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918章 星河帝全清楚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第一种需要将丹方给修改一番才行,不过经过舞七之手,八个时辰之后,便将其给炼制出来了。

    第二种对于舞七而言二更没有难度,不过它们均是三级人仙丹,杂质在七成八。

    当舞七出关的时候已经到了大年三十的下午了,皇甫睿早在一天前便出关了。

    他地仙圆满的修为无法再晋级了,但是,其本身的修为却是可以继续炼。

    如今,他自己的修为已经进阶到渡劫初期了,再有一年的时间,绝对可以晋级到人仙境界。

    三十那天,皇甫睿一直在舞七的洞府前等候,直到下午人终于出来了。

    舞七出关便看到了皇甫睿,高兴地将仙丹放在他的掌心。

    “没想到你还记得!”皇甫睿在看到是何仙丹之后,薄唇勾起一抹笑容。

    “你的事情,我都记得。”舞七站在他的身旁呵呵地笑着。

    舞七眉眼弯弯,一对瞳仁一直盯着自己看,瞳仁又黑又大,莫名地就让他心中漏了一拍。

    “嗯!”皇甫睿点头,随后便将其中返老还童丹也吞下了。

    一息过后,便看到皇甫睿的脸上出现了变化。

    没有之前见到的那般成熟暗黑的感觉,倒显得稚嫩了许多,有一种……小鲜肉的感觉?

    舞七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上去,脸颊不禁红了。

    因为她想到了“老牛吃嫩草”这个词,睿比自己长三岁,他一下子回到了六年前的模样,自己岂不是比他要大三岁了?

    舞七眨巴着眼睛,心里盘算着这件事情,于是苦笑道。

    随即又看到皇甫睿将另外一枚驻颜丹给吞下了。

    舞七瞧着他的容貌,英气逼人的五官清晰而立体,神色冷峻。

    性感的薄唇紧紧地抿着,十足地散发着禁欲的气息。

    那双如同黑曜石一般澄亮耀眼的黑眸,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

    舞七沿着他的五官一一抚摸着,同时手下的肌肤也比之前触感更好了,似乎年轻一些,他的肌肤也显得娇嫩一些。

    舞七心想着,回头她也要给自己炼制一炉驻颜丹才行。

    如今自己已经二十一岁了,再往后长便会变得越来越成熟,嗯……这容貌也朝着三十进发。

    还是趁着自己才二十一,先服下驻颜丹吧!

    不过,舞七虽然这么打算了,要吃下驻颜丹还是要等到新年过后,二十二岁了才行。

    两人手牵着手从山顶缓缓地往下走着,在山顶可以看到整个问天宗的全貌,一片红妆。

    问天宗内除了一些驻留弟子,大部分都去问天庄园了。

    那里尤其热闹,因为小猪和妖妖安排了一些节目,还有许多新年的优惠策略。

    现在这问天庄园的生意比过去袁家经营时,效益好上三倍不止。

    袁钢嫉妒得不行,可是这片方圆千丈都是舞七的地盘,他不能在私人领域打搅。

    今夜问天庄园外准备了十头妖兽,烤制结束之后,免费供今晚的客官享用。

    还花大价钱请来了戏班子,各种杂耍,子时更是新年倒数钟声与烟花。

    舞七、舞方景、皇甫睿三人吃了一顿年夜饭之后,便各自闲逛了。

    舞七坐在树顶端的树梢上,面对这那轮圆月。

    从北面看去,墨色的长发,以及长裙,乃至她整个人都在那轮明月上留下了剪影。

    皇甫睿去取妖兽烤肉之际,舞七一人坐着,忽然感觉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人。

    不过,当舞七感受到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舞七的身后了。

    舞七略有不悦地想着,一个人仙中期往上的强者不在黄色彩虹上面过新年,跑到最底层来做什么?

    当人闪身来到舞七跟前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是血炎王。

    见到来人真面目,舞七心中依旧吐槽,“您老不在王府待着,下来体察民情?”

    但是,面上,舞七还是非常客气地问候道:“血炎王,祝您新年快乐!”

    血炎勾唇一笑,道:“谢谢,你晋级了。”

    血炎肯定地说道,还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她便又晋级了,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晋级到地仙的。

    “多谢血炎王关心,今日刚刚晋级。

    本来打算改日到府上讨要一碗血炎王的血液,好做研究的,择日不如撞日,不如血炎王现在就给舞七一碗血。

    我也好早日为血炎王将他人不能靠近的原因给找出来。”舞七说着,红润的唇瓣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血炎王笑着,说道:“今日过新年,不宜见血,改日你到我府上,我给你。”

    舞七闻言打量了一眼血炎王,见其看上去清明的眼中却带着一丝暧昧,随即扭头看向别处。

    见到皇甫睿来了,才觉得见到了救星。

    “王爷,在下取来妖兽烤肉,不如一起品尝?”皇甫睿问道。

    本以为血炎王会离开,却没想到其却厚颜无耻地留下了。

    三人吃着妖兽肉,不禁显得有些尴尬。

    舞七强忍着不适,将自己手中的那盘烤肉吃完了,直到与血炎王分开,舞七才松了一口气。

    以前在失忆的时候,是一种无知,如今记忆恢复,才觉得面对血炎王居然这般有压力。

    而刚刚血炎王在决定留下来与他们一起用膳的原因,其中有一点便是纠结着,要不要趁此机会将皇甫睿给杀了。

    后来又觉得当着舞七的面,将人给杀了,一定会招惹舞七的恨意,可是看着他们二人关系如此之好。

    他不禁后悔,其当初他当初成全他们的决定了,果然越看越觉得不顺眼,而且越看越觉得舞七有多么优秀。

    而自己今夜来找她,着实是来找虐的。

    而在天河的顶端,别人未能知晓的事情,星河帝全清楚了。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弟弟居然还会有成人之美,可见那个女人有几分本事。

    “皇甫家的女子吗?”星河帝捏着酒杯勾唇笑道。

    舞七与皇甫睿一同坐在树梢上,忽然打了冷颤。

    “冷了?”皇甫睿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条雪狐披风给她披上。

    舞七摇头,“不是,可能最近修炼太过操劳了。”

    “嗯,我抱你回去休息。”说罢,便不容质疑地将人打横抱起,飞回了问天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