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678章 冥界唯一的花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诱人又可爱的昙花,一朵接着一朵,悄悄地散发着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

    昙花是所有花中生命最短暂的,短暂得仿佛只有一瞬,就好像划过天际的流星,那一瞬灿烂无比,一旦凋零就不留一丝曾经存活的痕迹。

    它是沉默着的隐者,它从不羡慕众花的姹紫嫣红。

    它淡薄人世间的一切名利,甚至从不在喧闹的白天踏入人群一步。

    它躲在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在人们疲惫入眠的夜间,却独自走了出来,用自己最为珍贵的生命为夜间添加了一抹淡淡的清香,就用这它来抚慰着人们的心灵。

    从金蛇国离开,他们又经过驼龙国,驼龙国四处均盛开着彼岸花。

    看到它们的瞬间,舞七便想到了生机仙府里的一角,那里也开着一片白色的彼岸花。

    那代表着玄牧来自天堂对自己的思恋,告诉她,他现在过得很好……

    当看到眼前红色的彼岸花,舞七立马有想起了玄牧。

    她在心中轻叹:“希望来世再见。”

    彼岸花是开在天界之花,它盛开在阴历七月,长于夏日,却在秋天结花,又因春、秋分时节交替,故称为彼岸花。

    花分三色,红色、粉色、白色。

    红色代表着无尽的爱情、死亡的前兆、地狱的召唤。

    它是妖异、灾难、死亡、分离,拥有不祥之美。

    或者是因为它深艳鲜红的色泽让人联想到血,也或者是因为它的鳞茎含有剧毒,让人联想到疯狂、血腥。

    但是,在驼龙国一片片地盛开着,人们走在树上,看着它们艳红的色泽一点也没有害怕,就连舞七也是如此。

    不过,一下子看到这么都株红色彼岸花,还是让舞七惊讶了一把,真是美丽。

    白色代表着无尽的思念,绝望的爱情,天堂的来信。

    但是,鲜少有人知道白色,因为都被艳红的它给吸引了眼球。

    如果说,白色代表着天堂的话,那么红色便是地狱。

    它是自愿投入地狱的花朵,被众魔遣回,但仍徘徊于黄泉路上,众魔不忍,遂同意让她开在此路上,给离开人界的魂们一个指引与安慰。

    是只在冥界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

    花如血一样绚烂鲜红,且有花无叶,是冥界唯一的花,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

    因其红的似火而被喻为火照之路,也是这长长黄泉路上唯一的风景与色彩。

    在通往前方的路,宛如是通往黄泉一般,可是,舞七知道那不是,他们正在朝着龟背国走去,整个八等国最强的一个国家。

    终于,舞七走累了,她回头看去,皇甫睿依旧走在她的身后,只要她一个转身便能够看到。

    一片红色的彼岸花中,她显得最为显眼。

    她不喜欢复杂的色泽,将最简单的白色穿得最为美丽。

    那张白皙莹润的脸颊上,一双翦水秋瞳中带着浅浅的笑意,水光盈盈地看着他。

    其面容精致绝伦,侧面看去秀眉如月,眼亮如星,秀鼻子直挺,淡粉丰唇,好似集世间所有美好于一身。

    墨色的长发如丝绸,顺直地披散在身后。

    一席云纹白色罗裙衬的整个人犹如九天之上不谙世俗的冷情仙人,却在那一弯唇间,变成最诱人的蔷薇,刹那芳华。

    皇甫睿整个人看呆了,这样的人儿,就算看了五年,也看不够,无论何时再看都觉得她是最美的。

    舞七眨着杏眼带着浅浅笑意,一步步朝他走过去。

    “睿,我们该回去了。”此时已经出来半个月之久。

    原本因为炼制不出一级人仙丹的烦闷也消散不见,路经三国,见识到了桂花、昙花、彼岸花的美,也知道了自己一直以来除了对灵草了解,除此之外,她对普通的植物太不了解了。

    她明明可以听到灵草的声音,却感受不到普通植物的声音。

    而当她在面对一片红色彼岸花的时候,她的心被触动了,她似乎听到了它们啜泣的声音。

    它们在诉说,曾经它们见过的灵魂,踏着它们的身体前往冥界。

    舞七的心感觉有些痛,不知道爹爹当年是不是也踏着红色彼岸花前往冥界。

    可是,为何不曾给自己送来一朵白色的彼岸花,给自己寄来一封信呢?

    舞七的神情有些落寞,眸子不知何时湿润了。

    皇甫睿搂着她的纤腰随之飞起,带着她一起往郗同学院的方向飞去。

    而舞七则闭上眼睛依偎在他的怀里,她什么也不去考虑,放空心思。

    像是灵魂被抽离,但是,耳和鼻依旧能够感受到周围的一切。

    风拂过她的肌肤,她对风的感觉更为清晰了。

    就像是可以用心去抚摸一般,不禁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心下也更为愉悦了。

    她伸手勾住皇甫睿的脖颈,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感受着他的体温。

    她不曾使用神识,只是凭借自己的感官去感受着周围的一切。

    而舞七却觉得自己感受到的并不比用神识看到的少,渐渐地,她可以感受到周围经过树木的情绪了。

    虽然听不到,但是,心却能感受得到。

    它们有的在羡慕睿与自己可以飞翔,有的则在想什么时候有只鸟儿来帮它捉虫。

    各种想法都有,这些想法全部映在舞七的心里。

    而一旦舞七将心门关上,便也听不到其中的声音了。

    舞七紧贴着皇甫睿,根据心中感受到的事物一点点地扩张,渐渐地她能够感受到的更多了。

    忽然,她从皇甫睿的怀里脱离,转而向下。

    在皇甫睿诧异的目光中,只见一席白影闪过,忽然,她的掌心传来了鸟鸣的声音。

    她将那只从鸟巢中坠.落的幼鸟放回去,随后又紧搂着皇甫睿的脖颈。

    皇甫睿宠溺地点了下她的鼻头,道:“你怎么知道它要掉下去的?”

    刚刚他从那边经过可什么也没有发现,难道洞虚境界的强者都是这样的?

    舞七轻声回答道:“我的心感觉到它在呼救,就过去了。”

    只要心房打开,便能够听到。

    而若是关上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舞七心里隐隐露出一抹激动,不知自己的丹道是不是也成长了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