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543章 状告青龙国王上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她每日均在闭关,所以,根本不会碰她们给自己吃和用的东西。

    舞七知道外面有两个宫女的实力比自己强,所以,在房间内闭关的时候,舞七布置一道屏蔽阵与隐匿阵之后,便回到生机仙府继续炼制九级天灵丹。

    现在对别人而言,最有吸引力的便是度厄金丹,这是许多合体圆满想要得到的。

    她不知道七等国之中,除了皇甫景榆,是否还有第二个洞虚境界。

    但是,起码若能集结多个合体圆满,也是一个不小的助力,舞七在心里盘算着。

    于是,先将雪魄丹的杂质炼制到零成八再说。

    紧接着,舞七便从药田里面将所需要的灵草全部准备好,清洗过后,舞七在混沌鼎前整整待了五天的时间。

    炼丹一直没有停过,仿佛魔障了一般,一遍遍重复着手里的动作,而她也越来越纯熟……

    终于,在她一掌拍向丹炉之后,她总算炼成了满炉的九级天灵丹,零成九杂质,距离终极零成八杂质仅差一步。

    不过,却在这个时候,舞七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在向自己靠近。

    待舞七走到生机仙府洞府前时,只见皇甫景榆正站在自己布下的阵法外,他的眼睛正朝着眼前虚空的一切看过去。

    他知道前面有阵法,也知道舞七的阵道不差。

    她曾经破开自己阵纹几次,可是,自己居然看不穿她的阵法,其阵纹更是没有见过,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破解。

    而她待在这间房间内,已经整整五天没有出来过了。

    皇甫景榆担心舞七趁机跑了,又不确认,所以这才过来看看。

    舞七刹那之间便出现在阵纹内,她看着皇甫景榆的目光,他似乎有些慌神。

    从阵纹中缓缓走出,舞七抬头看着眼前之人,道:“王上不请自来,所为何事?”

    舞七眼神悠悠地看着他,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粉红,樱桃小口一点点,如玫瑰花般娇.嫩欲滴。

    她长发简单地绾个飞仙髻,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随意点缀发间,让乌云般的秀发更显柔亮润泽,穿着白色精锻烟水裙。

    眼神清明,对他不亲不冷。

    皇甫景榆一下子哑然,他不过是担心她会逃走罢了,这样的话怎么能直接说出口呢?

    “七儿,你如今已经是九级天丹师了,相信你也一定能够炼制出古灵丹。”说到这里,他的眉头蹙了一下。

    “你娘亲能否恢复神智,全看你了。”

    舞七听到古灵丹,脸上露出一抹失落,她看着对方道:“我没有丹方。”

    她的无字丹书上也没有记载,而且光听“古灵丹”这三个字,便知道其传承一定很遥远。

    这样的丹方,现在还有吗?

    皇甫景榆面色一凝,道:“你且好好炼丹,丹方我会为你找来的。”

    “那我还需要很多九级灵草,毕竟我的灵草储备是有限的。

    而且,你也知道我现在九级天灵丹的杂质有四成,想要减少杂质,需要很多灵草来炼制。”舞七说道,她要借此机会来敲诈一些灵草。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好。”说罢,皇甫景榆便离开了。

    在五等国的时候,皇甫景榆就曾经为自己找寻了许多八级九级灵草,虽然数量有限,但是,还是有十几株。

    如今到了七等国,应该要比在五等国时轻松不少。

    与皇甫景榆说完之后,舞七便回到了生机仙府,九级天灵丹距离零成八杂质仅差一步。

    又是三天的时间,舞七中将最后一点也提上去了,零成八杂质的九级天灵丹雪魄丹成了。

    舞七将其握在手心,心中隐隐有些激动。

    可惜现在被关在皇城之内,无法出去,不然,她一定要将一枚雪魄丹拍卖出去。

    然后告诉别人,她连九级天灵丹也能够炼制到零成八杂质。

    将六枚雪魄丹收起来之后,舞七便开始又寻找了几种稍微复杂的灵丹炼制起来。

    五天过后,舞七已经又炼制出四种九级天灵丹。

    可惜她最想炼制的度厄金丹却没有夏山果,不然,她便可以炼制度厄金丹,这样一来,对她的修为也是极有好处的。

    只是不知道这夏山果究竟长在哪里,就连香蓝星也没有这夏山果。

    七等国又会有吗?

    现在自己被关在这里,始终不是办法。

    但是,实力又证明自己无法逃出去,舞七一时有些烦躁,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吗?

    而这时,在珠城内又有另一件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

    原本一夜之间被屠门的左侍郎,高举血牌,大骂皇甫景榆残忍血腥,残杀他一家一百三十六口。

    虽知他是王上,但是左侍郎依旧要状告。

    若说证据,那么便是他身后这几具皇城中御前侍卫的尸体,他们却穿着一身黑衣,旁边还放着他们原来戴着的玄铁面具。

    御前侍卫除了王上,没有人能够使唤得动!

    左侍郎要求皇甫景榆给自己一个交代,是不是他做的!

    百姓均在惊叹,他们心目中的王上居然是这样的人?

    而群臣则在暗叹,左侍郎这是傻了,自己能逃出一劫,又何必继续找死呢?

    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自己能够逃过一劫不是靠自己,而是靠着另一个男人。

    作为一场交易,保住自己的二子,这最后的苗子,他就是拼了命也要去做。

    左家最后的香火,就靠这个才三岁的孩子了。

    他只希望炎尊能够信守承诺,保护这孩子平安长大,并避开皇甫景榆的视线。

    所以,左侍郎才这般肆无忌惮,如同找死一般去找皇甫景榆的麻烦。

    皇甫景榆没想到这个左侍郎胆子居然这么大,虽是蝼蚁,可是因为状告者是当朝左侍郎,被告是青龙国王上。

    所以,关注此事的人非常多,想要直接将人斩杀也不能。

    而且那几个死掉的御前侍卫,也是曾经出现他身边的人,大臣们均是见过。

    这样的事情,令皇甫景榆的名声受损。

    因为这一件开头,接下来众人又想起四年前,前朝王上皇甫明轩。

    一夜之间,青龙国改朝换代,当时对外宣称是皇甫明轩突然暴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