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780章 特别的筑基修士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胭脂红蛇早就感受到了有陌生人的气息,还是那日害得自己发情的女人。

    不过,见是姜司翰带过来的就没有发作。

    舞七心里却也是对姜司翰不满极了。

    姜司翰像是明白舞七的想法似的,自顾自地说道:“我是在在万兽阁遇到它,虽然与我结成契约,但是,它一般都住在这里。

    以后在万兽阁,你可要多多关照它。”

    舞七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条胭脂红蛇可已经是二阶妖兽了,还要我怎么关照它?”

    想起那次,自己花费了大量的仙气使用了落溪雷,最后却让这条胭脂红蛇蜕皮晋级了。

    想起这件事情,自己便一阵心塞。

    舞七瘪着脸看向姜司翰道:“你居然还带我来见它?

    我不给它穿小鞋就不错了。

    你若很闲的话,就自己留下吧,我要走了。”

    这万兽阁她今日刚到,还有许多地方未曾见过,诸多地方、各种凶兽她也要了解一番。

    “过来,把她哄回来。”见舞七已经离开,姜司翰朝着胭脂红蛇发出一道命令。

    它只能迅速地朝着黑暗中游过去,待它到洞口的时候,身形一弯连忙将舞七拦住。

    “你想作甚?”舞七凝眸盯着它道。

    而这胭脂红蛇的语言,舞七并不懂。

    只见它在空气中嘶鸣一声,渐渐地便感觉到整个万兽阁都在晃动。

    从四面八方均涌现出各种兽潮。

    “你在将它们唤过来?”舞七问道。

    这次胭脂红蛇是点头,所以,舞七立即就明白了。

    不一会儿各种凶兽、圣兽和妖兽均过来了。

    妖兽以下,基本见到胭脂红蛇的均匍匐在它的淫威下。

    舞七的目光一一扫过,简直一眼望不到头。

    这时从天空中飞来三道身影,是流灵、韩白和云云。

    除了流灵,其他两个小家伙见到胭脂红蛇均有些惧意。

    舞七揉揉流灵的毛发道:“这你们几个在这里玩了这么久,居然也不来找我。”

    “主人,我们这不是来接你了吗?

    天快黑了咱们回去吧!”流灵趴在舞七的怀里说道。

    舞七点头随后上了韩白的背脊。

    而胭脂红蛇却一阵心塞,明明答应姜司翰要将这个女人哄回去的,现在可怎么办?

    万兽阁的凶兽基本都叫过来给她看了,给她减轻的工作压力,她居然还不领情?

    胭脂红蛇只能够一尾巴扫在韩白的面前:“不许走,进我的洞府。”

    这是兽语,舞七不明白,但是,在场的凶兽们均是明白了。

    舞七见这胭脂红蛇居然敢拦住自己的去路,一时有些烦闷起来。

    韩白没有得到舞七的命令自然是不会动的,可是胭脂红蛇也要回去跟姜司翰复命令。

    眼看着舞七就要出手,胭脂红蛇居然凑向舞七,在她的发间蹭了蹭。

    只听它又嘶鸣了两声,随后韩白的声音响起:“笨女人,它要你随它回洞府。”

    舞七一听就知道这是姜司翰的主意,于是说道:“让它将姜司翰喊出来,不然,我现在就把喂它一枚极品合.欢丹。”

    那极品合.欢丹的滋味它可是享受过的,再也不想吃第二次。

    于是麻溜地进去,再出来身边又多了一个姜司翰。

    待他们朝阁楼走的时候,身边都多了一条巨蛇。

    “它要是也回阁楼,住的地方你自己看着办。”舞七说道。

    她在骑马,而姜司翰则坐在胭脂红蛇的头顶。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姜司翰说完却发现舞七突然朝与回阁楼相反的方向走去。

    “怎么了?”他跟在舞七的身后问道。

    此时舞七已经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连忙取出铁锹,将地上的西香花、石滦草和灵乐草给挖出。

    姜司翰见她丝毫不理会自己,再看她手间的动作,这是……九级灵草。

    以她一级人丹王的身份对于九级仙草并不稀罕,但是,这几十株显然不同凡响。

    于是,姜司翰也蹲下帮舞七一起挖。

    他不知道此时舞七的心里有多么激动,西香花、石滦草和灵乐草不仅仅是九级灵草中非常少见的灵草,更因为它们是古灵丹中极其难寻的灵草。

    娘亲如今神志不清,皇甫景榆说,唯独九级天灵丹古灵丹可以将娘亲的神志医治好。

    而古灵丹中,十二味极其难寻的灵草,她已经找到四味了。

    现在如今又让她一下子遇到了三种,这种事情她怎么能够不激动?

    忆羽花、千城草、许知花、尔芙果再加上这次的西香花、石滦草和灵乐草,再有五种便能收集齐了。

    至于其他的五十多种灵草,舞七早就准备好了。

    只要将这些灵草多收集全了,娘亲的神志便能恢复。

    她也要尽快变强才行,不然,凭借她现在洞虚后期的实力是无法与皇甫景榆抗衡的。

    想到这里,舞七的脸色便出现一抹凝重。

    原先以为舞七是见到灵草感到激动,现在再看到她这副神情,便觉得眼前的文梦安好像哪里不对劲了。

    “文梦安?”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舞七接过她手里的灵草,道了一声谢便命韩白快速离开了。

    只要一想起娘亲还在皇甫景榆的手里,她的心便平静不下来。

    皇甫景榆的想法谁也猜不透,那时在皇城的时候便是。

    他一直想要将自己圈在身边,可是,当她想要讨好他,让自己见一面娘亲的时候,又拒自己千里之外。

    只希望,他能一直保持着对娘亲的喜爱,让娘亲支撑到她来接娘亲的一刻。

    而远在八等国的舞七不知道,皇甫嘉珍在一年前便已经是筑基修士,现在已经筑基中期了。

    每日皇甫景榆处理完政事之后,便独自一人来到一座山上看望皇甫嘉珍。

    皇甫嘉珍也渐渐喜欢上修炼的感觉,也越发认真了。

    可以说,这是她三十八年以来最为认真的两年。

    以前在还是姑娘的时候,有着那么好的修炼条件都未曾这么努力过。

    皇甫景榆见珍儿似乎对修炼极其感兴趣,心中也甚是高兴。

    毕竟普通人只有百年寿元,唯有不断修炼,才能获得更多的寿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