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912章 小七,我有话要说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可是,对于一个只有这一片段记忆的舞七而言,脸更是红成了红富士。

    她居然在六年前把人给强了,虽然最终为其治疗了,可是,最后自己亦是跑路了。

    舞七此时尴尬不已,不过却没有人知晓,她现在到底在想一些什么。

    皇甫睿见舞七用害羞、窘迫的眼神看待自己,一时之间也判断不了,舞七到底在想一些什么?

    他出声喊道:“小七?”

    舞七强迫自己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

    “怎么了?你我不过一夜良宵,公子还想赖上我不成?”

    舞七的话让在场的人脸色均是皲裂,尤其是血炎王。

    舞七现在是他的王妃,现在从她的口里……刚刚说出的是什么?

    血炎王当下便朝皇甫睿挥手,别看是随意之举,可是,那血炎王可是天仙后期,其修为整整高出皇甫睿一个大境界。

    就那挥动袍子的举动,让原本站立的皇甫睿变得趴在地上,吐出的鲜血染红了前面一方地。

    脸色逐渐变得惨白,其余三人均在心中忐忑,这血炎王还真是恐怖。

    小猪等人连忙去将人扶起来,小猪朝着舞七大喊道:“臭丫头,皇甫睿心脉受损!”

    心脉受损便意味着此时人非常危险,有一半的可能要陨落了。

    舞七盯着血炎,又看着皇甫睿与小猪,这怎么就打起来?

    她猛地想起来自己将那皇甫睿给强了,岂不是给血炎戴绿帽子了?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瞧着皇甫睿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于是,拦在血炎的跟前,说道:“血炎,这件事是我不对,那时我中了极品合欢丹,唯有活人可以解毒。

    当时崖底只有他,所以……这事是我要了人家的清白。”

    越说,舞七的声音越小,而血炎的脸色也越来越黑,他只恨当初给舞七下毒之人,更恨自己当初没有在舞七的身边。

    可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这人还是要杀的。

    本来以为皇甫睿与舞七不过是恋人关系,没想到……已经做到这一步了。

    皇甫睿听着舞七说着刚才的话,她眼中一片清明,没有过多的爱恋。

    如同初见一般的眼神,迷茫、担忧、愤恨、恐惧。

    她想起了自己,可惜只是想起了开头,接下来的事情并未记起。

    舞七眼看着血炎要将人赶尽杀绝,拦住拉住他的胳膊撒娇道:“本是我不对,让人走了吧!”

    血炎脸色僵硬,没想到,就算千吟记不起这个人,可是,下意识地还是维护这皇甫睿。

    想起这个,血炎心中便不痛快。

    可是,在舞七面前他绝对不能逆着来。

    “好,我便听你的。”等回头在悄悄地将人杀了。

    想到这里,血炎的眼中便闪过一丝狠戾,这人是必死无疑,玷污了千吟,就别想活过今晚。

    就在血炎想要将舞七带到后面去的时候,皇甫睿却又突然开口喊道。

    他此时的情况非常不好,他此时应该立即进行治疗,但他此时只想将她留下。

    有些话如果现在不说,怕是以后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今天这个机会无论如何要把握住,不然他担心他这辈子也不能够再见到小七了。

    “等一下,小七,我有话要说。”皇甫睿朝着他们的背影喊道。

    小猪等人担忧地看着皇甫睿,现在,只要他多说一句一句话,便会口吐鲜血,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好不凄惨,过于狼狈。

    四双眼睛俱是停留在舞七的背上,而在血炎府的暗卫们俱是盯着血炎王的一举一动,等着他的指令,若是血炎王要将他们拖出去,暗卫们便会立即执行。

    而血炎王一直等着舞七的动作,最终舞七还是转身了。

    她不知道小七是谁,但是,这里唯一可能被喊的人,便是她。

    她抖了一下双肩说道:“那年害你丢了清白是我不对,你若想要什么补偿可以尽管开口。

    但是……你若再继续纠缠,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身份。”

    舞七说着,有些不忍地放出狠话。

    因为记忆中在一个场景,他曾用青龙戒指向自己求婚,可是,自己居然答应了。

    再看向一旁的血炎,自己明明现在是血炎王妃,又怎么能够与其他男人纠缠?

    还是曾经有过关系之人,但一想是自己的错,便饶了他的性命。

    “小七,你是我的,你不是什么血炎王妃。

    我们一起经历的六年,不是他这个突然出现的血炎王可以替代的。

    都怪我,我不应该让你去吸收那该死的无极之火,就是因为它,你才会消失的……”说着,皇甫睿的口中不断地吐着鲜血。

    那副模样,就像快要死了。

    看着他还在不断地说着他们过去的点点滴滴,与记忆中六年的他一模一样。

    顿时,舞七整个人便僵住了。

    “是他。”舞七的内心轻声说着。

    看着人都快死了,舞七连忙松开血炎的手,跑到皇甫睿的身边。

    这一刻,血炎看着舞七的离开,像是见到了永别。

    他害怕自己等待了一万年的王妃就这样没了,他连忙伸手抓住舞七的右手。

    可是,他听到的却是:“他快死了,他不能死,我要去看看他!”

    说罢,便将血炎的手给甩开了。

    血炎心中一痛,看着人离自己越来越远,薄唇紧抿。

    躲在暗处的暗卫们俱是心疼血炎王,王妃居然丢开王爷,去看那奸夫!

    舞七跑到皇甫睿的跟前,看着他带着笑意的眼睛,不知怎地,心在那一瞬间忘记了跳动。

    看着他惨白的脸色,心中更是难受,如同被一块大石头给压住了。

    她连忙握住他的手腕,瞬间脑中便反应出皇甫睿如今的病情。

    在血炎王惊诧的目光中,她掏出了一只琉璃瓶,那是幽灵医主专用的瓶子。

    现在她居然从无到有地变出来了?

    明明……她身上没有储物戒指的呀?

    她身上除了王府里面的配饰,只有手上的那枚黑色的青龙戒指,他早就检查过,那并非储物戒指。

    那么她手里的琉璃瓶是哪里来的?

    还有,现在她手里拿的那些工具,又是哪里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