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764章 晋级武魂初期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简直是将整个身体给换了一遍一般。

    只见在半个时辰之后,舞七的半身又重新生长出来。

    在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之后,除了流灵,其他的男人、雄性全部别过眼睛不去看舞七。

    当舞七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她俨然成为了武魂初期。

    她慢慢降落到地面,白皙的小脚踩在没有岩浆的火山。

    这样的温度,算她赤脚也能承受。

    她已经感受到身体的重生,这样的感觉非常异。

    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乃至手臂,身体像是被重塑过一般。

    先前经历的痛苦还残留在意识,不过对于现在这样的结果,她又觉得欣喜。

    不仅武修晋级了,连身体也变得不同了。

    随着武修的晋级,她的肉身也强悍了许多,简直可以与金刚石较。

    随即她穿一席白裙,再次踩在地的是一双白靴。

    她看向远处正在流淌的岩浆,其的结界足足有方圆一百丈。

    她的天舞印也得到了提高,虽然距离方管三百丈的范围还有着很大距离,但是,她不是还在修炼吗?

    以后总会再提高的,

    而且,修炼得越到极致,这其的结界将越坚.硬,那天印也将越来越强。

    那样的程度算是困住大乘境界也是有可能的。

    大乘是舞七想要打败的对象,因为在两年前皇甫景榆已经达到了洞虚境界。

    现在,他怕是无限接近大乘,或者已经成为了大乘!

    流灵看见舞七已经穿了衣服立即飞奔过去,狐嘴里面喊着舞七的名字。

    “主人!人家好想你!”流灵朝着舞七飞去,身后的九根金色尾巴不断地耸动着。

    而韩白、云云听到流灵的声音,俱是抬头看过去,果然见到了一席白裙的舞七。

    此时的她,起几日前进入生机仙府的她看去更为迷.人了。

    几乎是看一眼便让人挪不开眼睛,白色更衬她的如玉的肌肤。

    白皙的皮肤如清水芙蓉般娇嫩,明亮的双眸清澈如溪水,朱唇与肌肤相衬,更显舞七一颦一笑如山水画般绝美。

    紧接着小猪、小白兔还有都朝着舞七那个方向飞奔,一个个抱着舞七的大.腿。

    真的是太庆幸了,庆幸她没有死。

    “臭丫头,你要是敢死,我朱门大仙是到了阎王殿也不会放过你的。”小猪抱着舞七的大会哭喊着,不知不觉鼻涕流了她一身。

    舞七汗颜,略有嫌弃地说道:“大仙,您今年多大了?还哭鼻子?”

    小猪立即擦掉脸的眼泪和鼻涕,露出他白皙的面容。

    粉雕玉琢的脸颊,与饱.满精致大眼羽睫极为漂亮。

    “本大仙已经两千岁了,你是个丫头片子,有什么资格说本大仙?

    本大仙不过是被这火山热的出了些汗!”说罢,小猪双臂环抱在胸.前,歪过脑袋不再看向舞七。

    舞七窃笑,道:“那咱们下山吧!”

    而小白兔在心无鄙视小猪,都两千多岁了还装嫩,一直维持着一个四岁孩童的身体,不要脸!

    简直是不知道脸为何物!

    小白兔一点也不想与之同流合污,要不是想要借助小丫头,它都不想要这头猪待在一片空间呢!

    至于其他小家伙一个个都眼巴巴地看着舞七,这次它们真的以为舞七要死了,不过心里也存在着侥幸。

    它们已经做好两手准备了,不过,显然舞七现在的状态也是没有预料的。

    安然无恙!还晋级到武魂初期,这真是出乎预料。

    待回到平底原理火山之后,舞七一一安抚,有的给兽宠丹,有的给仙丹,没有一个没得到安慰。

    随后,舞七便出去,将真修的武魂初期实力掩藏。

    待舞七出来的时候,距离学院开学已经没剩下几天了。

    不过,现在他们是待在段庄,并非舟安城所以没有大碍,只要半天时间便可以回到郗同学院。

    舞七随即在房间内炼制了一炉升仙丹,升仙丹的她也只剩下八炉可以炼制了。

    她将这炉升仙丹给了皇甫睿,毕竟睿已经达到洞虚初期,接下来除了大乘和渡劫之外,也是要往人仙的境界晋级的。

    要想成功晋级人仙,显然不能缺失升仙丹。

    所服用的升仙丹越多,其成功晋级的概率将会提高。

    但是,舞七手里的沫索草、息安草都只剩下七株了,要是想要炼制出更多升仙丹,必须要找到更多的沫索草、息安草。

    当舞七拿着那瓶升仙丹出来的时候,皇甫睿刚巧坐在院子里。

    宁静的冬夜月朗风清,总是能给人一种清逸娴静的感觉。

    明净清澈如柔水般的月色倾洒,清光流泻,意蕴宁融。

    月色柔和而透明,轻盈而飘逸。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地枯叶。

    皇甫睿这样安静地坐在月下饮茶,见门扉被人打开。

    扭头看过去,一眼便看到了立于灯光下的舞七,她纯白的长裙后落下了昏黄的灯光。

    而身前却被银色的月光给照耀着。

    一抬手,舞七的手里便多了一件披风。

    她走前去,为皇甫睿披。

    “睿,夜深,小心防寒,不然我会心疼的。”舞七替他系披风,立在原地。

    那双花灯还要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其间还有责备之意。

    皇甫睿立即拉舞七的双手,搂着她的纤腰让其坐在自己的腿。

    夜空虽然是满月,天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

    舞七挣扎了一番便坐了下去,而这月亮像是害羞了一般,躲进淡淡的云层后。

    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峭楞楞如鬼一般。

    弯弯的树枝的稀疏的倩影,却又像是画在青砖。

    院子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奏着的名曲。

    舞七被此情此景弄得有些沉醉,身体连着修炼几日,而且刚刚炼制了一炉升仙丹。

    持续五个时辰的炼丹,神识高度集,早已疲惫。

    如今有着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舞七自然是不会拒绝。

    贴着皇甫睿的胸膛,舞七觉得舒服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