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911章 她是上位,把他那啥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随后,血炎王便将目光放在妖妖的身上,示意他说。

    妖妖将一本仙法递到舞七的跟前,这是她与舞七之间唯一的羁绊。

    从前,他一直生活在生机仙府,唯一从里面带出来的便是这件东西了。

    可是,当舞七在打量过这本仙法之后,并未能够从中回想起什么。

    她木讷地问道:“这是你修炼的功法?”

    妖妖听到舞七的回答,当即便失望了,如此一来,便是没有想起自己是谁了。

    妖妖有些失望,在血炎的目光中,二长老想了想,掏出当初舞七给问天宗弟子做的玉简。

    因为问天宗建立之后,舞七为宗门布下了大阵,除去宗门内的人,其他人是无法进入的。

    其中的原因,便是因为他手中的这块玉简。

    不过,舞七连自己当初从郗同学院南北院比赛中获得的战利品,仙法都忘记了,更何况是一枚玉简呢?

    眼看着三个人都失败了,血炎最后才将目光放在最为厌恶的皇甫睿身上,便是他,昨天令千吟情绪失控的。

    血炎王尽量控制着自己的厌恶的情绪,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有什么好说的?”

    只见皇甫睿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梵丝手套,说道:“小七,你还记得这个吗?

    这是你去明峰塔时获得的手套,你总说我赤手空拳对战有毒类的妖兽,容易中毒,所以把它给我了。”

    皇甫睿眼中的爱恋和痴迷,令血炎王厌倦之极。

    随后,皇甫睿又拿出了一把困龙剑,在外厅内耍了几招诛天剑诀。

    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困龙剑与青龙天生一对,二者之间分不出胜负,但是,二者的力量如果能够总合在一起,绝对是所向披靡的。

    小七,你,来感受一下。”

    舞七看着眼前的那把黑剑,心中有些悸动。

    血炎王瞧见舞七发愣,心中不知怎地就害怕起来。

    不过转眼一想,那是不可能的,千吟的记忆做完已经被自己给再次封住,是不能想起来的。

    只要今日千吟对着几个人失望,只要今日一无所获,那么千吟以后肯定不会再想着要去找什么过去的记忆了。

    以后,她的生活里面只会出现自己,血炎王心中暗暗地想着。

    他看着舞七紧张地从皇甫睿的手中握住那把困龙剑。

    皇甫睿原本是青龙国前朝大皇子,后来沦落为被皇甫景榆追杀之人。

    但是,此人居然与千吟有着六年的羁绊,关系好得如同恋人。

    血炎王并不知他们早已私定终生,而且,就连舞方景也同意了。

    只是,他还未能查出,与他们在一起的九岁小孩便是舞方景……

    这样的事情,不论是谁,听到了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的。

    而就在舞七握住那把困龙剑的时候,左手上的青龙戒指突然发出青色的光芒。

    一道璀璨的青光自戒指中散发,将其包裹。

    青光之中,舞七窈窕的身形渐渐清晰,她身穿一袭白衣,肤色白皙如上好的白玉。

    一头秀丽乌黑的长发及腰披散,身姿盈盈,青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让其看起来更多了几分飘渺虚无,美得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上仙子!

    待青光消失之后,她手里的困龙剑居然也跟着发出一阵青光,随后传来一阵龙吟。

    低低的龙吟震得所有人耳朵疼,可是,唯独舞七与皇甫睿不会。

    在外厅内几人的目光中,舞七忽然舞起了困龙剑,这是诛天剑诀。

    这样的招式是皇甫睿手里诛天剑诀所没有的招式,这是诛天剑诀真正的随后一式——灭龙。

    当舞七将这灭龙给完全舞完之后,几人便感觉整个外厅都安静了下来。

    “呼!”

    但是,随即而来的是一阵风。

    “轰!”

    整个外厅全部坍塌了,幸好这里的人修为都不低,他们自身的罩罡均能够保护好自己。

    而舞七的周身也亮起一圈青色的光芒,将她笼罩其中。

    舞七仰头看着空中的碎渣,而周围的所有人均透过坠落的碎渣看着她。

    她的周身出去一层青光之外,还有一头青龙。

    “吼!”

    众人俱是看到了青龙怒吼,而她便是那头青龙。

    血炎王心中焦急万分,管不了那头凶神恶煞的青龙了,他急忙出现在舞七身侧。

    关切道:“千吟,你怎么样?可有受伤?

    这把剑别在拿着手里了。”

    说着,血炎王便要伸手将舞七手里的困龙剑给丢了,他不在意王府内的房子塌了,他只在意这把剑差点让千吟魔障了。

    谁知,舞七却突然侧身,右手紧握着这把困龙剑。

    她倔强地说道:“它是我的剑。”

    血炎盯着舞七的神情,想从其中瞧瞧舞七到底有没有想起一些过的事情。

    可是,她的模样却对这把困龙剑极其的在乎,这一时半会儿,倒是有些看不出来了。

    “好好,是你的剑。”血炎答应道。

    他踏过碎渣朝着皇甫睿的方向走去:“这把剑多少仙石?”

    “既然小七想要,那便送给小七。”皇甫睿虽然是回答的血炎,可是,他的目光至始至终没有看过血炎王。

    而舞七在听到皇甫睿的话之后,却猛地抬头,盯着他的脸看。

    舞七只感觉看着皇甫睿的脸上,似乎看到了时光。

    他的脸一点点地在倒退,从眼前的模样,回到了半年前的模样,再回到在收购堂的模样,再回到了在青龙郡主府的模样。

    又回到了在香蓝星的模样,又在从忌涧时的脸庞,最后停留在初见的那个清晨。

    舞七猛地眼神一惊,猛地想起,他们最初遇到时的模样。

    他看到胸前俱是血迹的他,而且那时他们还在办事,还没办完事。

    想到这里,舞七的脸上便染上绯红,就连耳根子都红了。

    她……那时是上位,她把他给强了?

    舞七想到这里脸色更是红一阵白一阵的,看着皇甫睿的眼神更是复杂。

    而早在舞七用这样的神情看着皇甫睿的时候,血炎便感觉舞七似乎是响起了什么。

    没错,舞七记起了他们之间的第一次相遇。

    她清楚地看见了皇甫睿的脸,这次根本不可能将其给看错的,不可能认为皇甫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