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980章 真正的病娇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同时,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您老刚刚揍人时,可不是这副样子的,现在已经到拿不起筷子的地步了吗?”众人的心声。

    舞七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对皇甫睿眨了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苏哥哥,放心,我马上就过来,你先坐一会儿。”

    “嚣张!”

    这简直是没有把他们一百六十七个人放在眼里。

    虽然那苏席一是一个地仙圆满,原先他们低估了他。

    可是,你不过一个人仙后期,怎么说,也是与大家差不多的境界。

    这时候,刚刚完败的奚远新已经被暗黑门的人拖下去喂神兽了。

    神兽喜欢吃仙人,因为吃他们的肉,可以补充修为,这样它们晋级起来很快。

    没一会儿,在擂台后面便听到一声尖叫声。

    虽然这里的一百多人已经听到多次,但是,再次听见依旧觉得心惊。

    今晚这会有一半的人丧命。

    所以,接下来大家选择对手都会非常地小心。

    巩罗春对易静姝说道:“坐下吧,接下来还有许多长比赛呢……”

    其实,这场比赛在原计划中时没有,但是,为了给易静姝带来的这两个小白脸一些绊子,顺带着给易静姝一个下马威,临时安排了这样一场比赛。

    不过,因为是临时的,所以,他没打算淘汰太多人,只淘汰一半而已。

    易静姝朝他点头,坐在巩罗春旁边的位置,至于皇甫睿则是坐在其余两排的位置了。

    舞七站在人群中,左右看了一眼,人仙初期、人仙中期、人仙后期,和这些人打似乎有些欺负他们了。

    就在舞七琢磨着该和谁对战的时候,忽然一个女人走到她的面前。

    她叫贾大珊,只见她梳着祥云髻,头顶斜插着一支万年吉庆簪。

    身着一袭樱红的团锦琢花衣衫,脚上穿一双云丝绣鞋。

    她长得有些胖,圆脸,在这群信任当中是修为比较高的人仙圆满。

    舞七点头,与她站在擂台边上。

    就在刚才两人说话之际,又一对上台比拼了。

    舞七看着他们,其中一人修为人仙后期,另外一人虽然是人仙中期,但是他的修为非常扎实,而且稳攻稳打。

    这时,这人仙中期开始给另一人下套了,这次若是那人中招了,便意味着要输掉了。

    结果不出所料,那人仙后期输给了人仙中期。

    在这场比赛结束之后,贾大珊便拉着舞七飞上擂台。

    二人落地之际,舞七发现贾大珊的下盘非常地稳,给人一种炼体的感觉。

    “贾大珊。”贾大珊朝着舞七抱拳问候道。

    “童安。”舞七也客气一番。

    随后,二人便开始过招,这贾大珊不出所料,她不用武器,似乎她的身体便是自己的武器。

    而舞七的一些武功,在这个擂台之上无法显现。

    所以,舞七便用了天轮咒,在闪躲贾大珊的招式之极,舞七默念了天轮咒的口诀。

    舞七对精神力功法的掌控已经远超之前,如今,她连上古神兽五阶流灵都能够控制了,还对付不来一个人仙圆满吗?

    贾大珊的动作非常迅猛,可是,就是在那么一个瞬间,她忽然不动了。

    众人看得正尽兴,以为他们之间会有怎么一场厮杀,没想到这看起来偏向文艺书生相貌的童安居然也这么能打。

    在他们这群新人当中,说到身手怕是没有人比贾大珊强悍了。

    不过,现在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发现贾大珊停顿了?

    就像是被人给定住了一样。

    就在众人不解之际,只见舞七右手伸到贾大珊的脖颈间,“咔擦”一声,便拧断了贾大珊的脖子。

    这时不管是在擂台之上,还是在擂台之下的人,均有一种错觉。

    那便是他们感觉刚刚那一声,似乎是自己的脖子被拧断了。

    这一瞬间,巩罗春感觉自己被打脸了。

    不管是贾大珊还是奚远新,他们都被苏席一和童安给打败了,而且还赢得那么轻松。

    易静姝对舞七的表现也十分满意,没想到他居然可以赢过一个人仙圆满,而且还如此轻松。

    在擂台下方的众位新人,则在思索,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刚刚正在行动的贾大珊忽然之间不动了,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舞七从擂台之上离开之后,便走到皇甫睿旁边落座。

    还未坐下,便听见皇甫睿用撒娇的口气说道:“童安,我饿……”

    坐在皇甫睿隔壁桌子的乌家栋,也就是在舞七之前上台打赢的人。

    他见皇甫睿这副模样,一脸的嫌弃。

    在擂台上时那么霸气,可是,一到做一些生活上的事情时,就成了真正的病娇……

    已经到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

    舞七没有单独坐一张桌子,而是与皇甫睿共坐一张桌子。

    这一桌子的饭菜绰绰有余了,而且,舞七与皇甫睿也有辟谷丹,就算不吃也没有问题。

    舞七与皇甫睿坐在一起,为的就是不坏了皇甫睿现在病娇的身份。

    舞七先给皇甫睿喂水,又喂药,最后才开始给他夹菜投喂。

    全程皇甫睿均是在说:“童安,我要吃那个……”

    “童安,给我夹这个。”

    “童安,我要喝一口酒。”

    乌家栋坐在一旁,听得青筋直冒,他已经没有欣赏下面比赛的心情了。

    这个苏席一不过是生病了而已,他怎么感觉这苏席一是断手了呢?

    不仅仅是他,就连巩罗春也非常地嫉妒。

    他在这训练基地是地位最高的,身份与易静姝是同等的,不过,他也未曾让侍女服侍自己。

    其实,巩罗春自己也偷着带了三个女人来训练基地,只是,这几日看见易静姝来了,心情不太好,才没有让她们陪自己。

    而这苏席一居然有童安服侍,而且,看童安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这十三岁的小少年,也长得十分漂亮。

    白皙的面颊上灵秀的星眸,艳红的薄唇。

    想着,巩罗春心里对舞七便有了一份特殊的而感觉。

    而易静姝原本对舞七便是特别的,现在看着皇甫睿这么使唤舞七,心里那叫一个舍不得。

    她一对柳眉气得直抖动,她压抑着怒气,对皇甫睿说道:“苏席一,你难道没有长手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