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595章 玄涵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这可是个好东西,她不禁有些好奇这个男人是如何得到这个好东西的。

    舞七拆开乾坤袋之后,发现里面黑漆漆的,宛如黑雾一般,就像一个黑洞,这里面装上十万只魂应该没有问题。

    舞七将乾坤袋收起来之后,便道:“知道了,导师慢走。”

    文承平见舞七面无表情地赶自己走,当下心里便憋了一口浊气,吐不出去又不想咽下去。

    “乾坤袋收好了,别让人看见。”文承平离开前又不放心地叮嘱了一番。

    若不是看文梦安实力弱,好拿捏,他绝对不会拿出这件宝贝的。

    而等舞七将他送出去之后,便掏出乾坤袋好好地瞧了瞧。

    就算小猪不在,她也能看出这件东西的不凡。

    捏在掌心将其占为己有的想法油然而生,不过,这导师的实力在合体圆满,比自己还要高上一个小境界。

    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将他打败,她看着手里的乾坤袋,还有先前的龙鳞黄金甲都是好东西。

    舞七思索片刻便回到生机仙府继续开始修炼,距离圣戎秘境开启还有十四天的时间,必须要加紧修炼才行。

    她盘膝坐在地上,方圆千丈均无一物,仙气在流入她的内体的时候,原本由着它们自由运转的仙气,被舞七的用意念控制着。

    原本朝着身体各个方位流窜的仙气变得有序起来,不管她修炼朱雀雷还是凤舞决,亦或者是天轮咒,其效果均是显著。

    在这十四天内,舞七用光了上次剩下的仙石,同时还又使用了一枚仙石。

    舞七感觉自己体内的仙气已经非常浓郁了,简直达到了一种膨胀的地步。

    若不是全部被那三种功.法吸收,并淬炼至丹田处的黑衣老者身体里,她怕是快要爆炸。

    但是,就在舞七感觉自己快要呼吸不过来的时候,那黑衣老者的身体猛地又站了起来,他向左右推拂着长袖,一阵黑气向周围散去。

    而他的身体也变得更加虚化,但是,舞七却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体内充满了仙气,修为又精进了。

    她沉寂了几个月的修为终于晋级了,如今她已经是合体圆满了。

    半个月前还在担心的问题,看来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给自己乾坤袋的导师不也是合体圆满吗?

    她可以帮对方捉到秘境里面的鬼魂,但是,这个代价要变成乾坤袋。

    舞七微微垂下头,眼中散发着光芒。

    她轻轻拍了下.身上的灰尘,将修为再次收敛为半仙圆满,随后往圣戎秘境的方向飞去。

    此时天还灰蒙蒙的,可是,在秘境前已经聚集了近五百人。

    舞七落在人群中,周围除了穿白色院袍的,还有绿色、青色、灰色……

    一眼看过去大部分修为均是半仙圆满,仅差一步便能够晋级分神。

    她想起这个圣戎秘境是要五十年才能打开一次的,而唯有再三十岁以内的半仙才能进入,这里怕是有很多人压制着自己的修为,故意不去晋级。

    如此看来,她也不能将这些半仙单纯地当做半仙了,要用分神的眼光看待他们才对。

    就在舞七思索的时候,一道女声自舞七身后响起。

    在她转身之后,才发现家语琴已经站在她的神身后了,而在家语琴身后俨然是那个师兄。

    舞七先是对着玄涵颔首,毕竟这次进入秘境,他是自己的同伴。

    家语琴根本不在意舞七将自己忽略,而是扭头惊诧地看着玄涵道:“玄涵师兄,语琴修为不精,一会儿能与玄涵师兄一道吗?”

    说着,她还拉拉舞七,像是在说:“你快附和呀,让玄涵师兄与我们一道。”

    舞七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眉头,没有出声。

    她心下是不屑的,她本身与眼前的玄涵就约好一道,根本不需要像家语琴这样。

    舞七朝玄涵打招呼道:“玄涵师兄。”

    这是她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二人连名字也只一字之差。

    他除了没有那种冷漠与挑剔,真的与玄牧一样了。

    还有便是他的肤色比较正常,不像玄牧那般苍白。

    少年那本就精致的五官在听到舞七打招呼之后,更加清晰明媚了,就像漂亮的不染浮尘的白玉雕像,晕着柔和的光泽。

    在灰蒙蒙的清晨,看着他宛如看着一道风景线。

    “文梦安,你从前都是直接叫名字的。”事到如今为何还要伪装?

    明明从前在自己面前总是那么率真的模样,现在终于不再对别人伪装,对自己倒是客气起来。

    不过,他才不会相信文梦安是真心客气的。

    舞七别扭地扭过头,道:“礼仪不能丢。”

    天知道她是怕是被识破,才这么叫的。

    “嗒、嗒”的木屐声响起,舞七再扭头的时候,一道白影已经成了一道白墙堵在她的面前。

    舞七慢慢地抬起头,对方一米八五的身高落在舞七跟前,这么近的距离,仰头只能够看到他的下巴。

    忽然一只大掌落在她的头顶,轻轻地揉搓着,那动作不重又缓,像是给猫顺毛似的。

    舞七下意识地将眉头收紧,头顶压了个东西,令她很不爽。

    而且他的动作,令舞七有些搞不清他到底是何意思?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更多的是一种被冒犯之后的愠怒。

    舞七猛地抬起眼眸,如利刃般能将人刺穿,“把手拿开。”

    “这才对,我更喜欢你这么直接地和我说话。

    你叫我师兄,让我很不自在。”玄涵说着嘴角带着眼眸似星海,依稀透着点漫不经心的柔.软。

    舞七闻言,有些不知所措地低下眼眸。

    这人与文梦安关系很熟?是她的真朋友?

    可惜,舞七只是文梦安一个空壳子,根本没有文梦安的记忆。

    她楞了一下神道:“玄涵。”

    而站在一边的家语琴气极,这个文梦啊!

    明明是自己与玄涵师兄先搭话的,她居然和玄涵师兄说上话了。

    还玄涵?玄涵是她能叫的吗?

    家语琴用愤恨的眼神看着舞七,而玄涵早就注意到这多黑莲花了,侧身将家语琴的视线挡住,顿时舞七便被玄涵笼罩在他的阴影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