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410章 像一个小丑一般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又或者说,哪个看自己不顺眼的,居然拍一个修为在天人中期的人来杀自己?

    再看眼前之人,他未免也太愚钝了吧?想到这里,舞七心下一阵冷笑。

    她打量了一眼这个不自量力之人之后,便迈着步子离开了。

    而这个乞丐明显不想放过舞七,一直紧跟其后。

    终于在一个拐弯口,舞七跨了巷子。

    臭乞丐视线紧随着她进入,可就在他进去之后才发现舞七并不在里面。

    他当下急了,这人明明进来了,怎么就消失了?

    就在他打算探寻一番的时候,一把冰寒的匕首却架在他的脖颈处,舞七俨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你是谁?”舞七盯着他的后脑勺问道。

    出乎意料的是,这乞丐居然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有些兴奋得双肩直颤。

    “呵,舞公子好久不见。”脏乱的脸上,唇瓣一开一合。

    就在这时,舞七才发现这个脏乱头发其实是一个卷发,再联系其的声音,俨然是独孤松的声音。

    知道他是谁之后,舞七便也不担心了,将红缨收起来。

    说道:“独孤公子好久不见。”

    猛地,独孤松扭过头来,他一把撸起遮住大半面孔的头发,眼神恶狠狠地看着舞七。

    他问道:“你把柳儿藏到哪里了?”

    舞七失笑,道:“独孤公子这是说的哪里话,我怎么可能将夜柳姑娘藏起来呢?

    她是自己跑走的,当初你可是把我那舞庄搜了遍?”

    舞七神态悠然地看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

    独孤松事到如今要是还会相信她的话,那么便是傻了。

    “舞公子,做人不要太狠绝,你已经将我从独孤家剔除,我现在只要我的柳儿,你为何不愿意还给我?”他每说一个字,便往舞七跟前走一步。

    舞七一根银针飞出,落在他的心口旁。

    “你被独孤家放弃与我无关,是你自己作。

    不过,你若是在往前一步,那么我可不会客气了。”刚才那一针不过是给其一个警告。

    再往前一步,那么她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她本是来讨债,没有要他的命,让他身败名裂而已,已经是留了情面。

    “呵,舞公子真是演了一出好戏。

    我到底为何会作成那样,还不是因为你利用了柳儿?”原本他也只以为夜柳是天身九曲连环的体质,可是那一尺上瘾的感觉真的宛如罂粟。

    当夜柳消失之后,他依旧沉迷于夜柳的身体中。

    当夜柳整整消失两个月之后,他真的身不如死。

    就算被家族驱逐,他也依旧要找到她。

    当半年过去之后,他对身体上的那种乞求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对夜柳的种种思恋……

    听到独孤松的质问,舞七仅是眯上了眼睛,她身体微微向前倾,道:“独孤松,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也不瞒你。

    我之所以那么做,是因为你欠了我一笔债,所以相隔两年,我前来收债的。

    我可是一点利息也没有收你的,不过……若是你再不自量力在我面前质问夜柳,我就让你去见阎王!”

    舞七说得脸上笑面如花,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异常狠戾。

    不过,独孤松在闻言之后,整个人都惊呆了。

    他清秀的眼睛盯着舞七,眼中净是不解。

    随后,他又说道:“不,不可能!”

    “你在骗我,你在找借口,对不对?”他的眼神在变化,变得极其恶狠狠,甚至连脸颊的曲线都扭曲了。

    加上这一身脏乱的装扮,其面容让人更加害怕。

    “说啊,舞七,你这么玩我到底什么意思?”独孤松盯着舞七双眸圆睁,眼角发红,眸子中尽是血丝,他怒吼着。

    他没说一个字,都像从身体里蹦出的钢针一般浑身颤抖。

    “玩你?”舞七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嘴角勾起了一抹摄魂的笑容。

    她手里把玩着几根银针,笑道:“独孤松,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让我舞七玩的。

    我舞七绝对不会伤害一些对自己无害的人,但是,若曾经伤害过我身边之人的人,一个也逃不掉。”

    说着,她的眼神瞥向独孤松道:“包括你。”

    “只不过,见你也是被人利用,才没有取你性命罢了。

    却每层想到,你居然这么着急地往上赶着,你真的就这么想要见一见阎王?”舞七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一身白色长袍穿在身上,三千墨发如流水般倾泻而下,长长的发带随着风轻轻地摆动。

    她不因身高的关系,而现实气势比独孤松若。

    她站在巷子内,恍若迷雾高冷疏离,不沾任何世俗尘烟一般。

    而独孤松俨然就像一个小丑一般,站在她的面前。

    独孤松使劲回想着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何曾得罪过这个男人?

    三年前,他还没有得到家族的重视,他的修为在众多同族子弟中显得平平。

    直到后来,因为他与人约定,若办成了一箭事情,他便会得到许多修炼的灵石与灵丹。

    这才令他的修为突飞猛进,有了后来家族继承人的未来。

    于是,再他晋级天人初期之后,便去了三等国,按照要求下了一张订单。

    想到这里,独孤松扭头看向舞七,其年纪不过十八,她与三年前的事情有关,又或者是他想茬了?是其他的事情?

    自己身在独孤家,为了修炼,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也曾使过不少手段,就不知道这舞七是何那个人有关系了……

    舞七看着独孤松的眼神开始变得复杂,便知道他已经往两年前那个方向想去了。

    她抿唇一笑道:“现在想起来了吗?”

    “你是?”独孤松依旧有些不确定,他不禁捏紧拳头,手心里渐渐出汗。

    “你是从一等国来的?”独孤松看着舞七问道。

    舞七没有回答,仅是点头。

    这下独孤松可以确认了,从一等国过来的除了那个订单,再无其他。

    再看其年龄,难道那对夫妻还有一个儿子不成。

    猛地,独孤松有开始摇头,道:“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从一等国过来的。

    一等国怎么可能会有你这样的强者!”

    早在半年前就是半仙中期,现在她的境界自己自然是更加不清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