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830章 皇甫家女子的血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这段时间她消耗了两千多只死魂,不过就算如此,她也还有五万一千只死魂。

    当飞船飞到磐涿庄附近的时候,二人便小心翼翼地往山庄靠近。

    但是,因为舞方景的修为时灵时不灵的,所以,舞七让他留在飞船内,等待他们回来。

    不得不说,这磐涿庄布置得非常严密。

    别看这里一个暗卫也没有,但是,这里却有着成千上万个阵纹。

    全部都是监控阵与迷踪阵,还有绞杀阵。

    舞七在走进第一道阵纹的时候,就知道皇甫景榆现在怕是已经知道了。

    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过来。

    舞七带着皇甫睿走过一道道阵纹,不过,就算舞七精通阵纹,就这么多的阵纹,她也花了半个时辰。

    终于,二人总算到达磐涿庄了。

    出乎意料的是,里面居然一个人也没有。

    连人的气息也没有,舞七陷入了沉思。

    如果娘亲真的在这里的话,怎么说,皇甫景榆也会安排人在这里照顾娘亲才是。

    难道这磐涿庄还有地下室不成?

    随后,舞七便开始疯狂地寻找着磐涿庄内的暗道和地下室。

    直到皇甫景榆过来了,舞七才停下。

    时隔两年,再见他,并未从他的脸上,看到岁月的痕迹。

    他的脸上依旧带着那破碎的恶魔面具,不过因为曾经三次碎裂。

    如今,那张面具已经只够遮挡他的一双眼睛了。

    透过其他地方依旧能够看到他精致的五官,近乎犀利。

    眼底似深渊般深邃幽暗,白皙细长的手指,修长如竹骨般的身形。

    只是静立在那里,就透露出冷漠与威严。

    除此之外,舞七透过那深邃幽暗的眼睛看到思恋和悲伤。

    舞七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见到他的眼睛里会流露出这样的神情。

    只是问道:“我娘亲呢?”

    再见皇甫景榆,舞七也看清了他的实力,是大乘初期。

    看来,他为七等国刷新了一个记录。

    在七等国内,居然晋级了一个大乘初期,真是难得。

    皇甫景榆听到舞七的问题,眼中的悲凉更甚了。

    突然之间,舞七的心就提了起来。

    她害怕了,她害怕娘亲已经被他给杀了!

    “我娘呢!”这次舞七朝着他怒吼道。

    一双星眸刹那之间,便染上了血红。

    她离开两年的时间,努力成长,只为再次回来,能够将他打败。

    而现在却没有见到自己想要见到的那个人,她心里有些慌乱。

    “七儿,你先冷静一下。”说着,皇甫景榆便寻了一张椅子坐下。

    相比较舞七的狂躁,皇甫景榆倒显得比较萧瑟。

    明明才八月,他似乎已经到了深秋一般。

    舞七尽量控制住自己的神情,而皇甫睿更是在保持着自己要将皇甫景榆杀掉的冲动,随即坐下。

    皇甫景榆看着他们二人先后的动作,随后道:“你娘她被人带走了。”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可奈何,与自责。

    舞七瞧着他的神情,看似不像是说谎,但又无法证明,他所说的这些便是真的。

    “你要我如何信你?”舞七问道。

    他只说道:“凭珍儿她是青龙国皇甫家的女子。”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舞七的左手无名指上,一般人戴上它之后,依旧是白金指环。

    但是,若是皇甫家的女子戴上之后,那青龙便会如同活了一般,白金指环也跟着变成黑色。

    这就是皇甫家女子与普通女子不同的地方。

    舞七愣怔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青龙戒指,娘亲手上也有。

    “为什么是娘亲?

    皇甫家的女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舞七问道。

    比起舞七的烦恼和焦灼,皇甫景榆整个人显得安静无比。

    仿佛一棵失去了水源的老树根一样。

    “治愈的作用,皇甫家女子继承了青龙木属性治愈的效果。

    对于某些人而言,那是一味至关重要的药引子。”越说,皇甫景榆越显得有气无力。

    对于这一幕,不仅舞七,就连皇甫睿也从未见过。

    “他们是谁?”这一刻,舞七相信了。

    对方绝对是强悍到连皇甫景榆也无法反抗的人,一个令大乘初期感到无力的人。

    在听到舞七的问题时,皇甫景榆剑眉一紧。

    “星河帝的丹王。”他说的轻飘飘,却有带着浓重的恨意。

    “星河帝……的丹王?”舞七重复着这几句话。

    舞七的眼神看向皇甫睿,而他的眼中一片迷茫。

    最后还是皇甫景榆解释道:“那是天河处的星河帝,他的丹王将珍儿作为药引带走了。”

    一回想一个月前,自己面对那三人时,自己的无力反抗,最终眼睁睁地看着珍儿被他们带走,他感觉自己的一切都没有了。

    这也是为何,现在他们会看到如此颓废的皇甫景榆。

    皇甫嘉珍不见了,他便像是被抽走了生机一样。

    “天河?”舞七惊诧不已。

    天河还在九等国之上,那星河帝怕是统治天河之人。

    她与皇甫景榆修为一样,他无力反抗的人,自己难道就可以?

    她尽量使自己冷静,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一个月前。”说着,皇甫景榆的周身便散发出浓郁的寒气,宛如深冬。

    舞七握紧了拳头,还是来晚了。

    “那星河帝到底得了什么病?

    需要皇甫家女子做药引?到底是哪样的药引?

    现在娘亲还活着吗?”舞七问道。

    自己好不容易才晋级到大乘初期,以为有能力与皇甫景榆一较高下。

    而现在娘亲已经被带到天河了,还作为星河帝的药引,这……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皇甫景榆只是说道:“是血,皇甫家女子的血,对于一些人而言可以入药。

    都怪我害了珍儿,若不是待在我身边,她也就不会被星河帝发现了……”

    说了几句话,舞七便感觉皇甫景榆顿时苍老了许多。

    舞七看着自己的手腕,心道:“是血吗?

    那么,自己的血也是可以的。”

    不行,她要赶快去天河,将娘亲换回来才行。

    思索着,舞七已经要离开了。

    “七儿,我想与你一起走。”就在这时,皇甫景榆忽然喊道。

    舞七回头,冷漠地说道:“你现在是青龙国的王上,不能弃百姓于不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