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592章 自画中走出来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玄涵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人儿,明明和从前一样,却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我站在你旁边可以吗?”如磬石般动听的身影在跟前响起。

    玄涵身旁的人见他点头,赶紧朝旁边挪了个位置。

    舞七微微垂下眼眸,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淡定地站在他的身旁。

    众人都不敢相信,原本实力在半仙后期的文梦安居然一鸣惊人,家语琴看着舞七的背影恨得牙痒痒。

    今天文梦安简直就是出尽了风头,就在她露出憎恨的表情时,意外地发现正有人盯着自己。

    视线一移,俨然发现看着自己的人正是居奇思。

    家语琴不屑地撇过居奇思,他虽然是半仙圆满,可是,不也是从低等国上来的吗?

    就算是实力比自己强,哼,那也改变不了他的出身。

    而她绝对要发狠修炼,绝对不能落在那个贱人的后面。

    她不知道,从今往后,她一直落在舞七的身后,舞七是她永远也不可能超越的存在。

    这时,导师已经进来了,这名导师的实力是合体初期,其模样是一副壮实的中年。

    但是,舞七一眼看过去却发现其骨龄已经八十多岁了,也就是说这是一个老爷爷,只不过他服用了驻颜丹才能够保持中年的容颜。

    导师眼睛扫过众人,在发现舞七已经是半步分神修为时有些惊诧。

    还以为她会继续旷课,可是,今日却让他大吃一惊。

    导师的目光没有过多停留,他只是看看今天有没有旷课,然后便开始授课。

    这堂可整整维持了一个下午,舞七站了两个时辰。

    中间导师不但讲解,还做示范。

    趁着大家看向导师的空隙,舞七的视线向左侧的玄涵看过去。

    其五官精致清晰明媚,就像漂亮的不染浮尘的白玉雕像,晕着柔和的光泽。

    这样偷偷地看他一眼,舞七心中甚是复杂。

    收回目光之后,玄涵又低头看了一眼身侧的人,刚才她的目光他感受到了,是带着一种打量的目光。

    在两个时辰的最后,导师宣布道:“还有一个月,圣戎秘境便要开启,届时学院内不满三十岁的分神均可进入。

    对你们来说是好事,毕竟你们没有一个人是超过分神的。

    当秘境开启后,你们会有两个月的时间。

    里面能拿走的东西则拿,拿不出来的也不要贪心,免得丢了性命。”

    这位导师看上去甚是语重心长,生怕这些弟子到时候不要命。

    导师说完之后,又看向了舞七道:“有些人不要再动不动就失踪了,你要是能有那个机缘获得宝贝,直接晋级了分神也没必要再看见我了。”

    导师说完便离开了课堂,而十三班的弟子们,有的激动,有的则失神。

    因为进入圣戎秘境的要求必须低于三十岁,这个要求便将这里的六十人抹杀了大半,仅有二十五人达到这个要求。

    而舞七今年才十九岁,文梦安今年二十岁也能达到要求。

    导师走后,舞七没有动身,她虽然不知道圣戎秘境,但是,看周围同门激动的神情便知道里面绝对有好东西。

    而……她并非真正的半步分神,到时候自己若是参加,也不知道这万象面具能不能帮她遮掩住。

    渐渐地教室内已经走了大半,家语琴见舞七还与玄涵站在一起,脸上立即挂上笑容去与舞七打招呼。

    “文梦安,一起走吗?”

    耳边响起一道女声,舞七立即抬头,便看到家语琴大家闺秀的笑容。

    这可甚是一朵美丽的白莲花,而且还是一株黑心的莲花。

    其目光明明放在她身边的玄涵身上,可是,话却又是问向自己,这不是拿她当枪使吗?

    她不知道从前文梦安是怎样对待这个家语琴的,至少她舞七不想与这种人为伍。

    舞七眼神冷冷地扫过去,给人避无可避的感觉。

    她的瞳孔是夜晚的黑,极深,有泛着月的冷色,看得家语琴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她依旧维持着脸上的微笑,表情有些不自然地问道:“梦安?”

    文梦安从前从没用过这般冷漠的眼神,这眼神就像北极的冰山一般,见之心寒。

    “呵,我不喜欢陌生人亲昵地叫我的名字。”说罢,舞七直接从她的身旁走过,跟在其身后的还有玄涵。

    家语琴看着二人前后离开,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她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气过。

    她家语琴是谁?

    她可是离脂宫宫主最宝贝的小女儿,这个文梦安不过是从四等国上来的女子,以为自己进了郗同学院,便可以与自己平起平坐了?

    陌生人?亲昵地叫她的名字。

    本小姐叫她的名字那是看得起她!

    家语琴一直站在原地,被气得不轻。

    “家小姐,看来人家也不接受你的好意啊?

    不对,人家是根本不想搭理你……这种热脸贴冷屁股的人。”一道男声在家语琴的身后响起。

    家语琴身体猛地一跳,迅速转过身,见是居奇思又厌恶地撇了一眼,这才离开。

    “哼,是八等国的人又怎么样,二十五岁了才半仙后期,我若是离脂宫宫主得气死。”居奇思站在原地咒骂了一番才离开。

    而已经从十三班离开的舞七,一路朝着自己院子走过去。

    今天倒是上了半天的课,虽然他们之间的修为一样,但听君一席话胜炼十年功,舞七觉得有必要赶紧回去练一练。

    可是,身后的这根尾巴是怎么回事?

    终于,舞七忍不住了,她转身看向三丈开外的玄涵。

    少年站在一棵大树下,微风拂过发丝伴随着发带舞动,让人不自觉地认为他是自画中走出来的。

    舞七看着他没有说话,恍惚觉得这周围的环境变成了火邢坊的那片密林,眼前之人依旧爱穿着那绣着繁复暗纹的黑袍,镂空刺绣层层叠叠攒成的宽大袖摆,长的几近曳地。

    此刻天地仿佛都在摇曳,时光在变迁,所有的都回到了一年前。

    她穿着黑焰的衣服在树下烤肉,他静静地看着等着吃。

    而周围的时空仿佛又便了,原本的黑焰袍子变成了郗同学院的白色院袍,他那身绣着繁复暗纹的黑袍也变成了简单的白色院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