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581章 妖精打架,相爱相杀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在其发愣的瞬间,偷偷地吻住她,然后推门而入,将其压在身下。

    这一系列动作快入一阵风,在李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的衣裙已经被他褪了一半,一片雪白全部显露出来。

    一阵凉风将她的意识唤回,她连忙护胸道:“凌蓝,你……”

    “嘘……”凌蓝食指按在她的唇上,然后道:“主子与睿公子就在隔壁,咱们小声点没事。”

    李婉蹙着好看的眉毛,她不是怕被主子他们听到,而是他们怎么就突然上床了?

    当她想再解释的时候,凌蓝已经欺身而上,不得不说,凌蓝的床上功夫一流。

    因为其貌美,身材好,而且那里的硬件条件也好。

    加上他知道女人哪里最为敏.感,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李婉就化作了一滩春水瘫软在他的身下。

    因为凌蓝极为小心的动作,所以,就算是初次,李婉也只感觉到了如被密封锥了一下的疼痛一般。

    接下来的后半夜全是李婉快活的叫声,声音传到了隔壁,明明已经歇了火的皇甫睿听得心直痒痒。

    欲望的源头给隔壁的叫声给燃起了,他伸头在舞七的耳边乞求道:“小七,我还想要……”

    “滚!”

    “小七,不要这样嘛,要不你给布置一道隔音阵吧!

    这对新人怕是刚刚尝到人间极乐的滋味,这都一个时辰了,一点下降的势头也没有。”皇甫睿一边说,一遍在舞七的身上揉搓点火。

    舞七无奈地抬起一只眼皮,隔壁的声音,她自然也是听到了。

    没想到凌蓝那么厉害,将李婉折腾得叫成那样。

    于是,舞七便起身布置了一道隔音阵,这道阵纹不布下,今晚自己怕是别想睡了。

    可是,她不知道当她将阵纹布置出来之后,才是真正的别想睡了。

    原本上半夜,皇甫睿虽然要了一次舞七,但是却极其压抑着,根本没有吃饱。

    现在有了隔音阵,他根本不用担心舞七的娇呼,还有房内的动静被人听到。

    舞七被皇甫睿压在身下的瞬间,才知道他的奸计,当下也燃起了了斗志。

    于是一场妖精打架,相爱相杀,你不倒下,我决不倒下的欢.爱一直延续到天明。

    而隔壁亦是一场盛大的妖精打架,不过李婉是初次,在坚持了两个时辰之后,便晕了过去。

    在凌蓝满足之后,便停下了,一直到天明自己起身,将其的被子盖好之后,便到舞七的门外侍候着。

    天亮之后,皇甫睿朝着外面喊了一声,让他们烧些热水,可是只有凌蓝一人回应。

    当下便知道李婉肯定还没有起,而昨夜与自己打架的那个妖精也还没有醒。

    皇甫睿在她的眉心吻了吻,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的笑容。

    在凌蓝将热水抬进来之后,皇甫睿才从被子里面将舞七给抱了出来,为其沐浴。

    身体感觉到舒适之后,舞七才幽幽地睁开眼睛,迎接她的是一对温柔的目光。

    “醒了?”他问道,然后继续帮她洗着身体。

    “嗯。”她稍微动了动身体,昨夜运动了一夜,身体还有些酸。

    看着他像个没事人似的,舞七心里就泛酸,为何都是运动了一夜的人,她就比自己先醒。

    而且他们之间的修为是一样的,居然都没能比他先醒过来。

    舞七在心里嘀咕了一会儿之后,便由着他将自己抱起,穿戴整齐之后便出去用膳。

    因为在山野村庄内,所以早膳也不那么讲究。

    舞七看了一眼凌蓝,发现就他一人,随后便听到凌蓝道:“主子,昨夜李婉染了风寒,今日休息一日。”

    舞七看着凌蓝低下的头,透过他通红的耳根,还有昨夜听到的声音,哪里不知道李婉这丫头是怎么了。

    “既然如此,你就好好照顾李婉,你也是医者,多去看看她,我这边没什么事。”舞七说道。

    “多谢主子。”听到舞七发话了凌蓝终于能去看看李婉了,可是刚一抬脚,就看见从西厢房出来的李婉。

    虽然极力地维持着脸上的表情,可是,还是飘起一层绯红。

    还有她脖颈处细密的吻痕,就算她穿得再保守的,衣领再高,也遮掩不住。

    舞七忽然有些想要戳瞎自己的眼睛,怎么尽看到这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幸好每次皇甫睿做完之后,知道给自己抹上凝露膏,不然自己绝对比李婉现在还要恐怖。

    唉,也不怪,两人毕竟刚刚初尝爱情的禁果,次数多了就有经验了。

    凌蓝看到立即走过去,一手扶着她的手,轻声责备道:“你怎么出来了?身子不疼了?”

    李婉本就绯红的脸颊,在听到他话的瞬间,变得更加彤红了。

    她瞪着凌蓝,道:“你还好意思说,昨夜我都说不要不要了。”

    “好了婉儿不生气了,我已经帮你与主子说了,你今日感染风寒,休息一日,快回去吧!”说着,凌蓝便将李婉往西厢房推。

    而李婉则是眼神瞟向舞七,见其朝自己点头,便放心跟着凌蓝离开了。

    一进西厢房,李婉就狠狠地掐了一把凌蓝:“以后看你还敢不敢胡来?”

    “婉儿,我错了。

    我这里有我炼制的凝露膏,你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抹上。”说着,凌蓝便从储物戒指内取出凝露膏。

    而李婉闻言却是心里一紧,“你想做甚,这可是白日。

    你把凝露膏给我,一会儿我自己涂。”

    这凌蓝昨夜不过是看了自己的上半身,便如一头饿狼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若是再看一遍全身,一会儿外面都要听见他们在房间里作甚了。

    忽然,李婉像是想到了什么,问道:“你那里可有避子丹?”

    凌蓝闻言,脸色一冷,“你想作甚,你不想怀上我的孩子?”

    李婉只想骂他笨,于是解释道:“咱们现在是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的人,你让我怀着孩子去杀敌吗?

    还有,你别忘了,咱们可是主子的侍从,第一任务是保护主子。

    主子养着咱们可不是让咱们谈情说爱,相夫教子的。

    快点,有没有?”

    听了李婉的解释,凌蓝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