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742章 极品美男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姜司翰站在舞七的跟前,手掌还捏了两下她的发顶。

    男人有着一米八几的个子,舞七这具身体的高度只能达到他的肩膀。

    一头黑发松松散散地披在肩上,那张脸俊美无涛好似妖孽。

    眉长入鬓,一对殷红似血的竖瞳毫无波澜,给人一种阴森之感,鼻梁高挺如玉柱擎天,薄唇紧抿,颜色泛紫。

    不管是血瞳还是紫唇这些异于常人的特征都无法遮掩他的俊美。

    且下巴弧度恰到好处,多一分稍显阴柔,少一分过于阳刚。

    他看你的时候,明明让你觉得蚀骨的寒冷,却又让人忍不住飞蛾扑火多看几眼。

    只是,他脸上戏谑的表情,还有那只大手令舞七有些厌恶。

    她随即朝后后退一步,想要脱离他的魔掌心,可是,姜司翰哪里会让她如愿。

    她退一步,他便朝前面走一步,就像是炼体婴儿一般。

    又像是先前,他们在擂台上发生的一幕一般。

    舞七抬眸看着他,连声略有不悦地问道:“你想作甚?

    既然你没有藏着文夏岚的衣服,我们就此揭过。”

    不过,在舞七说完之后,眼前的这个男人,居然还将手搭在舞七的头上。

    舞七怒极,然后伸手拿住那只大掌。

    掌心带着一些手茧,就在舞七要甩掉的时候,她却被他反握在手心。

    “挺嫩的,在你为我行针的时候,我就想要摸一摸了。”姜司翰握着她娇嫩的五指说道。

    舞七看着眼前的流.氓,感觉被他气得不行。

    随后挎着脸问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啊!”舞七猛地尖叫,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他。

    “味道不错。”姜司翰甚是满意地含着她的手指。

    舞七嘴角带着戏虐,答道:“当然,刚刚挖过土穴,还摸了文夏岚被烧掉的衣服灰烬,味道自然酸爽。”

    姜司翰自然知道,舞七这是在讥讽。

    虽然想起舞七刚才手所触碰的地方,心下有些不舒服,但是,谁叫这是她的手呢?

    “无碍,只要是你的,不管沾染过什么都没关系。”说罢,他抬起她的手,低头在她细腻柔腴的手背上亲了一下。

    舞七猛地抽回手,有迅速与之拉开距离。

    “说罢,到底什么事情?

    我想你应该没有这么无聊,大老远地跑到我洞府下的崖底,就为了调.戏我吧?”

    舞七冷着脸问道,丝毫没有刚刚被一个男人调.戏过后的娇羞。

    见到舞七这副没有人情味的这样子,姜司翰只觉得心口像是被人用东西堵住了一般。

    他黑着脸问道:“我若说是呢?”

    “无聊!”舞七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说道。

    “南院那么多仰慕你的女子,你可以对着他们发情。

    不要再来招惹我,不然我会让你的爪子落地。”说罢,舞七再也不想与其有任何纠葛,转身欲要离开。

    姜司翰见其干净利落的转身,立即开口道:“等一下!”

    “说。”舞七只是停顿,并未再次转身。

    姜司翰立即闪身到她的面前,道:“我想邀请你到我姜家过年,可以吗?”

    说着,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舞七看。

    舞七随即抬眸,姜司翰见其一直盯着自己看,瞳仁又黑又大,莫名地就让他心中漏了一拍。

    她秀挺的小鼻子下,是一张红润的小.嘴,色泽看起来就像是刚摘的新鲜樱桃一般。

    实则,舞七觉得姜司翰是不是有毛病。

    刚刚调.戏过自己,现在居然邀请自己去他姜府过年?

    自己莫不是傻了,才会到他这个大灰狼的家里过年……

    而她思索的模样落在姜司翰的眼里,却是另一副感觉。

    浅浅的阳光正好照耀在她白皙清秀的脸蛋上,给她的轮廓都镀上了一层白色的光晕。

    她闭上眼睛的时候,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

    这副模样,无疑是在姜司翰的心头,紧紧地挠着它的心头,就像是一只小猫一样。

    却又令姜司翰更想要靠她更近,想要的跟多……

    舞七汗颜,难道来找她就是为了邀请自己去他家过年的?

    舞七瞪着铜锣大的眼睛,盯着他看。

    只见黛眉一蹙问道:“你姜家难道没人了吗?还需要你从学院内带一个人回去过年?”

    随后舞七便与其拉开距离道:“姜家主,请不要随意开玩笑,我可是很忙的。”

    随后,不待姜司翰开口,她整个人便从崖底消失了。

    如此之快,比她来的时候还要快。

    姜司翰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似乎那里还有着她的温度。

    自从在擂台上与她亲密接触之后,他就像中了文梦安的毒一般,非常地想与她靠近,非常想与她亲近。

    一想到学院要放假,自己将有大半个月的时间见不到她,这才鬼市神差地来到这里,想要与其碰面,再邀请她。

    可是,现在自己居然被拒绝了?

    他抬头看着舞七离开的方向,血瞳内闪过一丝凝重,喃喃自语道:“我没有开玩笑。”

    舞七在回到洞府之后,又加强了周围的阵纹,尤其是悬崖边上的那道。

    因为,她有预感有人会从崖底到她的洞府来。

    当两个洞府都收拾好之后,舞七便带着愉快的心情从学院内出去了。

    担心有人跟踪自己,便现在一个小巷子内换了模样,再飞檐走壁来到收购堂。

    皇甫睿正坐立桌几之后,一身黑色的袍子衬得他整个人更为俊美暗黑,气场逼人。

    那张魔魅的脸,如刀削,如剑刻。

    那张美得过火的脸庞,他俊眉星目,皮肤白皙,美丽却英气十足的面庞足以令天下女人自惭。

    绝美俊颜完美得找不出一丝瑕疵,他眸如幽潭,深邃迷人,浑然天成的尊贵之气。

    舞七伏在墙头看呆了心里却在窃喜,睿果然是极品美男。

    她从一等国到八等国,经历的这五年的时间,见识也涨了不少。

    不管什么样气质、什么样姿色的男人都曾见识过。

    可唯独对皇甫睿如同食毒上瘾一般,怎么也吃不完,怎么看都贪恋他的美色。

    舞七就这样趴着,远远地看着院子中的皇甫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