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696章 靠那么近做什么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他怎么感觉自己似乎是被爹当做女儿养了一般?

    “爹,你什么意思?”玄涵凑近玄文柏轻声问道。

    “你小子别瞎操心,陪文梦安会学院吧,这里的事情你爹我能处理。”说罢,玄文柏便将人往外赶。

    玄涵看着舞七觉得甚是尴尬:“文梦安,我爹他这个人就这样。”

    舞七没有说话,只是点头。

    她觉得玄涵爹也是真性情,毕竟不希望儿女接触太多血腥的事情,可是,她与玄涵的手早就不干净。

    只要是来伤害他们重要之人的人,你绝对不会放过。

    就如同今日的黎书杰一样。

    玄涵见舞七没有说话,便安静地跟在她身旁。

    忽然,他开口问道:“文梦安,你为什么要保护我?”

    舞七显示垂眸,然后又抬头笑了:“就是想保护你。”

    玄涵沉默,随后问道:“你本就是洞虚境界?”

    舞七摇头。

    “那你是文梦安的谁?为何要来郗同学院?”玄涵继续问道。

    舞七看着眼前一米八五的少年,自己的身份只要能说了,他便能猜到,舞其有些纠结。

    她莞尔一笑,道:“早晚有一日你会知道的,我来郗同学院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学院的事情,不是吗?”

    被她这么一反问,玄涵倒是回答不上了,她来了之后,学院内却是没有发生任何有损院面的事情。

    “你是因为文梦安,才想要保护我的吗?”这次玄涵问得尤其认真。

    舞七摇头,道:“只是单纯地想要保护你,你不仅是她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不是吗?”

    听到这个回答,玄涵笑了,笑得如沐春风,甚至可以听到笑声,甚是爽朗。

    舞七扭头看向他,那本就精致的五官越发清晰明媚,就像漂亮的不染浮尘的白玉雕像,晕着柔和的光泽。

    舞七的心里也笑了,你好我心里便安心了。

    她不希望看到这个和玄牧看起来差不多的人,受到伤害,经过这次月斗宗应该会走向更强大吧!

    而玄涵看起来,也没有因为黎书杰的反目,而变得极端。

    看到这样的结果,舞七便安心了。

    “玄涵,我们启程吧!”说罢,便祭出了一艘飞船,快速地朝着学院的方向飞去。

    学院内,还有几日便是下一次上课的时候,舞七去闻成周的洞府找他,告诉他自己已经成为一级人丹王的消息。

    原本想告假,然后自己慢慢炼制仙丹的,可是,这闻成周非要拉着自己一起去告诉骆副院长这个好消息。

    无奈,舞七只能与他一起去了。

    骆副院长,听到这个消息,大笑三声,然后又取出一枚储物戒指送给舞七。

    “文梦安啊,这是我这些年攒下的一些仙草,原打算留到日后自己用的。

    现在看来是不行了,这个任务只能交给你了。

    这里面的仙草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早日成为二级人丹王。”说着骆副院长眼眶内水盈盈的。

    舞七看了一眼,储物戒指内居然放着一千多株仙草。

    舞七扫了一眼,这骆副院长也太大方了吧?

    这怕是他两百多年来,自己的珍藏了吧?

    “骆副院长,这礼有点大,而且数量有些多……”舞七有些为难地说道。

    他送给自己这么多仙草,她收得有些不安心。

    “无碍,你就收下,我能炼制出九级天灵丹就是上辈子积攒的福分。

    所以,我现在根本用不上。

    而你靠那些仙草就能成为一级人丹王,这些给你,我是心甘情愿的,你安心炼丹便可。”骆副院长拍拍她的肩膀说道。

    舞七见他这么坚定,自己要是再推辞,那么便是矫情了。

    “多谢骆副院长栽培,文梦安一定不辱学院院门门面。”舞七朝着他恭恭敬敬地行礼。

    而骆副院长的心里,其实想说,你现在已经是不辱学院院门门面了。

    其他的那些个学院,哪个学院能培养出这样的一级人丹王的?

    文梦安成为一级人仙丹的消息刚刚传到自己耳朵里,别人怕是还以为文梦安只是一个九级天丹师。

    光是一个九级天灵丹就已经够威慑他人了,更何况是一级人丹王?

    在去见过骆副院长之后,骆副院长直接开口,她可以不用去一班上课,安心炼制一级人仙丹即可,最好可以早日晋级二级人丹王。

    骆副院长对文梦安可是抱着很大的希冀,原先他与胡老头儿他们打得赌可是六年之内成为三级人丹王。

    如今才过去不到一年,便已经成为了一级人丹王。

    接下来,就算文梦安需要一百年才能够晋级,那么时间,也是够了。

    这场赌,他或许可以赢下。

    不说,他们提出的那些赌注,就这口傲气他是不能咽下的。

    待舞七从骆副院长那里离开之后,便打算回到自己的洞府。

    而姜司翰却在那里守着,一件舞七便问道:“你当真不同意?

    若是有一日你来求我,就算是跪下,我也不会帮你的。”

    舞七盯着他的血瞳问道:“谁给你的自信?”

    她有些不高兴,最厌恶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用一些她根本不在意的东西来威胁她。

    而且,口气相当高傲,简直就是拿鼻孔看人。

    “你以为你身上有什么是我要觊觎的?”舞七盯着他问道。

    姜司翰面上没有任何表情,眉长入鬓,一对殷红似血的竖瞳毫无波澜,给人一种阴森之感。

    他勾唇一笑,俯下身体,贴近舞七说道:“你会来求我的。”

    他的动作,还有他的语气均是令舞七觉得危险。

    舞七赶忙后退半步,不悦地说道:“你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做什么?”

    姜司翰显然被她这么一追问,整个脸色都不好了,她显然觉得舞七这个女人脑子有些笨,对她甚是不喜。

    舞七见他不说话,便朝着自己的阵纹内走去。

    刚转身,便被人提着衣领,拎到他的面前。

    看着如此放大的脸,俊美无涛好似妖孽,只是,鼻梁高挺如玉柱擎天,薄唇紧抿,颜色泛紫。

    他看你的时候,明明让你觉得蚀骨的寒冷,却又让人忍不住飞蛾扑火多看几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