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554章 我是对爱专一的人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面对他那样的笑容,虽然只能看到他左半面脸颊与下巴,可是那双紫眸给人的感觉却是似笑非笑,让人异常不爽。

    “你也知道?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将我再带进这皇城之中?”舞七看着他脸上一抹讥讽。

    皇甫景榆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僵硬,声音忽然变得严厉起来。

    “七儿,南承颜是未来最有可能继承白虎国的皇子,所以,选择他不会是一个错误。”这时的皇甫景榆恍如有一种长辈的感觉。

    但是,在舞七的眼里,他就是一个笑话。

    一个对自己居心叵测,将娘亲囚禁,不让自己看望娘亲的舅舅,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忽然,舞七的脑海里就回想起了当初在黑暗的房间内,高妙之曾说过的一句话:“皇甫景榆是没有心的。”

    对,他是没有心的。

    她抬眸看着眼前的男人,道:“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在我面前假装一个慈爱的舅舅。

    我何时才能出皇城,你又打算将我与南承颜的婚期定在何时?”

    舞七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似乎没有一点挣扎。

    她在皇甫景榆面前连一点挣扎,一点乞求也没有,没有求着他不要将她许配给南承颜。

    虽然他有意将舞七许配给南承颜,但是,看着她居然一点反抗也没有,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你喜欢他?你不是喜欢皇甫睿的吗?”皇甫景榆终是问出了心里的那些疑惑。

    这也是他心里唯一能够解释,舞七为何一点反抗也没有。

    懿旨也颁发大半个月了,可是,舞七那里居然毫无动静,那么,七儿这是这么短的时间内移情别念了?

    要是舞七知道此时皇甫景榆脑子里想的是这些,估计得笑出声来。

    舞七用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着他,道:“不是谁都与你一般,任何女人都有可能会喜欢上。

    我是一个对爱专一,而且也是要求对方专一的人。

    你说的那个南承颜,配吗?”

    虽然,舞七是坐着的,可是她身上一点被囚禁的弱势也没有,说话之际那气势简直比皇甫景榆还要强上三分。

    眉目之间表达出的,均是对其的一种厌恶和蔑视,那种眼神恍若在看一个无比脏的脏东西一般。

    舞七这样的目光刺痛了皇甫景榆,脸上的恶魔面具从右边的脸颊部位再次碎裂,仅剩下遮挡其眼睛的部位。

    如此一来,除了眼睛,舞七也总算能看清他的容貌。

    男人的面容俊美深邃,肤色白皙,鼻梁高挺,瞳孔锐利,似乎稍觑一眼,便能将人整个看透,也带着一种刻骨凌冽的美。

    这是舞七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完整的脸,她甚至想要将其脸上仅存的一点面具也摘下。

    不过,这三次他的恶魔面具碎裂均在自己的面前,舞七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话里,到底那一句有着这样的魔力,居然能将其的面具弄碎……

    对方没有说话,舞七也沉默着,她在等对方开口。

    而在沉默的时候,这院子里的所有人都觉得这里的气压异常的低。

    而皇甫景榆的脑海中依旧回荡着舞七的那句:“我是一个对爱专一,而且也是要求对方专一的人。”

    他专一吗?

    他苦心经营的专一早在单幻丝那个女人出现之后,便毁掉了他二十五年来的清白,不然他是想将自己完完整整交给珍儿的。

    可惜自从那一日之后,一切都像变了一般。

    他有了妻室,有了儿子,而她消失了。

    忽然,他又想起他睡了高妙之,虽然与珍儿的脸无异,可是那毕竟不是珍儿。

    一刹那,皇甫景榆只感觉自己的内心甚是慌乱,他怎么做了那么多错事。

    如果珍儿有一天清醒过来,他又有何脸面面对珍儿?

    舞七看着皇甫景榆的那张脸,只见他此时整个面容都快变成黑色,犹如深渊的魔王一般,那双嗜血的眼眸死死的盯着自己不放。

    可是,舞七知道他不过是透过自己在想着别的罢了。

    不过,在皇甫景榆即将暴走的边缘,舞七也大气不敢出一个,生怕对方将心里压抑的怒火发在自己身上。

    一个月前,他在将自己与哥哥压制住的记忆,她可没有忘记。

    他能够轻而易举地对付两个合体初期,那么现在若是要杀自己,也是轻而易举的。

    虽然舞七心里讨厌他、蔑视他,但是,她亦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舞七沉默地看着他,等待着他自己从思绪中醒来。

    一炷香之后,皇甫景榆的面色终于恢复了冷漠,一双紫眸尽是看了一眼她,什么也没有说便离开了。

    这对舞七来说,等于是送走了这尊大佛。

    她心有余悸地回到房间,心想下次说话还是要小心一些才是。

    这便是实力的差距,若不是自己才是合体初期,自己也不会受制与他。

    而今日的话,他一个也没有回答,所以,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在这皇城中待多久。

    舞七在嘉珍殿内走着,后面依旧跟着半梦、如画两个丫鬟,但是,舞七若是将房间关起来不让她们进来,她们也拿舞七没办法。

    这间房间是娘亲曾经睡的那间,她躺在床上忽然想起,为何当初娘亲离开之际会将皇甫瑾瑜送到那本《凤舞决》带走。

    而十六年过去,娘亲也未曾修炼过。

    难道仅仅是为了保留一点自己对哥哥的念想?

    舞七蹙着眉头,有些搞不清娘亲的想法。

    而在五凤谷内,除了那本凤舞决,其他的都甚是普通,簪子都是爹爹为娘亲做的,衣裳是娘亲缝制的。

    怎么就带了那本呢?舞七还是想不明白。

    舞七烦躁地挠了挠头,放下手的瞬间,她忽然看到了手上的青龙戒指,娘亲的手上也有这么一枚。

    龙与凤,这之间似乎有一些联系。

    但是,凤舞决一共七式,自己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式天舞印,可是,并未发觉青龙戒指与其有何共鸣啊?

    舞七不断地用右手敲着床板,敲着敲着便从毫无规律的声音中,变成了一段有节奏的敲击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