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92章 哥哥,我可以信任你吗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皇甫奕的眼神太过炙.热,让舞七有些不适应。

    “哥哥,皇甫景榆到底和你说了什么?”舞七问道。

    闻言,皇甫奕心头一跳,心想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告诉妹妹。

    可是,又该如何解释自己这般高兴的原因呢?

    皇甫奕直在心头骂自己,居然高兴过头了。

    “妹妹,你的大仇已经报了,那皇甫景榆见到高妙之的脸之后,大发雷霆。

    刚才当着我的面,将其斩杀,并将尸体喂了凶兽。”皇甫奕笑着和舞七说道。

    “真的?”舞七仰头问道。

    她原本以为皇甫景榆会怜香惜玉,看在高妙之拥有与娘亲一样的脸的份上,为其医治。

    可是,没想到,皇甫景榆却恼怒高妙之这样一个复制品。

    看来,皇甫景榆对娘亲的情深还真是难容瑕疵。

    这下爹爹的仇便不需要自己出手,就已经解决了。

    接下来,就剩下将娘亲找到了……

    皇甫奕见舞七的脸上露出一抹沉思,时而蹙眉,时而放松,时而笃定。皇甫奕便知妹妹这是相信了他的话。

    “妹妹,皇甫景榆的实力在洞虚,你我如若想要摆脱他,还需要多加修炼才行。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从这里出去,不被他留在詹殿。”皇甫奕说道。

    舞七何尝不想赶紧离开这里,“可是,哥哥,修炼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我如今才分神初期,与洞虚差了两个大境界。

    这其中的距离,少说几年,多则几十年上百年才可以达到。

    如若这般,离开詹殿怕是遥遥无期。

    皇甫景榆可有说何事离开?他总不可能每日都守在这詹殿之中吧?”

    皇甫奕摇摇头道:“没有说。”

    舞七就知道,皇甫景榆狡猾至极,就算要离开,也不会告诉哥哥的。

    皇甫奕看着舞七愁容满面地回到嘉珍楼,自己将她送进嘉珍楼时,整个回去的路上,她一脸笑容也没有露出。

    心中甚是不好受,可是一想到,只要再等待一个月,自己便可以与妹妹大婚……

    所以,现在只能忍住瞒着妹妹,让其先委屈一番,之后便永远都是晴天,自己再也不会骗她了。

    皇甫奕捏紧拳头慢慢转身离开,舞七回到嘉珍楼之后,便关上了门。

    透过门缝看着皇甫奕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凝重沉思。

    他说,皇甫景榆当着他的面将高妙之斩杀了,可为何哥哥的身上一点血腥味都没有?

    回来时与出去时穿的是同样一件衣服,而且也是他闭关十多天穿的一件。

    被汗水浸泡过的味道造假不出来,那么,哥哥从殿主阁回来时便没有换衣裳。

    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发生皇甫景榆斩杀高妙之这件事情,可是,哥哥为什么要骗自己呢?

    舞七回到自己房间之后,便关上房门,陷入了沉思。

    在舞七看来,他们之间一直坦诚相见,从未有过欺骗的。

    起码自己和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皇甫奕突如其来的改变,还有今日他的开心,让舞七甚是不解。

    当夜,舞七便前去夜探高妙之的那个院子,果然除了一地的血迹什么也没有。

    高妙之不见了,而且没有被杀,只有一种可能,便是被救了。

    皇甫景榆舍不得高妙之死了,可是哥哥帮着皇甫景榆骗自己是为什么?

    舞七又小心翼翼地前去殿主阁,她在赌,看皇甫景榆到底还在不在詹殿。

    从一间窗户跳进去,舞七收起气息,在黑暗与生机仙府里变换着躲避着。

    终于来到皇甫景榆住的那间偏殿,里面干净得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

    当下,她便确认皇甫景榆已经离开,而哥哥彻彻底底地骗了自己。

    舞七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尤其是当事实证明了猜想之后,她的内心是拒绝这个事实的。

    连忙从殿主阁离开,当她出现在皇甫奕房间的时候,皇甫奕整个人是懵的。

    他给妹妹扯了一个谎,心里也很忐忑,尤其也很兴奋,倒数着剩下的二十九天。

    而舞七的突然出现,给他一个措手不及。

    漆黑的房间内,唯独只有刚被打开的一扇窗户,射进来一些月光。

    舞七就站在月光下,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没有遮挡住她的美,反而将她较好的身材暴露无遗。

    可是这样的人,明明还是他的妹妹,可是身上的气息却变了。

    黛眉轻蹙,杏眼散发着淡淡的冷意,浅色的薄唇微微抿着。

    一道浅浅的月光正好照耀在她白皙清秀的脸蛋上,给她的轮廓都镀上了一层银色的光晕。

    她看着自己的时候,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轻地颤动着,隐隐有些激动。

    “妹妹?”皇甫奕看着她,心里隐隐有些心虚。

    总感觉,她这样看着自己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皇甫奕的心都快提起来了,他平日里眼底不散的冷然煞寒,似乎一到她面前,就会退散得无边无际。

    他现在最在乎的就是她……

    舞七凄冷地一笑,眼神中尽是失望,双眸中隐隐泛着水光,在夜色中极其闪烁。

    “哥哥?我能这么叫你吗?”舞七声音平淡地说道。

    皇甫奕不知道舞七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紧张地上前拥住她。

    “妹妹,你怎么了?”

    如葱节般骨节分明的手指紧紧地拥住月光下的小人儿,他心上的至宝。

    抱住她的一瞬间,皇甫奕所有的心慌都消失了。

    果然,只要有她在,他便是安心的。

    皇甫奕侧头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就这样抱着她。

    可以看到她那张白皙莹润的侧脸,那双翦水秋瞳中带着浅浅的笑意,水光盈盈。

    舞七任由他抱着,只是说了一句:“哥哥,我可以信任你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舞七整个人是恍惚的,感觉自己像是没有灵魂一般。

    明明已经知道了答案,她还是要过来确认一遍。

    抱着她的皇甫奕身体一僵,总感觉舞七说这句话是带有深意的。

    他立马想到自己今日和她说的事情,慌忙放开她,然后看着她的眼睛。

    而舞七的眼睛也一直盯着自己看,瞳仁又黑又大,莫名地就让他心中漏了一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