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006章 想要……欺负她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重新回到桌案前,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无极之火能够令血炎王身上的火失效,而自己的血液已经变得和血炎王的一样的,但是,自己并不会将碰到自己的活物给烧尽。

    那么,便不是血液的问题,是无极之火!

    如果说血炎王身上可以烧尽一切的火是一种毒的话,那么,那无极之火之火便是解药。

    舞七本身便没有中毒,服用了解药更加没事。

    但是,现在需要这枚解药的人是血炎王,解药被舞七吞下去之后,并非溶于血液,而是与黑暗之火融合了。

    如果可以讲过这黑暗之火与五级之火给取出的话就好了,现在这两种火已经完全融合,无法分开,这样一来舞七还损失了黑暗之火……

    舞七低头看着自己紫府的方向,单手摁在上面,可以感受到里面两种火焰的温度。

    斟酌之后,舞七还是决定将这株新的火焰给取出来,毕竟这无极之火本身便不属于她。

    舞七随即盘膝在地,用修为将火焰给包裹住,尝试着从体内给逼出来。

    当她心神一动,紫府内的便涌现出雄厚的仙气,如飞舞的白绫一般,一圈圈地将黑芯红火给包裹在其中。

    “很好!”

    舞七的神识看见这一状况,甚是满意。

    然而,当她想要将火焰从身体里面取出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从前,她也是只利用过其中的火属性,从未将两种火焰从身体里面取出过。

    无法直接从肚皮内取出,舞七便琢磨着从喉咙里面取出。

    可是,不管舞七欲将这火焰从那个方向移动,都无法改变它的位置。

    它只待在紫府的上方,仿佛舞七身体里面的太阳一般。

    而在紫府下方的卷还有一层薄薄的黑雾,宛如一片黑土。

    在紫府内更是有着一株生机小嫩芽,舞七身体里面真是什么都有了。

    舞七在原低打坐一夜,因为一直都在挪动体内的火焰,耗费了大量的仙气和精神力,舞七的衣裳都湿透了。

    当舞七放弃这个想法,从炼丹室出来的时候,正好与等待外厅的皇甫睿四目相对。

    他的目光先是欣喜,再看到舞七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剑眉一蹙。

    随即整个人便出现在舞七的跟前,一件全黑的披风将舞七给裹得密不透风。

    他眼神警惕地在血炎王身上扫过,似乎血炎王做了什么罪不可恕的事情。

    舞七低头看着皇甫睿给自己裹上的披风,疲惫得没有心神去想为什么,便朝着温泉室的方向足去。

    皇甫睿看着血炎王云淡风轻的样子,警告道:“小七这辈子只会是我的女人,不管你怎么使计也不会成功的。”

    说罢,皇甫睿便跟着舞七来到了温泉室。

    一双掌心带着厚茧的手掌出现在舞七的后背,舞七垂着的脑袋,嘴角微勾。

    皇甫睿捧起她的三千墨发,帮她梳洗着,问道:“可有什么进展?”

    舞七无奈地摇头。

    随后舞七将整个身体埋进水里,“噗、噗”的水泡在水面响起。

    “哗!”

    舞七又突然从水底浮起,双手抓着水池的边缘,仰头看着坐在池边的皇甫睿。

    “睿,我好像做了一件坏事。”

    她的话,令皇甫睿心头一跳,他是不相信舞七会背叛他的。

    舞七左手从池边拿开,按在火焰的位置,说道:“这个无极之火对血炎王而言意义非凡,可是,我却无法将它给取出来。

    真的验证了他当初说的话,吃进去的不可能原原本本地吐出来。

    就算我想将已经面目全非的无极之火吐出来,也无法办到。”

    说着,舞七红唇翕动,眼神空寡,周身带着一种落寞的气氛。

    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直坠而下,湿漉漉地披落她的双肩乃至后背,让人一种想要将其给拥入怀中的冲动。

    这样的舞七令他心疼,令他想要亲吻她,想要……欺负她。

    皇甫睿从水中精准无误地扣住舞七的腰际,将她从水中捞起。

    一个猛烈的动作,舞七如从一条从水中被钓起的鱼一般,长发甩起的水珠,水光莹莹。

    舞七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花容失色,身体惯性地将眼前之人给扑倒。

    皇甫睿被舞七给压在汉白玉砖上,皇甫睿紧搂住身上之人。

    她那一双水润漆黑的眼眸就仿佛是上好的黑曜石一样,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眼神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惊慌。

    樱红的唇瓣泛着些亮择,似要让人去采摘。

    他不由地喉结滚动,眼神闪烁,微微凑近对着她的唇瓣吻过去。

    唇瓣软软的、润润的,上面还带着些水珠。

    皇甫睿舌尖撬开舞七饱满的红唇,品尝到其中的美味,如同蜜罐一般,越吃越甜,越吃越不知足。

    舞七感觉自己的嘴唇被人肆意地舔吻着,随后变成了撕咬。

    直到后来,舞七唯一的感觉便是唇瓣麻木,火辣辣的疼痛。

    舞七看着眼前吻得正投入的皇甫睿,黛眉一皱,死惩罚似的,一口咬在他的舌尖上。

    皇甫睿痛得睁开眼睛,见她正看着自己,捧起她的脑袋说道:“闭眼睛。”

    见皇甫睿意欲继续吻她,舞七不干了,连忙连忙侧过头。

    再看向他,只见皇甫睿整张脸都黑了,此时正在暴怒的边缘。

    舞七就像一支正要撤退的军队,可是,皇甫睿已经将她前后夹击根本无路可退。

    舞七连忙用求饶的眼神望过去,可是,谁知皇甫睿看到她这样的额眼神之后,更加地想要欺负她。

    他的亲吻,直到舞七再也无力反抗才停止。

    不知何时,皇甫睿已经将人给压到身下了。

    他沙哑的音色在舞七的头顶响起:“不用太紧张,事情总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再说,他一万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差这几年。”

    舞七想要与皇甫睿说那无极之火对血炎王而言,还有着更深的意义。

    但那件事情与血炎王而言又是秘密,最后,舞七将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我知道了。”

    待两人出来的时候,看到血炎王正在桌边等着他们一起用早膳,而早膳正是皇甫睿起来为舞七重新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