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578章 他的胸肌很硬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大清早地他便到厨房烧火,煮了一锅野菜粥。

    “叩叩叩!”

    凌蓝一手端着托盘,一手敲门,心里甚是紧张。

    “李婉,我做了一锅煮,自己一个人吃不完,就给你端了些过来,你要不要尝尝?”凌蓝看着紧闭的房门,那眼神像是要将这门看穿一般。

    然他等了半响却一点回应也没有,顾不得男女有别,看到什么不应该看的,直接将神识放进去。

    只见她正躺在床上,呼吸均匀,这才安心。

    “李婉,那我将粥放在门口了,你饿了就起来吃。”

    这次去找人,人家居然尚在睡觉,凌蓝心中有些委屈,看来得等她饿了开门的时候,才能见到人了。

    凌蓝在院子内等了半天,依旧没能见到李婉出来,不过周围到时经常出现一些妙龄女子。

    看样子,都是过来偷偷看自己的。

    她们的眼神一个个都在往自己身上瞟,要不是还有一些矜持在,怕是现在已经贴过来了。

    不过,凌蓝的眼里根本没有她们,他只关心李婉到底什么时候才出来喝粥。

    一想到粥,他立马想到粥凉了,赶紧去热了一下。

    此时已经晌午了,而人还是没有出来。

    凌蓝再次使用神识探进房内,发现李婉还是用先前睡姿躺着,只是……呼吸要比之前慢了许多。

    他也不知道为何现在自己这般关注李婉了,只觉得自己像是非常渴望与她再见一次,希望她好好看自己一眼。

    他还是原来的凌蓝,为什么她对自己的态度就变了这么多呢?

    这次他没有再等,而是直接进去了。

    当将粥房子桌子上后,再瞧着床上的人儿时,凌蓝只感觉心头一痛。

    李婉修炼的是《寂灭决》武神圆满,虽然比自己稍微弱一些,但是也不至于自己进来了她还一点感觉也没有吧?

    凌蓝慢慢走向床边,看着她憔悴的睡颜心痛不已。

    他不知道她为何会变成一样,指腹搭在她的脉搏,立即发现其实因为心神不宁而至。

    可是,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因为担心主子与睿公子,还是因为自己来了,才这样?

    凌蓝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一瓶灵丹放在她的枕边,便出去了。

    而就在凌蓝将房门关上的一刹那,李婉清冷的眸子便睁开了,她看着头顶的帷幔。

    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刚才凌蓝将手搭在自己脉搏上的时候,她是感觉到了的。

    半响过后,她才将目光移到那瓶灵丹上,随即是桌上那碗还冒着热气的野菜粥上。

    她冰冷的心终于有了些溶解,可是,他是七等国白虎国的五皇子,白虎国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皇子。

    而自己则是要跟着主子的,她不可能留下七等国。

    她也知道,对于舞七而言,七等国不过是一个踏板,终究主子会前往更加高的世界。

    她毅然要跟去,她不能将儿女私情放在第一位。

    所以,不管怎么样她与凌蓝是不会有任何可能的,既然如此不如及时封住自己的心。

    如从前一般冰冷,只是动了儿女之情,将这种感情封住,似乎自己也会痛。

    所以,自从凌蓝来了之后,她整个人都心神不宁,无法修炼,每日都是到了后半夜才能入睡……

    另一头,当凌蓝将门合上的一瞬间,整个人都像是泄了气一般坐在她的门外。

    在他将指腹搭在她脉搏的时候,他是知道的,他发现了,床上的人已经醒了。

    可是就是这样,她也不愿意睁开眼睛看看自己。

    到底为何……

    明明还是七月,正是盛夏的时候,不知为何,凌蓝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发凉,从心底感觉寒冷。

    二人的关系一直维持着想见与不见,凌蓝每日在院子内看书,没有等来她开一次门,倒是引来木屋附近的不少花蝴蝶。

    然凌蓝却谁也没有看进眼里,这样僵硬的氛围一直到两天后才打破。

    从山外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那响声传到人的心底,闻之胆寒。

    李婉再也躺不下去,连忙开门。

    拉开门的瞬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抹绛红色。

    他正望着山顶的方向,一身绛红色的长袍,三千墨发如流水般倾泻而下,长长的发带随着风轻轻地摆动。

    虽然没有瞧见他的面容,仅是一个背影,也令李婉的心跳在那一刹那停止了跳动。

    果然,还是不能再见他,不然自己所有重新建立起的围墙都在这一刻全部坍塌了。

    当凌蓝转身的瞬间,便见她正盯着自己发呆。

    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言表了,但是,现在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李婉,山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主子与睿公子可能有危险,我们去看看。”说罢,凌蓝便快步上前拉住她的手。

    二人一前一后地飞行着,目标只向着那山林的深处。

    就这样飞行了一天,凌蓝的目光注视着下面,心想:“看样子还没到。”

    但是,先前也只是听到了山林深处传来巨响,可是具体在哪个方向他也分不清。

    而后面的李婉像是魂被抽走了一般,她呆呆地看着自己被其拉住的一只手。

    已经过去一天了,可是他还是拉着自己。

    这是什么意思?

    她与他过去似乎从没这么亲密过,李婉感觉丝丝电流从自己的手心传到了尾椎骨。

    当她想要抬头看一眼他的后背时,只听“嘭”地一声。

    “嗯……”李婉嘤咛出声,抬起另一只手摸着鼻子。

    捂着鼻子的李婉只露出一双清亮的眼睛,似乎在责备他为何突然停下,还转身作甚?

    不知道他的胸肌很硬吗?

    就在李婉目光灼灼地盯着他时,凌蓝只感觉这是他见过最勾人的眼神。

    只在刹那之间,他松开了握住她左手的手,改为搂住她的腰际。

    在李婉惊诧的瞬间,他又将李婉捂住鼻子的手拿开了。

    李婉看着那张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妖娆的俊颜,她睁大了如铜锣般的眼睛,整个人都傻,不知该作何表现。

    整日比雪还白的脸上出现了绯红,眼神呆呆地看着他。

    凌蓝在靠近之后,最先亲上的是她刚更被撞红的鼻头。

    :雪糕们好,其实明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不知道有没有人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