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904章 第一次碰女人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男人的话发自内心,这一点,舞七也能够感受到。

    但是,她亦是摇头了。

    “既然,你我已是夫妻,那便不用在铺张浪费,反正你是我的,又跑不掉。”舞七嗤笑道。

    血炎王垂眸看着她,眼中带着探寻的眼神,隐隐有些不安。

    他担心的是她会跑掉。

    “那便依你,明日我让皇兄昭告天河,你是我的王妃。”血炎王紧搂着舞七,在她的眉心落下一吻。

    晚膳过后,血炎王带着舞七来到王府的浴池。

    泉水从龙口缓缓流淌,这里一切均是温暖的,包括脚下的玉石板。

    “千吟,我来服侍你沐浴。”血炎王的手伸到舞七的腰间,意欲为她解开腰带。

    刹那之间,舞七身体一怔,下意识地推开了血炎王葱白的双手。

    顿时二人之间的气氛变得非常地僵硬,血炎王为了亲自服侍舞七,将侍女全部屏退了。

    一时之间,两人之间安静得连彼此的呼吸都能够听得见。

    舞七有些心慌地抬眸,目光中带着一丝歉意。

    撺掇着手心,带着安抚的语气说道:“血炎,对不起,我一时不习惯你为我沐浴。”

    舞七瞳孔清澈而又透着几分慌张,看得原本有些怒意的血炎王,顿时又觉得心疼。

    “没事,今日你先独自沐浴,明日我再来服侍你。”他的声音依旧温润无比。

    可是,舞七听闻之后,却不敢回应。

    她看着他走出这偌大的宫殿,独自坐在浴池边上。

    作为夫妻,从前他们就这么亲密吗?

    可是,为何她的心底这么抵触呢?

    舞七心烦意乱地洗完,看着屏风上挂着的各色衣裳,舞七最后选择了一条白色长裙。

    回到房间之后,血炎王也早就洗完了,头发还湿着。

    舞七连忙上前,为其烘干长发。

    万千墨发披散在身后,如同一条黑色的瀑布一般。

    因为先前头发湿着,所以,他后背的衣服都湿了。

    舞七捏着他的头发,略带斥责地说道:“你贵为王爷,怎么连将头发烘干的事情都忘了?”

    “这不是有你吗?”说罢,搂着舞七将其放在自己的大腿之上。

    他就是故意不烘干头发,想让引起舞七的注意的。

    二人之间的动作极其暧昧,身体的触碰令舞七的背脊都僵直着,连手里的动作都忘了。

    再看向血炎王,一双明灿灿的眼眸中带着笑意。

    感觉血炎王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舞七没来由地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飞出来了。

    先前在浴池拒绝他的一幕,已经让他伤心了,现在……舞七有些慌乱。

    她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血炎王,感觉自己连呼吸都快要忘记了。

    不由地红唇微抿,想要拒绝,可是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她是他的妻,他们之间的亲吻是应该的。

    最终,血炎王感觉到舞七僵硬发直的身体,眼眸中闪过一道晦暗的光芒。

    随即用额头蹭了蹭她,自己用修为将头发烘干了。

    不过,他接下来的动作却又将舞七给吓了一跳。

    其伸手将舞七打横抱起,一步步地走向那张白日里她还睡过的那张床。

    此刻,看着那张床,舞七感觉浑身不自在,随即便扭头不去看它。

    直到感觉自己的身体贴着一片硬物,俨然自己已经躺下了。

    血炎王将人放在床里面,掀起薄被盖在她身上,又将床上的帷幔解下。

    舞七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当即便想到今晚他们将要发生的事情。

    她的手心一紧,除了一手的汗。

    她的目光紧盯着血炎王,他生得漂亮,五官精致而深邃,在烛光的照耀下,就像是神话中的神祇一般,完美至极。

    明明有这样一个完美的丈夫,为何她依旧觉得不满足呢?

    看着血炎王修长而白皙的手指,十指骨结根根分明,正有条不絮地解着帷幔,随后又将烛光给灭了。

    一切都变黑了。

    可是,对于修炼之人而言,就算没有眼睛,也依旧可以看见,他们有神识。

    他们可以清晰地看见彼此在哪里。

    只见血炎王走到屏风边,将身上的外袍给褪下,只留一层里衣便走向舞七的方向。

    当血炎王掀开被子的瞬间,舞七赶紧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感受着被窝里多了一个人,舞七一动不敢动,直到那人与自己只见没有一丝距离。

    他的大掌将自己禁锢其中,舞七窝在他的脖颈处。

    男人的人在舞七的腰间摸索了一下,随后轻声问道:“千吟,你不将外裙给褪下吗?”

    舞七假装呼出绵长的呼吸,表示自己已经睡着了根本不回答。

    血炎王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然后替她解开了腰带。

    黑暗中,舞七的睫毛一颤一颤的。

    她在内心挣扎着,到底是睁开眼睛,还是继装睡?

    如果睁开的话,那么一会儿两个人便是醒的状态,与他同床共眠……

    作为夫妻,有一些床笫之事是应该的,可是,舞七心底并不想与其发生什么。

    可这个人又是她的夫君,不论她现在是如何想的,都不能磨灭他们的过去。

    她还没想出一个结果,身上的长裙便被血炎王给褪了下来,手指一挥,便飞到了屏风上。

    当舞七感受到一堵温暖的胸膛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脱了。

    隔着彼此的里衣,舞七依旧假装着沉睡,一动不敢动。

    而血炎王却不想就这样下去,他轻声在舞七的耳边喊着:“千吟。”

    他的呼吸全部喷在舞七的耳边,弄得舞七痒痒的,身体不禁缩成了一团。

    黑暗中,血炎王眼睛,散发着炽热的光芒,一吻落在她的下颚。

    炙热的呼吸,和湿润的唇瓣似一种缠绵般落在她的下颚处。

    舞七浑身一颤,黑暗中透亮的眼眸猛地睁开了。

    她内心剧烈地挣扎着,一便在喊:你是他的妻;一边再喊:推开他!

    血炎王见舞七毫无反应,细细密密的吻落在舞七的脖颈处,欲引起她的欲望。

    这是他一万多年来第一次碰女人,一股药香在他的怀里,勾引着他的心神。

    搂着这样精致绝伦的人儿,他不可能不会动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