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84章 我爹和我娘还活着吗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饶了两个弯子,就是为了将自己折干净,让人找不到自己这个主谋。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舞七这个女孩儿这么聪颖,为了找到自己一直从一等国追查到五等国。

    最终,不仅发现了自己,还和殿主相认。

    在詹殿中,除了殿主根本没人能动得了自己。

    而自己因为与她动手,则被自己爱了二十三年的男人关押在此。

    舞七听到她的肯定回答,心里也是五味翻滚。

    黑暗中,舞七的黛眉轻蹙,呵!三年了,终于找到了了吗?

    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问道。

    “我爹和我娘还活着吗?”舞七看着她一副视死而归的样子,问道。

    “你爹已经死了,当我看到你爹时已经是一具尸体。

    而你娘被一刀刺进了肚子,但是并没有死。

    最后,还被殿主发现了她,但是整个人神志不清,除了你爹谁也不记得。”高妙之回忆道。

    “那我娘现在人在何处?”这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哪怕只剩下娘亲,她也一定要救回,缝补这个已经不完整的家。

    “不知道,我也仅一次在詹殿中见过你娘,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高妙之回答道。

    舞七见她居然回答不知道,立马冲过来揪住她破碎的衣领喊道:“你骗人!”

    “你别忘了,你如若撒谎,你便生生世世也不可能得到皇甫景榆的爱。

    别以为,你可以骗得了我,你骗得了你的良心吗?

    人在做天在看,高妙之,你敢说你刚才说的句句属实吗?”

    舞七揪着她的衣领,整个人都快贴到高妙之布满血伽的脸上。

    此时的舞七怒不可及,她的嘴角扯出一个疯狂的弧度。

    双眸魔怔般尽是撕裂一切般的火焰,眼球浸满了血色的猩红,这完全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表情,倒像是疯了。

    她好不容易得到娘亲还活着的消息,哪怕得知高妙之就是雇凶暗杀之人,她也是极度忍耐着。

    等待着她回答完三个问题,可是为什么,她就会不知道娘亲在何处?

    好不容易得到的线索就这样断掉了吗?

    她绝对不相信,一定是这个女人不愿意告诉自己,在骗自己。

    舞七死死地盯着高妙之,双眸圆睁,眼角发红,眸子中尽是血丝,她怒吼着。

    每说一个字,都像从身体里蹦出的钢针一般浑身颤抖。

    舞七那双明灿的星眸,此时似是灼烧着怒火,紧紧盯着高妙之。

    那犹如九天之上不谙世俗的冷情仙人,已经不复存在。

    此时的舞七浑身上下都如同熊熊烈焰,谁碰她,谁将引火*。

    高妙之被她拉扯得身上好不容易结的血伽又裂开了,六根玄铁的位置疼得她龇牙咧嘴、撕心裂肺。

    “我、我……没有,我说的是实话。

    我收到的回复是任务已完成,尸体已经带回星恒国。

    我让独孤松将尸体埋了便好,我以为人都死了。

    可是,后来不知怎地,我忽然在殿主身旁看着一抹熟悉的身影。

    除了有些怯弱和疑神疑鬼,真的就和你娘亲一模一样!

    殿主还叫她珍儿,捧在手上如珍宝一样。

    我那时见到她,以为是殿主不知从何处找来的一模一样的人。

    可是,我在她的腰间看到了一抹还未痊愈的刀伤。

    当下我便明白了,原来你娘她没有死,而且还被殿主找到了。”

    高妙之说得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这样的结果她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早知如此,当初,她一定不会顾及暴露的可能性,亲自去毁尸灭迹,哪里会给皇甫嘉珍活的机会?

    这是她二十九来,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舞七看着竭力解释的样子,而且深情中带着深深的后悔,一副后悔娘亲居然还活着的样子。

    舞七生气地一把松开她,继续问道:“那皇甫景榆给带到何处了?”

    “殿主做事一向毫无规则,这绝不可能的地方也极有可能是藏人的地方。

    但是,殿主也极有可能将人带到裸露的阳光下,这些都毫无猜忌的方向。”高妙之说道。

    她从前甚得皇甫景榆的喜爱,但是被告知的一些事情,也都是不伤詹殿和王国的根基的事情。

    如皇甫嘉珍这般的妙人,皇甫景榆怕是谁也不会告知。

    舞七见她说得极有道理,再问下去也没有任何结果。

    现在的线索,便落在皇甫景榆的身上,可是,要从他口中套出娘亲的行踪谈何容易。

    舞七见高妙之极力解释的模样,又劫后余生的样子,便说道:“我知道了,今日之事,我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

    你已经回答了我的三个问题,我答应你的事情也会做到。

    你好好留着这条命,明日这时候,我会来找你,给你换上一张新的脸。”

    高妙之听舞七说不是现在就给她换脸,心下有些不满。

    可是,如今她与舞七的境况,根本拿舞七无可奈何,只能忍耐着答应。

    等到她换上皇甫嘉珍的那张脸之后,便什么都有了。

    殿主一定会愿意为自己做任何事情,哪怕是要了这个侄女的命!

    高妙之心中暗暗地盘算着,如今只有忍辱负重,她相信日后她想要的,殿主一定都会给她……

    舞七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这座小院,一身黑色夜行衣在夜中行走着。

    此时的她根本没有心情回那个嘉珍楼休息,她只想找一个地方放松一下心情。

    只是这个詹殿之中高手如云,除了殿主,还有那个右护.法。

    夜色中,舞七坐在一棵树枝上,吹着晚风,遥望着天空中的半轮月亮。

    不管在哪里,哪个国家、哪股势力,舞七眼中的月亮都是不全的。

    她无奈的晃着小腿,单薄的身影在树影中显得孤寂。

    心中对着爹娘的思恋,可惜他们一个再也见不到了,一个不知在何处。

    舞七望着殿主阁的方向,都是这个男人,她一定找到娘亲的下落。

    只是,洞虚境界与自己的分神初期,相隔两个大境界,舞七心有余而力不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