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787章 真是妖孽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没有管秋雨瞳是如何想的,毕竟自己不过顺手帮她一把。

    但是,心中也感到奇怪,这名女子不过半仙圆满的修为,其修为在任阳山外,或许还可,但若放在这里却不行了。

    刚才她进山的时候,也发现了,来任阳山的人当中,鲜少有在合体之下的,而像半仙圆满简直就是找死的修为。

    现在,这个秋雨瞳居然真的来了?

    而站立在原地的秋雨瞳,在等着其他护卫将那些强盗全部绞杀了。

    心中无比焦急地等着大哥,早知道她就等等大哥再来这个地方。

    现在刚刚经历差点失身,她总算明白外面到底有多么地险恶。

    秋雨瞳听从护卫的安排,先转移到别处,不然凭借此处的血腥味一定会运来不少凶兽和人。

    另一头已经离开的舞七,还在琢磨着地图上的方位,走着走着忽然听到前方有马儿的嘶鸣。

    一听就知道有人,舞七连忙跳起,飞到树上躲起来。

    而那马儿居然片刻之间便停在自己的那棵树下。

    舞七低头看向树下焦躁地踏着蹄子的马儿,心中甚是不解。

    无事待在她的树下作甚,她可不想要与被人产生任何交集。

    而就在舞七不耐烦的时候,马儿身上的人唬人抬起头,与舞七四目相对。

    当下舞七便想起来,这是自己刚刚进山的时候,遇到的白衣公子,他在找自己?

    而那名白衣公子见到是舞七的刹那也是惊讶了一番。

    随后对着舞七抱拳道:“在下秋沂辰,阁下是谁?”

    舞七还在反应他的话,秋沂辰?秋雨瞳……

    “舞七。”舞七说道。

    秋沂辰里里外外地打量了一番舞七,都觉得这是舞七本尊,不可能是自家那个顽皮妹妹可以假扮出来的。

    忽然,他的目光落在舞七的包袱上。

    那里有着妹妹的物件,就算不用马儿的鼻子去闻,他自己也可以感受得到。

    “不知舞公子为何要拿舍妹的贴身玉佩作甚?”秋沂辰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一名梁上君子。

    见对方年纪不大,秋沂辰心想着,只要对方将东西交出来,便放他一马。

    舞七听到对方的话,这才明白,原来他是凭借着她包袱里面的那枚玉佩才发现自己的,难怪。

    “你说的是这个?”舞七掏出先前秋雨瞳给自己的那枚玉佩。

    “果然,你是否见到我妹妹了?”秋沂辰问道。

    那个不知危险为何物的妹妹,定是受到这个小少年的欺骗,才将秋家的宝玉给了他。

    舞七点头,道:“就在半天前。

    这是她给我的,不过既然你是她哥哥,给你也一样。

    告诉她,梅鹿秋家我怕是去不了了。”

    说罢,便将那枚玉佩丢给对方。

    若是,舞七没有开口说那句话,秋沂辰还笃定地认为舞七是梁上君子,现在,他有些怀疑了。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出现了阵阵马蹄声,看来是族中的其他子弟与护卫。

    舞七一眼看去便看到了与秋雨瞳差不多的阵仗。

    “你的人来了,我就不打搅了。”说罢,舞七便闪身从树梢上消失。

    秋沂辰刚想叫住舞七,让他跟着自己去见见自己妹妹,将事情问清楚,而舞七人已经消失了。

    “这真的是分神圆满?”秋沂辰坐在,马上呢喃着。

    而在几个时辰中,他终于找到分开的妹妹时,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了秋雨瞳。

    秋雨瞳立马气得说不出话来,将先前被舞七所救的事情告诉了自家的笨哥哥。

    居然冤枉了恩人。

    而恩人的那一番话,怕是以后真的不会再来他们秋家做客了吧?

    秋雨瞳气得不行,一整天都没有与秋沂辰说话,而秋沂辰也上了一课,切莫因为对方表面的修为给糊弄了。

    这名小少年居然连合体圆满的强者都杀了,又怎么可能是一名分神圆满的小少年呢?

    秋沂辰微微蹙着剑眉,跟秋雨瞳道歉道:“妹妹,那位公子现在肯定还在这任阳山中,若是有缘咱们肯定还能遇到的。”

    “真的?”听闻秋沂辰这么说,秋雨瞳的脸色终于变好了一些。

    然,这时的舞七已经走到了任阳山的北面。

    这里不同于前半面山那样平坦,这里简直陡峭得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舞七将身后假装的包袱收起来,随后取出红缨。

    一手抓着岩壁,一手用红缨插进岩石缝里,慢慢地往上爬着。

    “该死的,这黑长州的入口怎么这么费劲?

    舞七心中抱怨着,甚是不满。

    然在黑长州内却有着一种黑火,这种火传说是一种极强的火。

    就算是洞虚境界的强者触碰到之后,也会被融化,就连骨头也会化得没有。

    所以,这种黑火是比她生机仙府内岩浆还要强的一种火属性。

    舞七便是想着要得到这样的火,才会来到此地。

    废了两日才走到山北,没想到还要攀岩。

    而当她爬了半天的时候,忽然发现前方三百丈的位置,有个人挂在那里。

    当她经过其身旁的时候,发现对方只是在休息便继续往上爬了。

    同时按照地图上的提示,寻找着黑长州入口的方向。

    然而在她移动的时候,忽然发现刚刚还在休息的男子,动了起来。

    而且,始终与自己保持着一丈的距离。

    舞七当下便警惕起来,开始以为他不过是在在这崖壁上寻找什么。

    可是,在跟着自己有一个时辰之后,舞七便不再这么想了。

    她低头看着对方,一头墨锦似的黑发垂在肩头,仅在发顶束了一只紫玉钗,露出宽阔光洁的额头。

    宽大的白色滚边长袍,笼在他的身上,卓然飘逸,敞开的斜开领口露出里面紫色的衣襟。

    紫白交映,既纯洁,又邪恶,既神秘,又高贵。

    对方感受到舞七打量的目光便抬眸一笑。

    一双斜飞的浓眉,宛若天际翱翔的鹰,自由而尊贵。

    细长的眼眸顺着眉上挑,透出一泓清透的眸光。

    舞七在心中大呼:真是妖孽,居然长得这般人神公愤。

    通常情况下,越是这样的男子,越是危险。

    于是,舞七也停下不动了,等着他爬到自己身边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