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915章 第一个孩子过继给你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住手!”舞七朝着众人喊道。

    暗卫们心想:“整整六天了,终于有人管他们了,不然他们不知道要打到猴年马月。”

    血炎王一直没有吩咐如何处置,他们不能随意将人杀了,也不能放了,只能困在这里。

    皇甫睿等人见到舞七,脸上俱是欣喜。

    “小七,你醒了?”皇甫睿漂亮的眼眸里缓缓流淌着深邃欣喜的柔光,璀璨的如夜空中的星辰,叫人不能直视灼灼其华。

    这六天来,他是多么希望可以见到她。

    他是多么担心她,担心他从此再也见不到她了……

    此时再见,恍若隔世。

    舞七的脸上浮起一抹思恋、委屈、高兴、害怕的神情。

    复杂的神情看得令人心疼,在众人的目光中,她扑向皇甫睿的胸膛。

    哪怕被她撞到伤口,皇甫睿此时也觉得心里的甜的,身体是愉悦的。

    他的小七终于回来了,他贪恋着她身上的药香,伸手抚摸着她柔顺的发丝。

    其余三人见到这一幕俱是高兴的,而另一边的人脸色却不怎么好。

    暗卫们听到舞七的声音,于是就停手了。

    那是因为她的身份是王妃,可是,现在王妃却当着王爷的面与另外一个男人抱在一起了,那该怎么办?

    众人瞟了一眼血炎王的脸色,随后俱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而血炎王此时的脸色黑得如锅底,原本漂亮的五官此刻狰狞得不行。

    若不是担心自己冲过去,舞七又会为那皇甫睿挡下,他现在就想将皇甫睿给烧得灰飞烟灭!

    他沉闷的声音在舞七的背后响起,道:“千吟,你在做什么?”

    舞七闻言,娇躯一震,而皇甫睿也再次看向对面的那个男人。

    舞七从皇甫睿的怀中转身,她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恐惧。

    而是控诉道:“血炎王,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是谁,你难道不知道吗?

    天河上的亲王,若是想要调查一个人,难道很难吗?

    夺人之妻,却谎称自己之妻,你可知无耻为何物?”

    舞七朝着血炎王冷脸怒吼着,红唇一开一合,每吐出一个字,落在血炎的心中如同刺刀一般。

    “无耻?不,你命中注定就是我的王妃。

    你说我无耻?”血炎王反问道。

    而舞七却不解,他到底是如何厚着脸皮说着这样的话的。

    “小七与我相识六年,情定六年,怎会命中注定是你的王妃?”皇甫睿开口道。

    血炎王指着舞七紫府的方向道:“就凭她体内有无极之火,唯有拥有此火,才可以与本王触碰。

    那是本王将无极之火放于历练之地的,本王等候了万年,才遇到她,你敢说这不是命中注定?”

    血炎王的反问,令皇甫睿恼怒之极。

    早知道是这无极之火惹出的事情,当初他说什么,也不会带小七去那什么历练之地。

    就因为无极之火,才会害得他差点失去了小七。

    不管无极之火的力量多么强大,可能带来多少的好处,都比不上小七。

    他侧头看着舞七,轻声道:“小七,我们将无极之火还给他好吗?”

    舞七点头。

    她也没有想到,血炎之所以会认定自己,居然是因为这火。

    血炎王的万年孤独终于可以解开,却又葬送在自己手里。

    舞七的手按在紫府的上方,盯着血炎王的双眼说道:“我愿意物归原主,祝愿血炎王早日找到命定之人。”

    “呵!”血炎王冷笑。

    “吃进去的东西,可以原原本本地吐出来吗?

    相处这一个多月,你对我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

    舞七?”这是他第一次叫舞七的真名。

    不知怎地,就从这充满威严的话语里听到了一丝苍凉。

    舞七的手按在紫府的上方,现在无极之火已经与黑暗之火融合了。

    若是取出,怕是已经不是原本的无极之火了。

    说到底,还是自己占有了他的无极之火……

    想到这里,舞七便无言了,是她对不起他。

    “对不起,除了道歉,我没有别的办法。

    这个无极之火已经不是原本的无极之火了,我没有想到会害了你。

    如果知道无极之火对你有这样的寓意,当初我们说什么也不会对无极之火起了贪恋。

    但是,我与睿的感情是不可能割舍的,所以,对不起。

    今生,直到我陨落,我都会为你寻找破解之法,为你找到可以与你触碰的女子。”说到这里,舞七停顿了一下。

    然后看向皇甫睿,咬牙说了一个决定。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的第一个孩子可以过继给你。”

    皇甫睿楞了一下,他们还未有孩子,就将第一个孩子给预售出去了?

    “小七,你在说什么?”别说现在他还没有见到这个孩子,就是他们现在还没有成亲,皇甫睿也不愿意将自己的孩子交于别人养。

    舞七抬头看着他,解释道:“无极之火已经与黑暗之火融合了,已经不是原来的无极之火了。

    如果我解不开血炎王身上的火焰的话,便是夺了他今生的幸福。

    睿,我对不起你们。”

    对不起他们两个以后未出生的孩子,孩子还未有便给他预定出去了。

    皇甫睿见不得舞七难过,心想着或许以后找到帮助血炎王的办法呢?

    暂且答应下来也不是不行。

    “好。”皇甫睿终于首肯。

    血炎王闻言,脸色好了不少,却依旧死死地盯着舞七。

    “他有什么好的?哪里比得过本王?”血炎王问道。

    舞七看着皇甫睿,不禁抓住身侧的人,道:“爱情它无声无息,无孔不入,令你猝不及防,防不胜防。

    而他已经住进我心里六年了。

    爱情就像贴身衣物,合适不合适只有穿的人知道。

    而他,我已经感受了六年,我们之间的羁绊就像一座城墙,越来越长,越来越结实。

    在被人眼中,你是天河的血炎王,是星河帝的亲弟弟,是高不可攀的人。

    是万千少女眼中渴望不可得的人物,而我虽然得到了无极之火,可以触碰你,但是,我心中衡量夫君的标准却是另一套。

    他,便是那一套标准,辜负王爷厚爱。

    还请王爷给舞七一些时间,舞七定当竭尽全力为王爷化解体内之火的缘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