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777章 一个月的房钱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面色一滞,随后笑道:“我是不是纸老虎折的,你那日不是了解到了吗?”

    舞七虽然笑着,可是眼神中带着一丝狡黠。

    虽然姜司翰从未觉得自己那日在擂台上晕倒有什么丢人的,可是现在舞七当面说出来,突然觉得面上有些挂不住。

    他连忙转移话题道:“不邀请我进你的万兽阁看看?”

    舞七勾唇点头,随后率先推开了大门。

    而万兽阁大门的左边有着一栋二层的阁楼,这里便是万兽阁管理员的住所。

    舞七一一走过,房间、外厅、书房、厨房、修炼室、温泉室应有尽有,这样的条件不比住在洞府里面差。

    忽然,二人逛到了一间客房,姜司翰打量了一番,点头道:“还可以。”

    “怎么说也是管理员住的地方,也不可能差到哪里去。”这里虽然不是金碧辉煌的样子,但是,也雅致,并不简陋。

    “嗯,那我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姜司翰说道。

    舞七吓了一跳,身体往后退。

    姜司翰扭头看着眼前的小人儿,只见她先是蹙眉,然后等着两枚大眼。

    瞳仁又黑又大,一直盯着自己看,莫名地就让他心中漏了一拍。

    恍似那日在南北院比赛时,她在擂台的另一边瞪着自己时一模一样。

    “你住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洞府塌了吗?”舞七问道。

    姜司翰剑眉一蹙,什么叫自己洞府塌了,他的洞府怎么可能塌掉?

    可是,为了能够成够入住这里,姜司翰愣愣然地点头。

    舞七嘟着小嘴,眼睛中流露着算计。

    “不行,这是万兽阁管理员的住所,只有我能住。

    你若是想要借住万兽阁的话,就在后面自己搭建一座房子。”说着,舞七随意地指了指阁楼后面的方向。

    随后,眼睛徒然瞄向他,想看看他生气的样子。

    果然,姜司翰现在额间青筋爆出,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让他再后面自己搭建房子。

    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拒绝自己,让他生气。

    “这座阁楼上上下下一个三间卧房,你一个人能睡下所有的吗?”姜司翰忍着心中的怒气问道。

    舞七张了张嘴,像是在忽然想起了什么,说道:“又不是我一个人睡。”

    姜司翰脸色翻书似的又变好了,以为舞七这是同意让他住下了。

    谁知舞七从生机仙府里面放出流灵、韩白还有云云,道:“哎呀,我家兽宠就三个,看来三间卧房是不够了,我还得睡书房才行。”

    姜司翰低头看着三只小家伙,脸色阴冷。

    随后唇角轻扯,凉薄的声音响起:“呵,我还不如你的三个兽宠?”

    那种不怒自威的感觉顿时呈现出来,三个小家伙立即离开,在阁楼里面探寻起来。

    舞七只能屈服在他的威严下,道:“那你要住几日?一日一枚仙石。”

    说着,舞七心里都想笑,想着那时自己教导他炼丹的时候,便开出了这样的价格,如今不过借住一下,自己便开出这样的价格。

    原以为对方会暴怒的,可是,没想到姜司翰居然又拿出了一袋仙石,足足三十枚。

    这是一个月的房钱?

    既然如此舞七还有什么话可说?

    再说了,仙石都收下了,她还有什么可以赶他的理由。

    于是,舞七在整个阁楼里布置下了数道阵纹,担心以后姜司翰会进不来,便给了他一枚玉简。

    然后,在自己的房间内又布置了屏蔽阵。

    待都办妥了之后,舞七才从阁楼离开,她现在想要去阁楼后面的森林中去瞧一瞧。

    唤来韩白,抱着流灵便朝着森林深处骑着过去。

    云云飞在半空中,变成了只有猫头鹰大小。

    韩白慢悠悠地走着,忽然那个男人出现在它的跟前,挡住了它的路。

    韩白见识姜司翰,眼中尽是不满。

    这个男人长得像条蛇,身上总是传出淡淡的暴戾之气与血腥味,与它这样的金线白龙驹甚是不配。

    它可是一匹很美的金线白龙驹,一股高贵的气质浑然天成。

    再看姜司翰血瞳、紫唇……

    而韩白漂亮的眼眸璀璨的如夜空中的晨星,叫人不能直视灼灼其华。

    而且特有的眉心处有一条金线,更是为一身雪白的身躯添加了一抹神秘。

    韩白高傲地扭过脑袋,然后换了个方向走过去。

    “笨女人,这个男人是你的朋友?”韩白问道。

    舞七还没有答话,流灵便搭话了,道:“不是,是对手。”

    那日在南北院比赛上,它可是出战了。

    “是吗?可是没什么杀气?”韩白又说道。

    流灵从舞七的手里跳出,坐在韩白的头顶,道:“若是有杀气,主人怎么可能让那个他住在阁楼?”

    舞七看着一旁的姜司翰道:“这是学院里的弟子,唤我祖师叔。”

    姜司翰听到舞七的话,大概明白这二兽一人在说些什么了。

    他忽然有些不喜欢这个称呼了,祖师叔,总觉得他想差文梦安两个辈分。

    明明比自己小两岁的人,辈分却比自己大……

    想到这里,姜司翰就觉得心塞不已。

    就在姜司翰思索的时候,森林里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声,紧接着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

    对血腥味极为敏感的两个人立即感受到了。

    舞七低头说道:“韩白,现在,快过去看看!”

    舞七已经没有心情看沿途的那些凶兽了,而韩白一旦奔跑起来,在森林之后,宛如是一道飓风一般。

    姜司翰紧追其后,而云云的速度也不慢,只是在三者之中,显得落后一些罢了。

    当舞七等人在赶来的时候,之间许多小型凶兽在疾速后退着,似是不愿意被这场战斗给波及。

    随着距离的拉进,舞七看清了,是炽炭鹰爪兽和追风呼雷豹。

    而炽炭鹰爪兽因为遭受多次追风呼雷豹的雷击,身上正冒着黑烟。

    而追风呼雷豹的身上也残留着两道爪痕,鲜血直流。

    舞七随即抛出流灵,这两只均是圣兽三阶的圣兽。

    而流灵在被舞七抛出的瞬间便飞向二者的中间,一声兽吼之后,又施压了上古神兽的威压出来。

    先前一直没有流露出上古神兽气息的流灵,这么猛地一释放,两个大家伙徒然吓了一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