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776章 你怎么脸红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朱院长心想着舞七以前并未真正地与凶兽相处过,便给她安排了这样的职位,里面有几万种凶兽、圣兽可以接触。

    舞七拿着朱院长的介绍信便离开了。

    当她来得到御兽系的时候,路上的弟子的均用奇怪的神情看着她。

    “祖师叔。”

    面对一声声问候,舞七均是点头,然而她没有想到会遇到姜司翰。

    “你怎么会来这儿?”姜司翰在见到舞七之后,感觉心跳得有些快。

    就连正常的思索能力也消失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道:“祖师叔,您怎么来了。”

    舞七撇撇嘴道:“来御兽系任职,以后万兽阁便由我来管理。”

    听到舞七以后留在御兽系,男人的神情略微有些变动。

    “那祖师叔,弟子带您前去。”男人身姿高大挺拔,不待舞七拒绝便站在她身边,准备为她带路。

    舞七侧头看着身侧一头黑发松松散散散地披在肩上的姜司翰,那张脸俊美无涛好似妖孽。

    眉长入鬓,一对殷红似血的竖瞳毫无波澜,给人一种阴森之感,鼻梁高挺如玉柱擎天,薄唇紧抿,颜色泛紫。

    只是,现在的感觉似乎与从前有些不同了。

    他周身环绕着的血煞暴戾之气似乎掺杂着别的什么,就连那浓郁的血腥味儿也淡了许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日二人接触,所以才会造成自己这样的错觉。

    舞七跟在他身后半步的距离,姜司翰没有采用飞行,而是在路上慢慢地走着。

    女子跟在男子的身后默默地走着,二人均是穿着白色的院服,路边是两排树木,虽然周围不时有人经过,但是,他们确实人群中最为醒目的。

    面对御兽系弟子的问候,舞七均是一一点头回应。

    舞七望着他的背影,一言未发。

    突然,姜司翰一个扭头,二人刚巧四目相对。

    舞七其实一直觉得姜司翰有些奇怪,这才盯着他的后脑勺看,谁知道他会突然回头?

    舞七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下,道:“姜司翰你有什么事吗?”

    姜司翰见她停下脚步,有些不满地后退一步,站在他的身侧道。

    “你可是将我打败的那个人,为何要与我保持半步的距离,我有那么可怕吗?”姜司翰说道。

    舞七听着其中不满抱怨的声色,一时觉得自己耳朵似乎是出问题了。

    她怎么感觉这个姜司翰,越来越奇怪了呢?

    “额……下意识行为。”舞七解释了一下。

    “嗯,那以后你站在我旁边。”他轻声说道。

    舞七对姜司翰突然而来的友好,觉得毛骨悚然。

    看着四下无人,舞七甚为认真地看了他一眼,道:“姜司翰,你跟我来一下。”

    待走到一处偏僻的额地方,舞七转身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原本跟着舞七过来,以为她是有话与自己说的,没想到她居然这般问自己。

    姜司翰摇头。

    舞七心下更不安,姜司翰南北院比赛之前一直仇视自己,大赛过程中因为极品合欢丹的事情,之后便变了味道。

    大赛过后,姜司翰居然还邀请自己道姜家去过年。

    现在又主动带自己去万兽阁,这一切转变均让舞七有些接受不了。

    姜司翰看着舞七谈着怀疑与探索的目光,心下一沉。

    但是,同时脸上还飘起一层绯红。

    看到这一幕的舞七有些觉得自己是不是见鬼了。

    难道因为自己修炼了千仞鬼手,所以,现在才回出现幻觉的吗?

    舞七有些木讷地问道:“你是不是生病了,还是中毒了,怎么脸红了?”

    舞七的问题令姜司翰当下撇过头去,他生硬的声音响起:“你还去不去万兽阁?”

    可是,舞七跟在她的身后,依旧可以看到他红了的耳尖。

    “你不是说让我走在旁边吗?你走那么快,我怎么跟上?”舞七在后面喊着。

    姜司翰身形一顿,做一个深呼吸状,待她再回头的时候,已经看不出先前绯红的脸庞了。

    还是那样波澜不惊的血瞳和紫唇,不过这些异于常人的特征都无法遮掩他的俊美。

    下巴弧度恰到好处,多一分稍显阴柔,少一分过于阳刚。

    他看你的时候,明明让你觉得蚀骨的寒冷,却又让人忍不住飞蛾扑火多看几眼。

    舞七睁着杏眼看着他的血瞳又问了一次:“姜司翰,你真的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我怎么感觉今日那么别扭呢?”

    舞七边说,边朝他那便走去。

    “你感觉错了。”

    “哦。”舞七耸耸肩。

    见舞七似乎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姜司翰心中又觉得有些不甘心。

    他问道:“这次新年过的如何?你在八等国明明没有亲人,为何不愿意和我一起回姜家?”

    “姜家在舟安城吗?”舞七忽然想起之前在鬼市的拍卖中见过他。

    姜司翰神情一顿,辔头看了一眼神情自然的舞七,像是无意中问起的。

    原本还以为她这是对姜家调查过一番的想法,顿时又被打消了。

    “嗯,你若是去舟安城我做东。”

    “好。”

    二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半个时辰之后总算走到了万兽阁。

    万兽阁原来的那位管理员明显已经接到通知,她在这里等了半响,心想着这位师叔也是合体圆满修为,怎么如此之慢?

    熟不知,舞七是与姜司翰两人一同走过来的。

    虽然心中对舞七由着一些抱怨,但是,见到姜司翰这位煞神,她也不敢说些什么。

    可以说,自从姜司翰自从跟着舞七到来万兽阁之后,整个人便变得与原先一样。

    面上没有任何表情,给人一种阴森之感,周身环绕着血煞暴戾之气紧紧相缠,浓郁的血腥味儿铺张开来。

    那名管理员将万兽阁的管理玉简交给舞七之后便离开了。

    中间偷偷撇了一眼姜司翰,像是见到什么凶神恶煞似的。

    舞七看着那位管理员落荒而逃的样子笑了,扭头看着姜司翰道:“你在御兽系这么恐怖?似乎比我这个师叔的身份还要可怕。”

    姜司翰惊讶又犹疑,随后眉头一挑道:“你不过是个纸老虎折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