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884章 宋家老太太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不过,她进入宋家的事情,倒是没有瞒住袁家的耳目,气得袁家家主拍碎了一张圆桌。

    真不知这两个人是如何拉拢上宋家这只线的,他们派人去宋家要人的话,怕是还要大出血一番方可。

    而,他们原先派往底层去的族人,居然全部都有去无返。

    那个小阁楼就像一间鬼屋一般,但凡进去的,都像是消失了一般。

    很多住在附近的人,经过舞七这件阁楼的时候,都是用最快地速度跑开,生怕被什么脏东西给沾上。

    而小猪和妖妖悠闲地在小阁楼内驻扎,等着问天宗的旧部上门。

    可是,每日前来的均是一些袁家的人,喊打喊杀的……

    隔几天就要上门一次,他们的气势一开始,还非常嚣张,后来不知怎么地,妖妖明显感觉到,这些人似乎不太愿意来这个地方了。

    底层阁楼这个地方也越来越出名,从最底层一直传到紫色彩虹。

    星河帝躺在一张龙床上,取过小碗内的药丸,一口吞下。

    听着旁边侍女讲下面的趣事,忽而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这次来的新人居然这么有能耐?估计袁家已经将其恨得牙痒痒了。

    你吩咐下去,他们看着点,别让袁家把人给玩死了。”星河帝饶有趣味地说道。

    “遵帝旨。”旁边的侍女垂首答道。

    星河帝是她最崇敬的人,天河上最强的人,传说已经达到金仙的修为。

    这是平日里,众人都未曾见过星河帝出手,但是,大家都相信这样的传闻。

    因为他是统治这里的帝王,他的实力没有人会去质疑。

    而在星河帝之下还有六位亲王,均是星河帝的兄弟。

    血炎王、水云王、天狼王、惊虹王、巽风王、伏魔王,六位亲王各守一层彩虹。

    届时,只需要与血炎帝说一番,便可保住舞七与皇甫睿不被弄死。

    舞七还不知道自己引起了星河帝的兴趣,还在房间内努力地修炼。

    不过,此时宋家已经查到了舞七的身份。

    最先知道的是,她居然在最底层大肆宣扬她要重建问天宗?

    宋秋平看着手上的调查想着,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重建问天宗?

    她与问天宗又有何关系?

    是曾经旧部的女儿吗?

    他又继续看着手里的调查结果,居然发现她是七等国的青龙郡主,更有幽灵医主之称,并寻常人。

    这之间更能够说明,其与问天宗并无关联。

    只是……问天宗这三个字,是他尘封的记忆,现在又被人给揭开……

    “爹?”宋中杰见宋秋平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喊了一声。

    谁知爹爹居然把调查结果直接给他了?

    看着上面记录的关于舞七与皇甫睿的身份信息,大脑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他们来天河做什么?

    忽然,宋中杰翻到了最后,四年前舞七就曾在五等国重建过问天宗?

    “爹?”问天宗这个名字对于宋中杰而言并不陌生。

    可是,每次他将从外面听回来的关于问天宗的事情,说给爹爹听时,他俱是不高兴的模样。

    现在舞七与皇甫睿又与这问天宗有着如此巨大的联系,这个可应该如何是好?

    而宋秋平并未立即让宋中杰将人赶走,而是说道:“你随我去找你奶奶。”

    宋中杰一愣,这事怎么还扯上奶奶了?

    奶娘平日里总是待在她那间院子内,也不让他们这些儿孙靠近,除了每月初一去请安,其他时间均不许前去打搅。

    而奶奶每日也不做别的事情,只是在她那间佛堂内念经打坐而已。

    这次爹爹居然在非初一的日子去找奶奶?

    纵然宋中杰心中万分疑惑,但还是默默地捧着调查结果,跟着宋秋平去找奶奶。

    奶奶住在整个宋府最偏僻的西北角,但是里面格局却很大。

    侍女仆人也是一应俱全,丝毫也不怠慢。

    不过,因为奶奶喜静,所以,侍候的只留下五人而已,其他的全部遣到别的院子干活儿去了。

    待宋秋平禀报侍女,自己有急事求见母亲后,过个一炷香的时间,侍女才将人给带进来。

    现在,他们母子之间已经如此见外了。

    待他们走进佛堂的时候,老太太正坐在圆垫上,口中还念着佛经。

    “母亲。”

    “奶奶。”两人对着老太太的背影问候道。

    这时,老太太才将手里的菩提珠子放下。

    “何事?”老太太淡淡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

    “母亲,是关于问天宗的事情,有人在天河最底层寻找问天宗的旧部,打算重建问天宗。”宋秋平直接说出问题关键。

    老太太原本还毫无波澜微眯的眼睛,在这一刻猛地放大。

    虽然宋秋平与宋中杰均看不见老太太的神情,但是,却明显感觉到老太太身躯一震。

    这个已经五十多年都未曾再提起的名字,今日再次听见,对于老太太而言是一种震撼。

    “是那个人的弟子?”老太太出口问道。

    “母亲,这倒是未能证明,不过,此人曾在五等国建立过问天宗。

    这次到天河之后,更是大肆宣扬她要重建问天宗。

    并且,还得罪了袁家。”宋秋平说道。

    他这么说,也是想试探一番老太太是否愿意保舞七与皇甫睿。

    还有,便是母亲是否还记得五十多年前的事情,对父亲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老太太的声音依旧毫无波澜,听不出一点情绪。

    宋秋平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咽下,带着宋中杰离开了。

    是夜,老太太一宿没有睡着。

    有过了一天,老太太最终离开了自己已经十年没有迈出过的院子,去西南方向的院子走去。

    老太太这一举动可是把宋家家主宋秋成给震惊了。

    宋秋成是宋秋平的弟弟,但是,却是同母异父的弟弟。

    母亲自从生下他之后,自己便由奶娘照顾。

    小时候娘亲对谁也不亲,包括哥哥和父亲。

    长大以后,母亲还是谁也不亲,就算自已与哥哥都有了儿女,可是到了娘前面前,她对孙儿们与对待自己当初是一样的脸。

    他不知道为何母亲会如此,而母亲与父亲之间似乎平日里面也没有什么联系,两个人虽然住在府宅里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