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93章 没有唇舌缠绵的深吻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妹妹,我……”皇甫奕不知从何说起,如何解释。

    “不可以,是吗?”舞七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下,心中带着浓浓的凄凉。

    自己身边最后的亲人,除了娘亲之外,将他当做一片天的哥哥,居然……也带着尔虞我诈。

    舞七感觉自己的心头像是被压住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沉重得让她有些呼吸不了。

    张着的嘴巴,有些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手指慢慢收紧,想要给自己力量,决不能在别人面前袒露脆弱。

    舞七一言不发,呆站在原地,也不看他,这让皇甫奕慌极了。

    “妹妹,我保证,我只骗过你这件事情,其余的我绝对从未骗过你。

    只要再过二十九天,所有的事情就会变好。

    皇甫景榆有了高妙之,我可以拥有你,你娘亲也自由了,这不是皆大欢喜?”皇甫奕双手按着舞七的肩头,弯下腰和她解释。

    而舞七像是听到一个笑话一般,反问道:“什么?”

    “呵,你们父子是打着这样的算盘吗?

    早说呀!你们要多少个这样的复制品,我都能够做出来。

    是不是这样,我和娘亲就能够都走了?”舞七昂着头朝他嘶吼道。

    舞七的眼眶通红,今日所有的压抑全部吼了出来。

    她的双眸魔怔般尽是撕裂一切般的火焰,眼球浸满了血色的猩红,如同璀璨的红宝石一般。

    她的眼眶内尽是无尽的愤怒和委屈,以及对皇甫奕的失望。

    这对父子疯狂的想法,以及皇甫奕的欺骗,还有,他居然如同当年的皇甫景榆一般,喜欢上自己的妹妹?

    虽然他们不是亲兄妹,可是,皇甫奕这样的想法,她一时还是接受不了。

    听着舞七的话,看到她眼底的疯狂,皇甫有一刹那想要捂住舞七嘴的冲动。

    “妹妹,我不是想要任何你的复制品,我想要的只是你。

    我想守护,我所喜欢、我心里珍惜全部都是你,这样独一无二的你。

    而你就是你,不是任何人可以替代的。

    妹妹,可以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吗?

    在你以后的人生里,都有我的相陪,一直到我们其中一人陨落为止。”皇甫奕深情地诉说着。

    这一刻,他像是看到了成百上千年的时光,漫漫时光中都有他们在一起。

    舞七昂着头,瞪着杏眼,听着他说着这些不可思议的话。

    可是,她的脑海里想得全部都是另一个人。

    如果是另一个人如此跟她告白,她一定会答应,可是,哥哥你不是。

    舞七精致翘挺的鼻子下,红润的唇瓣正勾勒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不能。”她回答道。

    “哥哥,早在三等国郗同学院时,你就知道,我是有未婚夫的。”舞七跟他强调未婚夫三个字。

    当时以为她是男子,当时以为她是结拜的异姓兄弟,所以不在乎。

    但是,现在她是女子,是自己的表妹,决不能和别人在一起。

    “妹妹,你是我的。”皇甫奕难得和舞七板起脸。

    “妹妹,姑父三年前便离世,而你与姑母已经失散三年,你这婚约怎可作数?

    没有父母的婚约,不过你们两人暗许终身。

    但是,我们不同,待我们大婚,皇甫景榆和姑母都会在,我们才是真正被长辈承认的婚姻。”皇甫奕说道。

    舞七听着他的话,只感觉他魔障了。

    她一把推开皇甫奕,道:“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我会与你大婚?

    我舞七今生今世只会爱一个人,我的心很小,已经给了一个人,就不会再给另一个人。

    哥哥,我们只是兄妹。”

    皇甫奕怎么也不肯听,上前一步拉住她纤细的手腕,一把拉仅自己的怀里。

    他淡薄的唇瓣,毫不客气地直接吻上柔.软而温热的唇瓣她,唇瓣相抵。

    皇甫奕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一手禁箍住她的后腰。

    舞七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瞪大了眼睛。

    皇甫奕真的喜欢上了自己?

    只是一个亲吻,没有唇舌缠绵的深吻,可是皇甫奕也想用这样的亲吻,诉说自己心底对她的喜欢。

    面对舞七的挣扎,皇甫奕只是用自己的力量不让她挣脱。

    慢慢地,他终于松开了她柔.软而温热的唇瓣。

    舞七当下就伸出右手,朝他的脸上呼去。

    皇甫奕知道她心里的怒火,伸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然后放在唇处亲吻。

    他的声音缓缓响起:“就算没有媒妁之言,我也心悦你,我喜欢你。

    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的心只为你跳动,想靠近你,想守护你。

    我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我喜欢你,很久很久很久了……”

    皇甫奕温柔的嗓音里带着一股吸引力,此时听起来竟是如此的异样。

    他那似乎聚集了天地万物灵气的双瞳,蕴含着可以吸进一切光芒的潜力。

    虽然告白已经失败一次,他有些胆怯,但是目光却不愿与她分开。

    他本不是一个冰冷的人,只是自小接受帝王教育,又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里长大,他只是用冰冷的外壳来伪装自己。

    皇城与詹殿的势力看起来风光,他身为太子与少主,每日要承受的压力与暗杀也数不胜数。

    但是,就是眼前之人,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

    舞七的手还被他握在手心,有些不知所措。

    她的眼神慌乱,看着皇甫奕的眼睛里尽是复杂的情感。

    “哥哥,对你的喜欢,舞七只能够说抱歉。

    你心悦于我,而我心悦于他人,我与他早已私定终生,今生我非他不嫁。

    如果哥哥真心希望我幸福,请哥哥成全,将詹殿内的出入令牌给我。

    舞七依旧会记得哥哥的情谊。”舞七抬头看着他说道。

    皇甫奕眼眸微眯,她居然想要出入令牌?

    “如果你离开了,你还会回来吗?”看似一个疑问句,实则是一个陈述句。

    他知道,舞七一定不会再愿意回到这里,而他与她的缘分也就到此结束。

    “我们永远是兄妹,是有血缘无法分割的兄妹。”舞七只是说了这样一句话。

    皇甫奕最恨的就是这样的一句话,兄妹二字就像是一条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