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1004章 今晚我不动你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见吃过药的舞七脸色依旧不好,皇甫睿改成撒娇:“夫人,咱们自从去暗黑门之后,就没有再欢好过。

    这回来半个多月了,你夫君我都快成和尚了,所以,才一时没有忍住……

    不要生气了好吗?

    我一会儿为你做午膳,晚上把自己洗干净,躺在床上任你为所欲为,可好?”

    说着,皇甫睿的眼神又变得幽深起来。

    舞七白了他一眼,道:“昨日,从血炎王上身一点头绪也没有找到,今日更要抓紧时间查探,哪有时间来折腾你!”

    说着,舞七便起身穿衣服,可是皇甫睿不乐意了。

    “夫人,就算再忙,晚上也要睡觉啊!

    你与血炎王夜里还共处一室像怎么回事?”皇甫睿下床走到舞七身后。

    舞七一转身,他便像一道巨墙一般拦在她的面前。

    舞七抬头看着他这副怨夫的模样,问道:“那你以为我会对血炎王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

    “不,我担心他会对你做出禽兽的事情。”皇甫睿脸上带着危险的神情。

    舞七嘴角微抽,她是那种手无缚鸡的人吗?怎么可能任由他人欺压?

    “你多虑,他不是那样的人,我也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

    你难道对我没有信心吗?”舞七昂头,挺起胸脯,压迫性地朝他扑过去。

    皇甫睿握住她的双肩,道:“你确定你有信心?他可是天仙后期,可不是一般的天仙。

    一个一万岁的天仙后期。”

    皇甫睿越说,舞七的脸色越为僵硬。

    “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听闻舞七这么多,皇甫睿这才满意,在小七的而心里种下了对血炎王防范的心思,那么,她在以后的相处中对血炎王产生好感的可能性便将变得更为困难。

    当令人从房间内出去的时候,血炎王的视线逼皇甫睿。

    昨夜他们的动静那么大,他就算想做一个聋子也无法做到。

    身为天仙耳目聪本身就比常人更为敏锐,还有便是昨夜舞七的*声一点也不小。

    舞七那时已经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了,又哪里会压制自己的声音。

    现在见到血炎王,昨夜的记忆顿时翻转,整个人都傻了,借口先去炼丹室。

    皇甫睿则去厨房做午膳,血炎王跟着皇甫睿前后进入厨房。

    皇甫睿背对着血炎王,虽是背对着,但也感觉到他的好心情,手里切菜的动作丝毫不减。

    “血炎王对做饭也有研究?厨房又是些糙活儿,怕是会弄脏了您华丽的衣袍。”皇甫睿“锵锵锵”地切菜,话音不快不慢地说道。

    “哼!”血炎王冷哼一声,“以后的时间还很长,不要用这点小伎俩,我不在乎千吟的过去。”

    说完,血炎王便从厨房离开,皇甫睿握着手里的菜刀,仿佛正在切的是血炎王!

    连着几天皇甫睿都为舞七做晚膳,饭后为舞七沐浴,夜里化身豺狼。

    舞七被皇甫睿的欲求不满,给折腾得都不敢和皇甫睿同床共枕了。

    “睿,我今天刚研究出一些头绪,今晚我就不和你一起睡。

    你自己早点睡。”说完,舞七取出一双靴子穿上,准备出去。

    皇甫睿没有回答,他一把握住她的手,猛地往怀里一带。

    她就这样冷不防地撞击他的怀里,高挺的鼻梁撞到他的胸口,差一点给她撞歪了。

    舞七欲逃脱的身体被人圈住,身体有些僵硬,心脏也跳动得节奏比平时更快。

    “先睡,今晚我不动你。”说完,便将舞七打横抱起放到床上,帮她褪去了靴子。

    小脚丫白白嫩嫩的,皇甫睿还未来得及捏一下,舞七便滚进了被窝。

    果真,直到第二日舞七醒来,皇甫睿都只是抱着她合衣而眠。

    在用早膳期间,血炎王自然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微妙的变化,流畅的侧脸线条上浮现一抹笑意。

    在舞七与血炎王进入炼丹室之后,舞七便再次用自己的无极之火去探寻血炎王的身体。

    之前,舞七便发现每当她用无极之火的火属性进入他的身体的时候,身体里面总会产生一种共鸣。

    这样的火属性要比她用仙气时来得强烈一些,而且,这样的火属性也让血炎王的身体更容易接受。

    最后,舞七还是让血炎王留了一碗血给她。

    她将两人的血炎王融合之后,惊奇地发现,它们之间一模一样!

    舞七顿时感觉大脑被轰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

    舞七连忙从生机仙府里面取出一种仙草,在将其药液给提纯出来之后,舞七将两人的血液分别放入提纯的仪器中。

    再加入刚刚提纯出来的药液,摇晃过后,这两种血液居然呈现出的颜色一模一样!

    舞七大惊,那么……她的血与血炎王的血是一样的?

    舞七深知这不应该,她是爹娘的孩子,身体里面流着的应该的他们的血才对。

    “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回。”舞七将手里的两支玻璃试管放下,随即便离开了洞府。

    血炎王看着桌上那两支颜色丝毫不差的试管,精致的五官上也出现一抹惊诧。

    舞七来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舞方景的洞府。

    在与舞方景说明了来意之后,便要了一瓶舞方景的血液。

    再回到洞府之后,舞七又尝试了一番。

    舞方景的血液加入药液之后是莲色的额,而她的血液已经便成了艳红色。

    她与舞方景血脉相连,血液居然变得与他不同了。

    难道是因为当初她喝下了血炎王的血液与心头血才会这样?

    还是说,那是因为无极之火?

    舞七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那便是药香找出血炎王身上血液的问题,这个答案,或许需要从她的身上寻找。

    然,就算找到了可以认证的答案,她也不能轻易地让别人去触碰血炎王。

    毕竟一万年才出现一个碰到血炎王,能够平安无事的人。

    自己是因为无极之火的庇护。

    想着,舞七便觉得头大。

    舞七坐在地上,不断地摇晃着手里的玻璃试管,眼眸中尽是迷茫。

    如果,她与另外一个女人换血,那是不是可能将对方变成血炎王可以触碰的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