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667章 这是极品合欢丹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爹!”衣橱里的舞七看得触目惊心,瞳孔紧缩,整个人连呼吸都忘了,呆坐在原地。

    红唇微启,想要叫住什么,却发现喉咙里根本什么也说不来,眼眶发红,泪水直淌,紧接着眼睛猛地变得血红。

    “扑通!”牧娟儿摔在墙上,顺着墙壁滚在地上,“噗”地吐出一摊鲜血,染红了身前的一方地。

    舞七倒在衣橱里,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眼睛直流血,浑身抽搐。

    “爹……娘……”

    她想喊出来,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牧娟儿艰难地洒出软骨散,朝血滩里的舞方景喊道:“快逃!”

    这二人是筑基后期和筑基圆满的修仙者,她和他根本不是对手。

    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丝毫不受影响,矮个子的男人得意地笑着:“不愧是三级人丹师,就连软骨散都这么厉害!”

    牧娟儿一脸不敢置信,“唰”地一声,一把长刀刺进了她肚子。

    “啊……”牧娟儿痛得拱起了腰,无力挣扎。

    她朝着衣橱无声地说着:“跑,快跑,快跑……跑……”

    舞七在衣橱哭成了血人,挣扎地想要扶着橱壁站起来。

    “跑……”

    倪娟儿依旧望着那个方向,无声地呐喊着。

    舞七整个都僵硬了,她不敢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原本幸福的十五年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整个人反应不过来,她想要撑起身体去把爹娘救回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动不了。

    当舞七颤颤巍巍地站在里屋时,红宝石般的眼睛晶莹剔透,顺着眼角淌下的血水增添了一番妩媚。

    晚风吹拂,乌云消散,皎洁的月光洒在舞七的白裙上,鲜血在裙上开出了朵朵红梅。

    十五岁的人儿,身段极好,玲珑妙曼的曲线在月光下显得更为嗜血。

    她扬起了下巴,手指着二人,口中吐出一个字:“杀!”

    明明是一张绝美的容颜,但气息森寒嗜血,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杀气。

    可老仲脸上却笑开了花,眼睛色、眯眯盯着舞七:“哟,原来是个小丫头!”

    老仲黑瘦的手抹了抹下巴:“刚才杀得太快,忘了乐呵乐呵,没想到还有一个活的!

    虽然看起来有点倔,但爷就爱玩这样的!”

    隗庆生悠悠地站在老仲身后,舞七身上毫无真气、灵气波动,在他看来不过是个普通人。

    舞七的双眸盯着隗庆生肩头的爹娘,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该死!”舞七一脸愤恨地咒骂着。

    眼前的老仲已经脱得只剩下一条裹裤,正一脸淫笑地盯着舞七。

    视线掠过那猥琐的老仲令人恶心的身体,还有一旁看戏的高个子隗庆生,嘴角不由眯成了一条线。

    “乖乖陪爷好好玩玩,要不然爷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说罢,他便饿狼扑食地朝舞七扑过去。

    舞七怒瞪扑来的老仲,握着拳头挥过去。

    但是让她错愕的是,自己挥出去的拳头却被他接住,紧接着一只糙手扣住她的喉咙。

    “小丫头,还未经人事吧?来把这个吃了,保证你会舒服得难忘今宵!”

    说罢,一枚血红的丹药被强行塞进了舞七的口中。

    老仲手一松,舞七身体没有了支撑力,整个人跌坐在地。

    仅是一息,舞七便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脸颊发烫,浑身燥热,现在就想要将衣服脱干净,最好再有一个池凉水才行。

    老仲脸上带笑走近舞七:“啧啧啧,这么一张好皮囊,细皮嫩肉的,这样的美人儿还真是难得!”

    “滚!”舞七看着他不怀好意的朝自己走来,恶狠狠地吼道。

    “这是极品合欢丹,只有及时行乐才能保命……”老仲看着舞七忍耐的模样,好意提醒一句。

    现在快活一下,还能保住一条命呢!

    舞七强忍着身体里的异样,看着这个猥琐的男人,黛眉紧蹙简直可以夹死一个人。

    “小美人~”老仲再次扑上去。

    舞七忽然感觉手边有一阵烫意,余光瞥到一把匕首,右手紧握,想也不想地朝老老仲心脏处刺去。

    “嘶!贱人!”

    老仲色心上头,一时躲闪不及,胸口被划出一道血痕,痛得他将舞七一把甩了出去。

    “啊!”

    “砰!”

    舞七被甩出了院子,感觉身体快散架了,尝试着想要站起来,身体摇摇晃晃,最后无力地摊倒在地。

    “该死的!”看着胸口的鲜血,老仲气不打一处来,抬脚就往舞七走去。

    舞七紧握匕首,上面还流着血液,滴在泥土上开出了一朵朵梅花。

    匕首和她的身体一样烫,灼伤了她的手心,血肉包裹着匕首。

    一声声低低的刃鸣传入她的心神,让她心神一震。

    她目光灼灼地盯着手里泛着红光的利刃,心中竟有一种血液沸腾的感觉,那种感觉前所未有,十分奇妙。

    “嗡!”

    又一声刃鸣传入她的耳中,匕首在手中震动,似激动的鸣嚎。

    舞七展开手心,刻在匕首上的红缨二字泛着一丝炙热的光芒。

    “小贱人,好好让爷爽一下,爷留你一具全尸!”老仲踏着大步走过来,其伸手去拉扯舞七的衣襟。

    手一撕,一条雪臂映入老仲的眼中。

    他的眼中浮起炙热的兴奋光芒:“这冰肌玉肤,啧啧!”

    舞七连连挣扎,难道自己要被这头恶心的猪拱了吗?

    不,绝不,一定要杀了……他!

    手中一转,舞动红缨,只见一道道炙热的刃气划过空气,落在老仲的身上,血肉四溅。

    “啊……”老仲猛地僵住,痛苦地惨叫。

    见状,舞七反握红缨划过他的喉咙,一刀封喉,一击致命!

    到死老仲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不甘与愤恨,似乎不愿意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个普通女子手里。

    舞七终于松了一口气,一阵虚脱感袭上心头,摇摇欲坠。

    这时却听见茅草屋内传来声响,舞七连忙咬破舌尖,拖着酥软又燥热的身体向森林深处走。

    隗庆生看到惨死的老仲无法置信,不敢相信毫无真气波动的女子,竟有如此凌厉狠绝的身手,刀刀入骨三分,简直要将老仲大卸八块!

    隗庆生浑身散发着戾气,向舞七消失的方向追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