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570章 装睡沾我便宜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但是它没有,因为那羿王箭根本穿不过这结界。

    而舞七也不过是借着羿王箭来确认结界在哪个位置,舞七每朝前走一步,便射出一箭,然后查看红光中到底有何特别之处。

    直到舞七走到结界前面,舞七用羿王弓顶着结界,然后看向对方。

    此结界真是邪乎,碰不得而且相当结实。

    舞七思前顾后,便后退到皇甫睿的身旁,在其周围布置了三道屏蔽阵之后,才重新站到那顶扳肋墨蟒的跟前。

    只见她红润的唇瓣正一开一合,清脆地吐出一个字:“幸……”

    周围的空间变得白茫茫的一片,似是水雾,让人看不正切。

    在顶扳肋墨蟒结界的四周,世界的主人似乎变成了舞七,她就是这洞内的主人,而顶扳肋墨蟒不过一个过客。

    可是,顶扳肋墨蟒依旧选择待在结界内,不管外面发生什么,它都相信它们一族的结界。

    舞七看着前方,继续说道:“湛……”

    顿时白茫茫的水雾化成了一片水,水的颜色湛蓝湛蓝的,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涌动,让人的心神不宁。

    “咒!”舞七用尽全力喊出最后一个字,如今她已经是合体中期,其修为也不是在香蓝星时可以比拟的。

    更何况,她的合体中期是靠两枚仙石堆积起来的,又怎么会与一般的合体中期一样呢?

    在舞七念完幸湛咒三个字的时候,舞七的眼神也变了变,她收起放在半空中的双手,那姿态如同优雅且冷漠的波斯猫一般。

    “吼!”只见在这湛蓝的水下,传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兽吼声,紧接着,一阵巨浪汹涌澎湃地翻滚着。

    舞七立在一片**的海水之上,这山洞虽大,但是这么一大片海水淹进来,也装不下,所以顺着山洞海水不断地流出。

    舞七早已经见过自己的本命妖兽美人鱼姐姐,她的手往结界的方向指去,海底便涌起一片巨浪,拍打在顶扳肋墨蟒的结界之上。

    顶扳肋墨蟒尽是听到美人鱼的兽吼声,姿态便变了,没有了之前的怡然自得。

    它感觉到了,这是一个强大的存在,简直就是一个可以轻而易举碾压自己的存在。

    它从心底的害怕,它想要出去,它想要离开,它不应该招惹眼前这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女人的……

    然而,如今它已经令皇甫睿中了蚀心蛊,危在旦夕,唯有取它的蛇胆方能救活他。

    它,必须死。

    在海浪拍打在顶扳肋墨蟒的结界上时,只听“咔”的一声,便出现了如同蜘蛛网一般的裂痕。

    而顶扳肋墨蟒也害怕极了,此时结界已破,它想要出去,它想要活命。

    在其想要逃出去的刹那,舞七早已经准备好了落溪雷来招呼它。

    她早就知道顶扳肋墨蟒不可能从地底下钻走,因为别看那结界可以护着它,可是一旦它钻入地底,保证首先冲出来的绝对会是海水。

    落溪雷如同蓝色的雨点一般,落在顶扳肋墨蟒身上,尽管它的表面有着一层厚厚的鳞片,但是在海水与落溪雷的相辅相成之下,它依旧成了一条烤蟒蛇。

    因为其身体庞大,所以在如倾盆大雨的蓝雨中,顶扳肋墨蟒支撑的时辰不过三十息。

    尽管它想挣扎,它想逃命,更想杀了眼前这个女人,可是,它做不到!

    舞七依旧端立在海水之上,静静地看着它被落溪雷劈死,直到它似透了,舞七才从海面上落到地上。

    海水也褪去了,只剩下被冲刷过后的山洞。

    舞七动作麻利地剥开它的肚皮,将蛇胆完整地取出,然后走到皇甫睿的结界中,将蛇胆一点点地喂入他的口中。

    三息的时间过后,舞七便见他开始蹙着剑眉,这么看来睿是感觉到苦了,有感觉了。

    待整个蛇胆吞下,皇甫睿脸上的青黑也在逐渐消退。

    一炷香之后,又变得最初那样白皙如玉,舞七看到这样的他,心里才松了口气。

    若不是他拦着自己,现在中了这蚀心蛊的人便是自己。

    当她的手重新搭在他的脉搏上的时候,发现身体大部分的毒素已经消失了,只差心口的一点了。

    而皇甫睿身体里面的生机也在渐渐恢复,舞七给它喂了一枚聚灵丹,便就地生火为其准备一锅蛇肉粥。

    同时,舞七还将顶扳肋墨蟒的兽晶给挖了出来。

    其实,顶扳肋墨蟒的蛇肉吃了也非常地滋补,舞七不过觉得有些占地方,所以没要。

    不过这兽晶是绝对要收下的,这还是个土属性的圣兽四阶兽晶。

    其次,舞七还看中了那一声蛇皮。这厚厚的鳞片若是用来做一件防御的衣裳也是不错的。

    而且这蛇皮上的鳞片漆黑,也不鲜艳,做一件黑袍应该不错。

    而且这顶扳肋墨蟒这么巨大,别说做一身了,就是再加上睿,做一套情侣袍子也是够了。

    有个这个想法,舞七便高高兴兴地剥好的蛇皮给放进了生机仙府。

    一个时辰之后,舞七端着蛇肉粥给皇甫睿喂下去。

    不过,舞七在喂的过程中没能经得住他的美色.诱.惑,以口给他渡食了。

    舞七抿唇偷笑,看着他一口口地咽下,没一会儿便喂完了一碗,待舞七想要起身再去为他盛一碗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胳膊被人抓住了。

    她惊诧地低下头,却发现皇甫睿如黑曜石闪耀的眸子正盯着自己。

    他那如丝绸般的黑发还披散在自己的白裙上,修眉似剑,薄唇微抿稍稍翘起,眼眸乌黑深邃,此时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舞七嘟唇娇嗔道:“好呀,你醒了,还继续装着沾我的便宜?”

    “你确定不是你在沾我的?”因为连续睡了几个时辰,一直未说话,所以发出的第一个音有些沙哑。

    因为他拉着她,所以舞七干脆也不站起来了,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俯身靠着他的面孔。

    问道:“怎么,还想赖上我了?

    你浑身上下我哪里没有看过,哪里没有摸过。”

    说着,舞七靠着他更近了,只见两人四目相对,鼻尖对鼻尖,嘴唇对嘴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