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88章 七儿,我是舅舅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小白兔瞬间吃成了胖子,犹如云云一般可以变大。

    它吃得一脸满足,这些可都是七级灵药、灵草啊,还有虚灵物。

    小白兔越吃越兴奋,果然跟着小丫头有肉吃。

    这丫头居然有这么多的好东西,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待它将一地的药渣都吃完之后,身体已经变得如同一只粗木桶一般大。

    只见它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小白兔意味犹尽地舔舔嘴唇,上面还残留了一点药渣。

    今天吃一顿,抵了吃一年。

    要是小丫头每天都这么炼丹就好了,那样自己修为恢复的速度,绝对可以增加十倍。

    小白兔翻了个身,它没忘记舞七交代的要将灵草种回去,不把差事办好了,回头,小丫头不给药渣吃就不美好了。

    一切都做完之后,小白兔就躲在湖边,开始将体内的灵气重新运转。

    舞七在交代完小白兔之后,就从生机仙府出去了。

    和之前的计划一样,打算晚上去找高妙之。

    子夜过后,舞七带着炼制好的药液过去。

    高妙之听到声音,并闻到了淡淡的的药香便知道舞七是真的来了。

    “没想到你还挺守信用。”明明昨日自己已经将事实告诉了她。

    她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并且舞方景的死和皇甫嘉珍的失踪都与自己有关。

    自己是她的杀父仇人,却害的她找不到母亲。

    就这样不共戴天的愁,这个女孩儿居然还会信守承诺……

    高妙之第一次为自己从小的那些算计,感到羞耻。

    “当然,毕竟这是我和你说好的条件。

    我已经拿到了我的报酬,自然要做到承诺你的事情。”舞七从生机仙府里面拿出工具箱搁在地上,说道。

    有了舞七这句话,她也就放心了。

    舞七打开工具箱,心下冷笑,不过给你换张脸。

    如果你能彻底地将皇甫景榆迷住的话,那么自己和娘亲便能从皇甫景榆的掌控下逃脱。

    舞七给高妙之服用了麻沸丹,又在周围布置了屏蔽阵,不然屋内太黑,她无法准确地下刀。

    搁上夜明珠之后,四周都亮了起来。

    舞七将她的脸清洗干净之后,在高妙之的脸上比划了一会儿,按照记忆中娘妻的模样,做了一些调整。

    先将自己提前配置好的药液涂抹在她的脸上,再用细尖的刀片割开她的皮肤。

    在五官与皮肤上都做了一些调整,然后才重新将脸皮缝好。

    舞七因为自己做得太完美,以至于以后,这高妙之只要不说话,便会和娘亲一模一样,所以,舞七在她的下颚处留下了一颗褐色的小痣。

    随后,舞七又在她的脸上抹上了一层修复液,将原本需要三个月才能愈合的伤口缩短到了三天。

    三天后,舞七只要再过来拆线就好了。

    而对于高妙之的眼球,已经毁掉了,就算舞七医术再高,也不能平白地造出两颗眼球。

    所以,高妙之只能做一个盲女了。

    如果她当初知道自己有机会变成皇甫嘉珍的模样,她一定不会去激怒皇甫景榆,这样才能做一个真正的皇甫嘉珍。

    将屋子内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完毕之后,舞七便离开了。

    麻沸丹的药效还没有消失,所以,高妙之还没有醒来,就算醒过来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变成了什么模样。

    在这三日里面,舞七每日除了修炼就是炼丹。

    八级九级的灵草暂时不能用来炼丹,所以,这次舞七依旧是炼制的七级灵草。

    睿的解药已经配置成功了,可自己身体里面的勾魂夺魄丹毒还没有解开。

    这个七级天丹毒,当初小猪告诉她世间无解。

    可是,舞七偏偏不信这个邪。

    自己已经身为八级天丹师,难道连自己体内的毒都无法解开吗?

    当初,小猪说睿的天眼寒焰毒不也是无解的吗?

    现在她不一样配置出了解药。

    所以说,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只要你想去做,哪怕一开始失败了,多尝试几次,你将离成功越来越近。

    勾魂夺魄丹的毒可以靠回煞丹来缓解,回煞丹内有许多祛阴回阳的灵草,所以,舞七推断这解药也要用类似的灵草才行。

    不过介于晶炎丹的经验,舞七觉得还是需要一些虚灵物。

    舞七想起自己从灵药堂拿来的东西,三转石、尸火、百鬼芝,其中百鬼芝便是虚灵物。

    百鬼芝内含有数百条冤魂,用其来克服勾魂夺魄丹再合适不过。

    再加上三转石补阳和尸火都祛阴的效果,舞七觉得这几位主药是够了。

    再辅以一些祛毒和祛阴补阳的灵草,应该就可以化解。

    舞七在自己的药田里面找了七八种这样的灵草,但是,补阳的居多。

    所以,她又到灵草堂去找了几位祛阴的灵草,不管管事的用何种眼神看她,她都照拿不误。

    可是,她在回来的路上却与皇甫景榆巧遇了。

    舞七看见他心头一跳,不知道他来找自己是为了何事?

    难道已经发现高妙之的脸换掉了?

    舞七面色不变,心中却十分忐忑地走过去,道:“殿主。”

    “七儿,我是舅舅,你应该改口才是。”皇甫景榆朝着舞七面露慈色,薄唇也露出一抹温润的笑容。

    单是看他的左脸和下巴,便知皇甫景榆是一个面相俊朗的人,怪不得高妙之爱他爱得如此之深。

    也难怪,哥哥那样如同鬼斧神工的男人,其父亲肯定也是英俊挺拔的。

    舞七勉强一笑,道:“我还没有见到我娘亲,我想待娘亲为我引荐之后,再正式相认。”

    皇甫景榆一听到皇甫嘉珍,脸色就变了。

    随后问道:“七儿,你最近可有用功炼丹?可有炼制出九级天灵丹?”

    皇甫景榆面具后紫色的眸子里难掩的期待,正锁住舞七的回答。

    虽然对方的期待很大,但是舞七还是不能撒谎,答道:“没有。”

    果然,一听到舞七的否定回答,皇甫景榆的身体像泄了气一般。

    眨眼之间,他又恢复到刚才的慈祥中,语重心长地说道:“七儿,你娘亲怕是不是为我们引荐了。

    她已经不记得我们了,当我找到她时,她已经神志不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