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788章 挺立的一朵娇花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阁下为何跟在我身后?”舞七问道。

    男子一笑,稍微思索了一下才回答:“这崖壁万丈之高,我不过是落后于你,怎么能污蔑我跟着你呢?”

    舞七被他说得哑然,小脸气得鼓了起来。

    “既然如此,那就请公子先行,在下还要休息一会儿。”说罢,舞七便如同挑衅似的看着汲若洋。

    汲若洋也不生气,依旧保持着微笑道:“正好在下也累了。”

    这人刚休息完,才爬了一个时辰就喊累了?

    舞七惊奇地发现他的修为是合体后期,这样的修为在八等国可谓少见的强者。

    可谓,除了洞虚与合体圆满,他几乎没有赢不了的。

    舞七嘴角微微抽动,说道:“阁下这般为难于我一个小小的分神圆满怕是有失风度吧?”

    汲若洋见身旁的少年居然敢和自己叫板,一下子来了兴趣。

    “这崖壁如此宽敞,你想去何处不是随意?

    而我想稍作休息,也要经过阁下的同意不成?”汲若洋说道。

    舞七只觉得对方是在胡搅蛮缠,而这偌大的崖壁根本没有遮掩的地方。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攀岩,会遇到这样一个难缠的家伙。

    而自己若是突然从黑长州的入口消失了,对方一准也会注意到。

    这才是舞七所忌惮的,就怕他会发现黑长州的秘密。

    不过,舞七也不怕,大不了她就在这里耗着,看谁支撑不住。

    很快,在二人对峙的过程中,天色已经黑了,月亮升起又换上了朝阳。

    二人身上的露水很快被蒸发了,舞七扭头看着汲若洋,见其依旧如壁虎一般贴在崖壁上。

    原本极其粗鲁的动作,可是他做起来依旧神秘,又高贵。

    舞七屏息,又在崖壁上挂了一天,第二日清晨,舞七明显感觉汲若洋的呼吸要比昨日急促了一些。

    他抬起充满血丝的眼眸看着舞七,道:“你真的要与我一直在这里耗着?”

    说着,他的目光上下地打量着对方,见舞七呼吸如常,一点也没有因为在崖壁悬挂两日的窘迫。

    明明是一个分神圆满,却比自己这个合体后期还要有耐力。

    舞七见他快要支撑不住了,心下冷笑。

    可是,面上却依旧保持着生人勿近的表情。

    她斜着眼看向对方道:“你若不行了,便先走就是。”

    说完,连多余的眼神也不愿意给汲若洋,就转回了头。

    汲若洋胸腔中堵着一口浊气,怎么也吐不出来。

    随即,汲若洋在舞七的跟前留下了一道迷踪阵便离开了。

    而他的那些动作,全部被舞七收入眼底。

    舞七几息的功夫便将那个迷踪阵给破除了,她仰头看着汲若洋前进的方向。

    随后等待了两个时辰之后才动身,途中,她感觉到对方的目光一直放在自己身上,还几次回头。

    不过,舞七都当做不知道的样子,看向了别处。

    忽然,她感觉这面崖壁上汲若洋消失了。

    连忙抬头看去,眉宇间带着一抹凝重。

    他居然也是前往黑长州的?

    现在已经也比上已经没有了汲若洋,舞七也不用再顾及什么,她迅速地往上攀爬着。

    虽然早已知道黑长州的方向,但是,舞七还是看了一眼地图,黑长州的入口果然是在这里。

    当舞七爬到入口的位置时,她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像是失去了控制能力。

    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进去了一般,她看着周围划过的黑暗,根本无力挣扎。

    过了半响,她总算看到像是森林样子的地方。

    而自己俨然是出现在那片森林的上空。

    看来黑长州是掩藏的一个小空间,里面足足有一座城池那么大。

    她连忙与其功法,随后稳稳地落在地面上。

    神识扫过,发现这片林子巨大,刚才她在半空中的时候曾经看见过这片树林完整的样子。

    似乎是一个“品”字形的样子,中间有着一条“丁”字形的巨河流隔着。

    现在自己是掉落在左下角的“口”中,她平稳落地之后,便先观察周围的情况。

    一眼望去,疏疏的林,郁丛丛的,阴森森的,又似乎藏着无边的黑暗。

    舞七一身青衣在这片树林中显得非常融洽,途径一条小溪的时候,从清清的水影里,看到了天空中的飞行凶兽。

    幸好她掩藏了气息,再加上这一身衣裳并不醒目,所以那头飞行凶兽并未发现她。

    而令舞七惊讶的是那是一头凶兽九阶的凶兽,在凶兽中实力已经属于比较高的了。

    在舞七前进的过程中,不时传来阵阵兽吼,震得整片森林都能感受得到。

    这片树林中并非只有舞七与先前的那个男人,途中她遇到过两拨打杀的事情。

    几乎是强者杀掉弱者,和强者抢劫了弱者,随后,弱者投降了强者,加入他们也成为了一名强盗。

    遇到这样的情况,舞七全部视而不见,她没有时间去管他们的生死,弱者也有他们的生存方式。

    直到西边的落日轻盈的洒下一层绯红的薄纱,将这片天地全部笼罩在一片明辉艳光中。

    蔚蓝的天空和飘移的云彩渐渐消失,清风徐徐拂过,与水草、苇影和着暮歌摇曳起舞,波光粼粼中渗出一抹妩媚。

    而这黑长州的热闹才刚刚开始。

    一片白帆轻轻破开黑暗的轻纱,轻盈的仿似游弋于天地间的一片白羽,又迅疾如一道白箭飞过江面。

    在那“丁”字的大河边,拥簇了许多人。

    他们的目光迎着那片白帆,渐渐近了,舟头一道身影矗立于这月光中。

    那人穿着艳红的衣衫,在零碎的月光中显得分外鲜明而无违和感,

    这满天满地满河的夜色仿就是为她而生的,如同蒙蒙灰雾中凌云挺立的一朵娇花。

    绮艳华丽中更添一份妩媚,如画的夜色瞬间赏心悦目。

    随后从那条大船上飞出三根踏板,聚集在河边的很多人都欣喜若狂地叫喊起来。

    舞七坐在树梢上看着这一幕,对于第一天来到这里的她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看着三岸的然都像是疯掉了一样,有些摸不着头脑。

    看来,这里的人非常期待上那搜白矾大船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