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631章 我和文梦安是道侣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想得不错,这骆副院长当初确实是这么想的。

    可当杜明辉将考卷拿给他看的时候,他简直不敢相信。

    文梦安这匹灵修系黑马,会成为他们炼丹系一朵漂亮的蓝莲花!

    她让你觉得,她会是那高原上永不凋零的蓝莲花。

    骆副院长将舞七的答卷全部看了一遍,满意,非常满意。

    这样的女子,日后一定会让他们炼丹系得到更高更远的发展。

    骆副院长当下便有将舞七立即录取的心思,不过,又立即打住了。

    因为,他想要看看舞七还会给他多么惊艳的一幕,这朵蓝莲花到底有多美。

    而且,这朵蓝莲花还对仙草有着如此之深的理解,真是难得的人才。

    可惜,她似乎对雪晶石不够了解,不过来日方长。

    骆副院长在这头高兴,而叶副院长却气坏了。

    原本那日看到舞七大战文夏岚的一幕,以为这孩子会来他们灵修系的,谁知这通过的名额里居然没有她?

    他敢肯定这姑娘没有来参加灵修系考核,不然凭借她的修为绝对可以拿魁首,可是她竟然不在。

    当下,叶副院长便认为文梦安是去了其他系别。

    当天出的结果里都没有她,只有三种可能了,炼丹系、炼药系、阵法系。

    可这三系别,她一个灵修系黑马过去凑什么热闹。

    叶副院长心里那叫一个急啊,错过了一个灵修的天才。

    而今天一早却听到了文梦安炼丹系第一名的消息,他是又喜又悲啊!

    这是便宜了那个骆老头了。

    学院的四大正副院长,分别姓胡、娄、叶、骆。

    胡院长精通炼器,如今已是洞虚圆满境界。

    是炼器系的最高导师,不过他极少给人上课,身边倒是跟了几个座下弟子。

    叶副院长是学院的灵修担当,修为亦是洞虚圆满境界。

    娄副院长精通阵法,修为为洞虚中期。

    骆副院长擅长炼丹,修为为洞虚中期。

    今年炼丹系收到一名可造之材,这骆老头逢人便露出那灿烂的笑容,其他三人看了均是觉得碍眼。

    娄副院长在想:“这文梦安若是也擅长阵法就好了。”

    不仅仅他,就连胡院长也在心里想着:“若是这文梦安也对炼器感兴趣就好了,这样的天才若是刻苦专研了,一定也能够将炼器学好的。”

    心里最气愤的莫过于叶副院长了,明明是从外门灵修系过来考核的,却没有选择他灵修系,唉……

    现在看着这骆老头,哪哪儿看着都不顺眼。

    而骆副院长则神清气爽地等待着明日的第二场比赛。

    舞七成为文梦安之后,这朵蓝莲花亦是让其他六系觉得诧异,世间竟有如此多才之人。

    而玄涵这时第二场考核刚好结束,当舞七转身的时候,便看到他如沐春风的笑容。

    “文梦安,恭喜你!”他这时已经换上了新的院服,依旧是白色的,在臂膀处却绣着两根不同的横杠。

    少年身着白袍,脚踩木屐,双手拢在袖中,如被刀削雕琢的五官,魅惑深邃的瞳仁,面戴微笑地看着她。

    如墨的青丝用发带束起披散在身后,其脸颊的线条又是那么地柔和秀气,风姿清逸,微风扬起,其周围一众人中煞是醒目。

    那本就精致的五官越发清晰明媚,就像漂亮的不染浮尘的白玉雕像,晕着柔和的光泽。

    舞七的嘴角亦是勾起了笑容,一身白色长裙,姣好的五官配上自信、清亮的黑眸,再加上沉稳自信的气质,怎么看都是一个优秀的女子。

    不知怎地原本还想朝舞七身边挤的众人,忽然停下了脚步。

    诡异的眼神看着二人,忽然,其中一人拍了一下脑门,大喊道:“你、你们是道侣?”

    这个声音一起,周围顿时炸锅了。

    许多仰慕舞七的师兄、师弟们俱是不能接受这个消息。

    “文师姐,你、你们……”

    “文师妹,你、你们?”

    而那些爱慕玄牧的师姐、师妹们,俱是不能接受这个晴天霹雳!

    她们的玄涵才二十三岁,还这么年轻怎么就决定了道侣呢?

    而且对方还是文梦安,这朵灵修、炼丹全能的蓝莲花,她们还难什么去竞争啊!

    陶学文走到排行榜旁便听到了这个消息,一丝惊讶在眸中闪过,随后,嘴角便勾起一抹嘲讽般的笑容。

    这两个人居然结为道侣了,呵,就算你不在灵修系,可你道侣在,我就看你心不心疼了!

    舞七闻言,连忙看向刚刚说话的那位同门,双眼瞪得如同铜锣一般大小。

    这是怎么回事?他是从哪里判断出这个结果的?

    舞七脸上浮现的俱是不解,她抬眸望向对面的玄涵。

    发现他居然和先前一样的表情,难道他没有听到周围人的言论吗?

    舞七黛眉一蹙,红尘轻启,道:“各位同门,你们误会了,我与玄涵师兄只是道友的关系,并非道侣。”

    说完,她又砖头看向玄涵,道:“是吧?玄涵师兄?”

    这个时候,一定要两个当事人一起证明了才行。

    舞七看向玄涵,而玄涵几乎在向大家澄清的瞬间,脸色便变了。

    “不,我们是道侣。”如磬石般动听的声音自他的喉间发出。

    众人闻声均是尖叫,这居然是事实?

    而舞七先前澄清的一切则没有人相信。

    她呆立在人群中间,看着眼前的白袍少年,她有些不敢相信刚刚自己所听到的一切。

    “你说什么?”舞七紧蹙着眉头,目光有些呆滞地问道。

    “我和文梦安是道侣。”他再次肯定地回答道。

    每说一个字,他便往前走一步。

    原本各自伤心的同门弟子中,居然出现了凑热闹的人,一个个地喊着:“亲一个,亲一个!”

    而陶学文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对金童玉女,还当真是登对。

    怪不得可以不害怕雪蝶宫,原来是与月斗宗的少宗主好上了,哼!

    舞七耳边听着耳边嘈杂的声音,眼睛只能够看到眼前的少年。

    发丝飞扬,衬托得他的脸颊越发明媚,可是这样面容又让舞七觉得陌生。

    “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不是文梦安。

    :妈妈养的蚕儿明天要捉到方格槽去结茧,为了支持妈妈的劳动成果,我也要帮忙……其实,我不喜欢捉蚕儿,很累,那种活儿要站、要蹲,不是坐着的,蚕儿的触脚还粘手,估计手皮又要疼了。

    我明天还要买菜、做饭(黑暗料理)、洗衣服、拿快递,估计写不了几个小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