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925章 夫妻对拜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随即挥手道:“快回去吧,别误了吉时。”

    “多谢爹。”皇甫睿回道。

    在二人转身之际,舞方景也顾不得周围还有许多人,便流出了眼泪。

    他的目光看向紫色彩虹的方向,心道:“娟儿,咱们的女儿出嫁了,你看到了吗?”

    可惜你不能亲眼看到咱们女儿如今红妆的模样,不能见到咱们的女婿的模样……

    在这样高兴的日子,舞方景心里又叹息,何日才能再见娟儿。

    皇甫睿来迎亲的队伍非常雄壮,可谓十里红妆,异常热闹。

    他们相识七年,终于修成正果。

    这样一场婚礼,就算达不到帝王的标准,但在天河上,也是独一无二,令无数女子羡慕的。

    而且,骑在金线白龙驹上的男子异常俊朗,他身穿一身喜服,胸前挂着一个红绣球。

    墨色的长发披散在背后,衬得这一身喜服更为艳丽。

    明明其生的非妖异、非妩媚,而是那种给人一种硬朗、禁欲很难接近的模样。

    此时,皇甫睿的脸上正带着微笑,就算是他本身并非那种带着亲切感,他嘴角的那股笑意也遮掩不掉。

    舞七坐在喜轿内,听着外面的敲锣打鼓,忽然,神识发现不远处树顶处正站着一个红衣男子。

    此人正是初一刚刚见过的血炎王,而接着舞七的神识再往后才发现,后面还躺着上百人,全部被血炎王的暗卫给解决了。

    他们……是袁家的人?

    她就算在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与问天宗仇恨最大的袁家,怎么可能会不出手?

    原来是被血炎王给解决了,这样一个情分她舞七记住了。

    爹爹的白骨妖绸已经解开了,血炎王体质与无极之火之间的关系要尽快去研究出来了。

    随后舞七便垂下眼眸思索着,同时不忘将神识外放,他们的婚事不能有差错。

    其实,除了血炎王,还有鬼市与问天宗,都有在沿路安排大队人马保护这迎亲队伍。

    当到达问天宗的时候,皇甫睿从韩白身上下来,韩白不过圣兽九阶,在这天河上,显得没有那突出。

    但是,作为舞七的兽宠,陪伴舞七三年的金线白龙驹而言,却是非常适合这场婚礼。

    皇甫睿全程都未曾让舞七脚占地,直到过了问天宗的台阶后,才将人放下,两人朝着大殿内走去。

    里面已经聚集了很多宾客,高堂之上坐着的是舞方景与鬼主。

    舞七不知道鬼主是如何说服爹爹,让其作为自己的长辈坐在那里,但是,爹爹是自从舞七离开之后,快速飞回问天宗的。

    “吉时已到!”司仪在大殿内高声喊着。

    大殿内所有看热闹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一拜天地!”

    皇甫睿与舞七各拉住红绣球的一边,转身对着殿外一拜。

    血炎王站立在问天宗外的瓦片之上,看着他们从容不迫的动作,殿内一片喜气洋洋。

    “二拜高堂!”

    这次他们拜的是舞方景与鬼主,熟不知鬼主代表的是另一个老头儿。

    鬼主鬼面面具下弯起一抹笑容,她从五凤谷出来七年,他在暗处观察了她七年。

    如今她也有了自己的归属,回头一定要写信告诉那个老头儿。

    他的子孙后代真是好样的。

    而舞七的神识看到舞方景与鬼主,心里却想着,如果能够将鬼主换成是娘亲就好了……

    “夫妻对拜!”

    二人缓缓转身,同样是九十度的鞠躬礼,这是感谢彼此在过去七年的守护和帮助。

    是对方的陪伴,才让她或者他这七年过得没有那么累,对方就是自己心中的港湾。

    不离不弃,至始至终。

    让自己的内心从未感到孤独,从未感到空洞。

    明白自己就算一无所有,没有亲人、朋友,对方偶会张开怀抱用力拥抱自己。

    爱情无声无息,无孔不入,令你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一旦入住心房,它便很难在撤离。

    “送入洞房!”

    当即便有喜娘将搀扶着舞七的手,将人送到舞七的洞府。

    越往里面走,这里面便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入的了,于是,便由副掌门的夫人扶着舞七回去。

    而舞七的洞府内也被装扮了一番,处处贴着红双喜。

    “掌门,桌子上有茶点,您要是饿了,就先垫着点儿。

    大长老还要陪宾客敬酒,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副掌门夫人说道。

    舞七点头,道:“多谢夫人。”

    头一回成亲,从早上还没起,便被人拉起沐浴上妆,又坐了一个多时辰的轿子。

    再便是礼成,等皇甫睿回来的时候已经到黄昏了。

    这已经出乎舞七的预料,还以为他要月亮出来之后,才能回来的。

    在大长老夫人离开之后,舞七便掀起了盖头,将她这个新房给打量了一下。

    新房中,房间被装扮的红火喜庆。

    红木案台上,红烛跳动。

    粗大的红烛表面上印着囍字,跳跃的红烛为喜房之中增添了一抹喜庆,在喜烛两边摆放着两盘堆积起来的花生……

    如火般的红色帐帘被人挂起来,上面绣着龙凤呈祥的图案。

    镂空的楠木床顶上,正中间挂着一朵大大的红花。

    被收拾整齐的床上洒上了花上、红枣、莲子、桂圆等干果,预示着“早生贵子”。

    舞七起身来到桌子便抓了一把花生剥了起来,又捏起几块糕点。

    房间内没有水,只有烛台下又一壶酒。

    舞七便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喝酒,吃了七分饱之后,舞七便又回到床边坐下了。

    当皇甫睿回来的时候,着实将舞七给吓了一跳。

    不但因为时辰不对,更因为舞七已经无聊地倒在床边睡着了。

    皇甫睿正在给舞七将头上的发饰一点点地卸下来,这时,舞七悠悠地醒来了。

    舞七纤长浓密的睫羽毛卷翘着,随着她的动作轻轻颤动着,仿佛蝴蝶的翅膀。

    将一颗晶莹的泪珠,揉碎成无数的星光。

    小脸因为刚刚睡起的缘故,带着些粉红。

    樱唇半张,依稀可见若影若现的贝齿,和轻轻跳动的丁香小舌。

    几缕调皮的发丝,沾着她潮湿的脸颊。

    无端给原来的冷情里,添加了一份妩媚的气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