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524章 被小七背叛的感觉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她那一脸认真的表情,弄得原本还在取笑她的凌蓝也忍不住闭上了嘴。

    可猛地收住了呼吸,一口气没能呼出去,一下子又猛烈地咳嗽起来。

    李婉无语替他拍了拍后背道:“你怎么这么笨?”

    “我笨?”凌蓝刚稍缓了一口气,又被李婉给气得不行。

    为何他觉得李婉怎么这么毒舌呢?

    他当初从主子手里接过厚厚的三本医术之后,半个月的时间便会背了。

    现在府里、问天宗内,一些伤病都是他与表哥一同医治的。

    居然还说自己笨?

    凌蓝推开她的手道:“承受不起。”

    随后,便重新站回了自己的位置。

    李婉见他忽然板起一张脸,甚是不解,?也站回了自己的位置。

    不过,一直到他们与唐逸和江风换班的时候,也未曾见舞七与皇甫睿从里面出来。

    唐逸与江风来的时候,便见到他们二人之间怪怪的气氛,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李婉交代了一声道:“主子还未起身。”

    待他们走后,江风轻声问道:“他们怎么了?”

    唐逸无奈地摇摇头,道:“我也刚看到,或许明日便好了。”

    二人等了一个时辰之后,终于看到舞七与皇甫睿,不过,他们不是从房间里面出来的,而是从院外进来的。

    这倒让二人感到惊讶不已,李婉明明说主子与睿公子尚未起身的呀?

    这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还是说,昨夜主子与睿公子根本就是睡在玉府的?

    二人的脑中均是响起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不过,他们见主子怎么步伐那么快,还板着脸,似乎……生气了。

    于是,二人眼观鼻,鼻观心。

    皇甫睿紧跟舞七的步伐,道:“小七,你慢点,这刚四月天,地还滑。”

    舞七理也不理他,直接推门进去了。

    “啪!”

    当皇甫睿来到房门前的时候,门刚巧关上了。

    皇甫睿被拒之门外,而门两侧的两个人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像是什么也没有看见似的。

    皇甫睿见舞七正在气头上,就想着,再等一个时辰,再进去。

    原本醒来之后,看着小七的睡颜是一种享受,可是没想到小七醒来之后却是脸色大变。

    当即就问自己,昨晚是不知压着她做了?

    皇甫睿想也没想地点头,舞七脸色白了又红,红了又黑。

    “你这个色魔!”舞七本以为昨夜自己是做了一场春梦。

    谁知自己根本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有人压着自己,要了一次又一次。

    害得她现在腰酸背痛,动一动都觉得要散架了。

    幸好自己刚刚炼制八级聚灵丹,一枚下去,舞七总算恢复了。

    不过,她心里的怒火可没有清。

    在无视皇甫睿的情况下,她快速地穿好了衣裳,然后从玉府回到自己的府里。

    这个混蛋居然还一路跟着自己,将皇甫睿关在门外之后,舞七就埋头钻进被子里。

    心想,等下次绝对要好好收拾一番睿,报了昨夜春梦的仇……

    等皇甫睿从门口离开之后,唐逸与江风心中则在想,为何今日吵架的这么多。

    皇甫睿离开后,没有住在舞七的隔壁,今日他突发奇想地想要住一下最靠院门的那一间。

    可是一进去,便发现里面有人住过的痕迹。

    屏风上还挂着一件黑袍,上面绣着繁复暗纹,镂空刺绣层层叠叠攒成的宽大袖摆。

    他当下便知晓这里绝对是住着一个男人,而且,屋子内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肯定也是小七命人打扫的。

    也就是说,这人居然还住在这里?

    可是为何,半年前他与小七住在此地时,没有发觉这院子内还有别人呢?

    若是后来住进来的,没有小七的允许,那四人是不会将人放进来住的,而且这间院子还是小七的专属院子。

    想到这里,皇甫睿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他有种被小七背叛的感觉。

    居然放一个男人与她住在同一个院子,看来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当即,皇甫睿便拿着那件黑袍,黑着脸急匆匆地走到舞七的门前。

    “小七,你出来,你与我说说这件黑袍是怎么回事?”皇甫睿一边拍门,一门喊着。

    皇甫睿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愠怒,可是又极其地压抑着。

    “还有它为何会出现在拱门前的那间房间内,这间院子居然还住过其他男人?”说道最后,皇甫睿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唐逸与江风看到皇甫睿手里拿着的那间黑袍,脸上均是茫然,他们从未见过。

    可是刚才,睿公子刚才从那间屋子内进去,便拿着一件这样的黑袍出来了,其中真真假假他们也不知晓。

    不过,曾听凌蓝与李婉说过,他们回舞府的时候,那间屋子曾住过一个男人。

    虽然从未见过其人,但是,凌蓝与李婉的话总不会有假。

    所以,今日睿公子拿着这件袍子兴师问罪……不知主子该如何应对了。

    房间内的舞七听皇甫睿又来拍门,当即便火大了,胆肥了,居然还敢这么大力地拍门。

    可是再一听什么黑袍?拱门旁的房间内,男人的衣服。

    这些线索串联在一起,构成了一个画面,便是大半年前,她让玄牧住在了那房间,而黑袍是玄牧衣裳。

    当即,舞七便感觉大事不妙。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快过去一年,被睿发现玄牧曾经住过那里。

    虽说二人之间没有过什么,可是,她真有有种被丈夫抓奸的感觉。

    舞七蔫蔫儿地把门打开,道:“拿来我看看。”

    皇甫睿气冲冲地将玄牧的黑袍放到舞七的手心,道:“小七,你看仔细了,我可有冤枉你。”

    舞七一见上面绣着繁复暗纹,还有那镂空刺绣层层叠叠攒成的宽大袖摆,便知道确实是玄牧的。

    当即便黑袍收进了生机仙府,然后,抬眸看着皇甫睿黑着的一张脸。

    “你进来,我跟你解释。”说完,舞七便侧开身子,让他进来。

    皇甫睿依旧黑着张脸,从舞七的身侧走过去。

    在舞七看不到的地方,他的脸上惹着一抹偷笑:“终于进来了!”

    舞七将门关上之后,便见其大爷似的坐在黄花梨桌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