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406章 亲的时候没轻没重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抬眸看着他的下巴道:“这下该起来,去看看大家了吧?”

    皇甫睿顿时有种被戏耍的的感觉,似乎小七刚才之所以表情那么凝重,神情那么认真,后面是为了这个铺路。

    皇甫睿的眼中立马幽怨起来,大有受了委屈的小媳妇的嫌疑。

    舞七立马撑起身,在他的面前半跪着,然后给他一件件地把衣裳穿起来。

    “好啦,别生气了。”在最后,舞七又献上了一枚香吻给他,并且为他系上了腰带。

    可是,皇甫睿根本不满足于此,擒住她的腰际,一个旋转,便让舞七躺在床上。

    旋转之际,舞七的发丝飞扬,如同黑色的瀑布一样。

    舞七大惊失色,衣裳已经为他穿上,吻也送上了,而且已经说好出去看一看去救她的兄弟们。

    那他现在又想要干什么?

    舞七瞪大了杏眼,堪比铜锣。

    皇甫睿见她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看着自己,嘴角勾起摄魂的笑容,便埋首凑近她的香唇。

    皇甫睿的吻一开始还十分缓慢而温柔,渐渐地也变得热烈起来,他的喘息也变得越来越急促。

    狂热的吻,铺天盖地,霸道强势,不容拒绝。

    他狂野霸道的吻似疾风骤雨一般,时而放缓,时而变轻,时而如和风细雨一般绵软,又会变得和蜻蜓点水一般轻柔。

    四周很近,只有彼此凌乱的喘息声。

    半响之后,皇甫睿才放开舞七,两人的嘴唇都因为激烈的吻而变得红肿。

    舞七舔了一口唇瓣,上面还有一些刺痛,刚才皇甫睿竟然咬她了。

    一摸唇瓣,顿时便怀疑自己是否摸到了一对大香肠。

    再看向他的薄唇,顿时笑出了声音。

    原本俊美刚毅的容颜,高挺的鼻子,下面却配上一对感性的香肠嘴,原本那性感的薄唇呢?

    皇甫睿见舞七居然盯着自己的唇笑,当下便将她捉住,正好她还未穿衣,正好在她身上胡作非为。

    一番挠了之后,舞七笑得更欢了。

    似乎将之前五个月的笑容一次性全部补回来了。

    皇甫睿担心她笑岔气了,连忙停手,将人拉到怀里。

    舞七刚感觉自己躺在柔.软的大腿上,嘴唇上便传来清凉的感觉。

    一睁眼便见皇甫睿给她上药,她娇嗔地睨了他一眼,道:“早在哪里的?亲的时候没轻没重!”

    皇甫睿勾唇一笑,道:“怪我咯?谁让某人的味道太甜,又像罂粟一样,让人迷恋。”

    舞七被他这触不及防地调.戏,脸上染上了一层绯红。

    这皇甫睿真是无赖之极,反正自己的唇已经被涂抹了药膏,舞七连忙从床上下来,快速地穿好衣裳。

    皇甫睿见她像是赶着投胎的速度,也是无奈之极。

    给自己也抹上药膏之后,这才走到她的身旁,拉着她一起出了洞府。

    她看了一眼天色,还好,还没有到晌午。

    对于皇甫睿在床上耍无赖,舞七觉得能在这个时候从洞府出来,已经很满足了。

    他有时能缠着自己一天一夜不出房间,今日不过才几个时辰而已。

    待舞七来到药膳堂的时候,发现还有十来个人再排队等着拿药。

    而凌蓝则穿梭在几个重伤的兄弟之间,凌蓝得到自己亲传,有几分医术。

    忽然,舞七发现在他的身侧还有一抹黑色的身影,此人腰带上绣着几朵白梅。

    凹凸有致的身材,配上一张冷艳的脸,令在这药膳堂的其他兄弟们都流连忘返。

    但是,她的目光始终紧跟着那抹绛红色的身影,他走到哪里,她便帮忙提着东西跟到哪里。

    舞七看着这二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二人之间的默契度如此熟稔,以往都是李婉与凌蓝在上午服侍自己,这么一算两个人也相处三年之久。

    舞七拉着皇甫睿从一旁绕过,没有打扰他们二人给大家治疗。

    然后从排队的那帮人开始看起,大家见掌门与炎尊来了,立即要行礼,受宠若惊。

    舞七一抬手,道:“大家为了救我才受伤,不必多礼。”

    然后又侧头看了一眼皇甫睿道:“是吗?”

    皇甫睿没有多言,只是宠溺地看着她,然后点头。

    舞七一路为众人把脉,随之奉上药液、灵药。

    顺便把凌蓝一些没有来得及医治的病人,都看完了。

    这时,凌蓝才发现自己身旁有一抹白色的身影。

    是主子!

    凌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主子是何时过来的?

    为何大家都没有出声?还有李婉也没有注意到,她一直帮凌蓝拿着东西。

    舞七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然后说道:“你们也好好休息一番。”

    “多谢主子。”

    这时从外面走进一个人,刚跨进门内,就喊道:“凌蓝,我给你送药来了。”

    舞七见到来人,又看了眼凌蓝,他们二人之间确实有些神似,想起曾经在火邢坊的时候,就觉得南浔有些眼熟。

    现在两个人站在一起,舞七看他们更是相似度百分之五十。

    她还记得,她在醉香楼为凌蓝赎身的时候,那时候,凌蓝的名字还不叫凌蓝,而是叫南泽。

    为了帮他忘掉那里曾经的过往,重新开始,才为他取名凌蓝的。

    如今细想,南浔、南泽,有些令人联想的意味。

    舞七看了一会儿,便让人一会儿叫南浔去掌门处。

    皇甫睿一直观察着舞七的表情,见她黛眉微皱,又看了眼南浔,眼神加深了一分。

    舞七来到掌门处之后,便在桌案后坐下,她的脑子里还思索着凌蓝的事情。

    他是自己从醉香楼里花二十万两黄金赎回来的,其原先在醉清楼做了小倌三年。

    南泽对三年前的事情一概不知,可以说一点也记不起,只记得自己来到醉清楼之后的事情。

    她也曾帮南泽在一等国查找他的亲人,但是一无所获,一直到现在。

    当她看到南浔站在他身旁时,一个想法一下子变钻入她的脑海中。

    或许,南浔便是南泽的亲人也说不定。

    想起曾经,玄牧也曾跟自己打听过凌蓝的事情,现在她有些后悔给凌蓝改名字了。

    正在舞七思索的时候,南浔已经进来了。

    “火主。”南浔规规矩矩地超舞七行了一个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