是一心一意对她。”舞七纠正道。

    血炎王看着她的模样,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道:“那你何时给我生一个王妃?”

    舞七闻言睁大了眼睛,随之而来的是脸颊绯红,尤其是苹果肌的位置。

    “我……怀孕这要看天意,等我怀了定不会赖掉的。”说着,舞七已经不想与他说话。

    她更不想解释自己最近几年并无怀孕的想法,于是,便撇过头去。

    就这样将未出生的女儿给预定出去,而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她的……女婿?

    舞七嘴角微抽,道:“血炎王,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明知自己无法将无极之火给取出来还给他,还这样过来折腾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想明白了这件事情,还知道要一头钻进去多久。

    舞七为自己这段时间愚蠢的行为感到恼怒,一双眼睛幽怨地看着对方。

    “看着我手足无措样子很好玩吗?”舞七问道。

    血炎王骨节分明手指将舞七放开,说道:“我不过来寻找一个答案,现在已经知道了。”

    他说得风清云淡,和她之前认识的血炎王有一些不同。

    这时候的他,仿佛迷雾,不沾任何世俗尘烟一般。

    说罢,血炎王便从炼丹室内走出,舞七跟在他的身后。

    这样的动静将练功房的皇甫睿给惊动了,令他震撼的是血炎王居然要离开了?

    最后,夫妻二人送他道洞府门口。

    血炎王看了一眼舞七的肚子,随后又扫了眼皇甫睿的身体说道:“千吟,多给他配点补药。”

    舞七闻言脸一红,而血炎王就这么飞走了。

    皇甫睿站在旁边问道:“给我配什么补药?”

    他话一出,舞七脸色一僵,道:“睿,我们先回去。”

    在舞七与皇甫睿将刚才的事情解释了一遍之后,皇甫睿总算知道为何血炎王会突然离开了。

    他就说一个对小七图谋不轨的男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地放手。

    原来盯上了他们的女儿了,皇甫睿的手抚上舞七的小腹,道:“小七,我都被那血炎王嘲笑了。”

    他们成亲半年,可是舞七的肚子丝毫没有动静,可不是他的问题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