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695章 被我宠坏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大长老与二长老见黎书杰三息的功夫都没有从那废墟中爬起来,当下便吓了一跳,扭头一看,这居然是玄涵带回来的文梦安?

    这怎么可能?

    可是,再一看,她确确实实是洞虚中期的实力!

    玄涵也吓了一跳,看着她的背影,就如同看到她的正脸一般。

    他轻声呢喃:“文梦安?”

    “嗯,放心,我不会让你死。”舞七背对着他说道。

    此时的她身上笼罩着一身青光,她的神识锁定住在尘埃中的黎书杰,那日她便怀疑他了,没想到是因为感情纠葛。

    若是这样,那么这个仇,他在心里埋下了二十三年……

    “黎书杰,你好歹也是洞虚中期,没想到如此不经打。”舞七说罢,那堆废墟中,便出现了动静。

    大长老与二长老均是害怕,原本他们计划得非常周密,如今出现了一个变数,这让他们非常害怕计划会失败。

    而且,这黎书杰似乎还不是文梦安的对手?

    那么,她是洞虚中期往上?

    这时,他们的而目光再落在舞七身上,却发现自己看不清舞七的修为了,就连玄涵也是。

    玄涵当即想到一个问题,便是,她,或许最初的时候便是这样的修为。

    或许她又什么掩藏自己修为的秘宝,所以当初在进入圣戎秘境的才会让居奇思看出了端倪。

    她,到底是谁?假扮文梦安又有着什么样目的?

    这是玄涵第一次开始思考这样的问题,因为她的强大程度已经完全不需要来到郗同学院了。

    难道是为了文梦安报仇而来?

    玄涵想到这里,便立即明白了,或许是文梦安曾经的挚友也说不定。

    可是,文梦安从四等国而来,四等国又怎么会有洞虚中期往上的强者呢?

    想到这里,玄涵的脸上又出现一丝不解。

    “呵,文梦安,还真是低估你了。”黎书杰的嗓音带着一丝沙哑,明显刚才舞七的那一拳,他受了很重的伤。

    毕竟那是青龙拳,这黎书杰居然没死。

    想必他六十多年来对自己也是下了血本,将自己的而身体保护得很好,不过……

    她刚才毕竟用的是青龙神灵的力量,果然,下一息,便见黎书杰的嘴角开始溢血。

    这次,轮到舞七开始冷笑了:“你不是我的对手。”

    随后,她的而目光又落到大长老与二长老的身上,道:“我最讨厌背叛,最讨厌吃里扒外。

    更何况,玄涵是我要保护的人。”

    说罢,舞七没有一丝迟疑,便朝着二人走去,两拳轰下去,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他们的修为与身体也比黎书杰差太远,所以,一拳解决。

    黎书杰目光死死地看着舞七,这个文梦安简直太强了,强得不像一个人。

    他捂着心口,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快要遗失。

    他忽然响起,这文梦安是去帮玄文柏炼制烽火羽仙丹,既然他都快要死了,玄文柏也不能活。

    杀不了玄涵,这玄文柏便跟着他一起陪葬吧!

    想着,他的手便超旁边伸过去。

    在看见他动作的刹那,舞七便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

    舞七心中微微叹了口气,月斗宗宗主能不能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自己虽然修为不比黎书杰弱,可是,目前的形势对她不利,她……怕是还没有到黎书杰的跟前,黎书杰便将人给解决了。

    “爹……”玄涵看着玄文柏如小鸡一样被人拎起来,再看看黎书杰那仇恨的表情,心下便凉了。

    这个黎书杰狼子野心,这二十三年来,他居然一直叫着对方叔叔,也未曾发现他有何不妥。

    想到这里,玄涵的眼中便出现了浓重的戾气。

    舞七站在他的跟前,背后感觉凉飕飕的。

    她扭头看过去,便见到玄涵布满阴霾的脸颊,非常黑,就像黑化过的他。

    舞七感觉曾经那个晕着柔和的光泽,给人如沐春风的玄涵消失了……

    “玄涵。”忽然舞七握住他的微颤的手喊道。

    玄涵这才收回了心神,他侧过头看向舞七,原先还充满阴森之感的他,在刹那之间便收起了周身的戾气。

    如墨的青丝用发带束起披散在身后,其脸颊的线条又是那么地柔和秀气,风姿清逸。

    看到这样的玄涵,她又放心了。

    她说道:“再等等……”

    只见对面的黎书杰一手掐着玄文柏的脖子,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

    “玄文柏,你就与我一起陪葬吧!”说着,他的手心便开始用力。

    可是,他却忽然感觉自己的心头像是被人掏空了一般。

    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心脏已经被一只手给掏了出来,他简直不敢相信了。

    再看向眼前的玄文柏,他居然睁开了眼睛,这里黎书杰感到震惊。

    “这……怎么可能?”说着,他又将目光转到远处的舞七身上。

    她人明明还在那里,并未解毒过玄文柏,他怎么就好了呢?

    可惜,这个问题并不会有人回答他。

    因为,玄文柏为了挣脱开他的那只握住玄文柏脖子的手,又给了对方一掌。

    黎书杰身体两处流血,很快便没有生命迹象。

    玄涵见玄文柏无事,立即跑过去:“爹,你终于醒了!”

    “嗯,可惜爹爹今日才明白:黎书杰一直记着二十三年前的仇恨……”

    说着,他叹了一口气,这其中的缘故舞七根本不想多想,反正已经成为历史,是他们三人之间牵扯。

    就在舞七转身想要离开之际,玄涵又开始介绍道:“爹,这就是救您的文梦安,是我在郗同学院的同门。”

    听闻玄涵的声音,舞七不得不转身:“前辈好。”

    玄文柏醒来之后,便听到了他们之间的对话,知道舞七将大长老与二长老均给杀了,是一个丝毫不手软的人。

    还有她那句,玄涵由我来保护,煞是霸气。

    想着他便对舞七说道:“小涵,从小没有娘亲,被我宠坏了,以后,还望你多担待。”

    舞七点头:“我与玄涵本就是朋友,他懂得也比较多,我们是互相帮助才对。”

    “好,好。”玄文柏对这样的回答甚是满意。

    可是,一旁的玄涵听着却觉得甚是不对劲,什么叫被爹宠坏了,叫文梦安多担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