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74章 皇甫嘉珍是谁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不仅是为了熟悉这个地方,为以后跑路做准备,还有便是她想要知道这詹殿有没有什么秘密。

    对于詹殿内的人,她一个也不信任。

    没有贴心的人一起说话,舞七只能用眼睛去看这个地方,默默地记住。

    她的身影在詹殿内行走着,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被她看在眼里。

    忽然,她发觉西北角有一处简单的小院子,里面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可是,令人奇怪的是,这门口居然有一个迷踪阵,相当繁复,一看就是高人所布置。

    她望着眼前这个连名字也没有的院子,心想道:“难道这里有什么秘密?”

    “不然,又为什么会布置这般繁复的阵纹?”舞七在心中思索着。

    明明里面无人,却要布置这样的阵纹,怪哉。

    舞七朝周围查探了一番,发现没有被跟踪,便朝着那迷踪阵走去。

    这样的阵纹,舞七还可以应付,毕竟她所学的阵纹是阵纹的最初化,可以举一反三融会贯通。

    一炷香之后,舞七从里面走出来,抬头看着这个只有三间房间的院子。

    要不是自己特地在站点内闲逛,恐怕也发现不了这里。

    舞七先是将三间房间的门都看了一遍,只有最左边一扇门有被人打开过的痕迹。

    而其他两间房门上面则布满了灰尘,舞七第一反应便是去最左边那间。

    “吱呀……”

    映入眼帘的是舞七绝对想不到的人,居然是高妙之。

    她的模样相当凄惨,被人用玄铁钉在十字架上,肩胛骨被铁链穿过,绑在十字架上。

    浑身血淋淋的,身上仅存的破布条还粘着血伽。

    在她的左右两侧的墙上都挂满了各种刑具,就连跟前还有火盆与烙铁。

    舞七来到詹殿没有见到她,没想到居然被囚禁在这里。

    舞七一下子觉得自己的脑回路有些不够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被殿主关押在此的?

    门一打开,原本低垂着脑袋的高妙之便充满期待地抬起头。

    阳光从门外照射进来,将封闭的屋子带来一束亮光。

    来人背对阳光,容貌映在阴影中,但只是看一眼便知道是女人,而且那一眼,她就认出来了。

    她朝来人大喊道:“皇甫嘉珍?”

    高妙之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那样的容貌,那玲珑的身躯,就算化成灰她也认识。

    她最嫉妒的女人,有着她最期盼的宠爱……

    渐渐地,高妙之看向舞七的眼神带着一丝仇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

    身上的疼痛,早在见到舞七的那一瞬间,就被掩盖了,没有什么比见到皇甫嘉珍更令她痛的了。

    舞七稍稍蹙眉,皇甫嘉珍?就是嘉珍楼的主人?

    舞七没有说话,因为门打开之后,里面还有一道屏蔽阵,阻隔着她不能走近高妙之。

    所以,在外面才查探不出来里面有人。

    舞七将门关上,轻车熟路地走进阵纹,然后靠近高妙之问道。

    “我这张脸和皇甫嘉珍很像?”舞七将脸凑近,在还有一尺的距离处停下。

    听着舞七清脆的声音,高妙之才明白对方不是皇甫嘉珍,但是,真的好像,几乎百分之九十的相似。

    这世间居然会有这般相像的人?

    当下,高妙之便警惕起来,声音低沉地问道:“你是谁?”

    詹殿可不是谁都能进来的,而且这个地方殿主可是布下迷踪阵的。

    忽然高妙之想起来,刚才这个女娃娃就在她的面前穿过了屏蔽阵。

    这是一个阵法高手,十八岁的高手。

    现在她的修为被殿主全部封住,丝毫感觉不出舞七的修为,但是,她对舞七依旧忌惮。

    舞七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道:“皇甫嘉珍是谁?”

    这世间居然会有如此相像的人?

    殿主一年前看着自己常常带着一抹思恋,如今却带着一抹慈祥。

    而这个女人,眼中尽是憎恨和恐惧。

    舞七心中浮现一个想法,娘亲不正是那个和自己有着百分之九十相似度的女人吗?

    但是,娘亲的名字不叫皇甫嘉珍,她叫牧娟儿啊!

    舞七的疑惑已经在心中扭成一团,怎么理也理不开。

    “呵!”高妙之冷笑一声,看着舞七这张熟悉的连忙鄙夷道。

    “殿主的亲生妹妹,哈哈哈……他居然会喜欢上自己的亲妹妹,你说他是不是连禽兽都不如?”高妙之笑得极其狰狞,煞是恐怖。

    “居然想要将自己的亲妹妹占为己有,要不是我暗中帮忙,将她从皇城中送出去。

    她怕是不可能和那个野男人在一起的。

    但我没有想到,我做尽了一切,在他的心里依旧一点位置也没有。

    就算那个贱女人离开十九年,他还是在思恋她。

    那一座座嘉珍楼,每次我看见它们,恨不得一把火烧掉!

    我为他筹谋,我为他扩大詹殿的势力,却得不到他一点垂怜?”

    说着,高妙之的眼角已经出现泪珠,眼中尽是怨恨。

    她那倔强又委屈的表情,在这一刻也触动了舞七的心。

    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如此情深意切,愿意付出一切。

    可惜,你的爱给错了人,注定得不到回应。

    舞七瞧着她身上的痕迹,问道:“是殿主将你关在这里的?”

    “呵,除了他,这詹殿中没有人能够抓住我。”高妙之的脸上浮现一抹自嘲。

    听到他的传唤,她立马急冲冲地回来了,没想到一回来便是一掌,将自己打得五脏六腑均出血。

    还将自己关在这个小院子里,每日前来折磨自己。

    “哈哈哈……”忽然,高妙之大笑起来,一口白牙在满脸是血的脸庞上,显得极其渗人。

    她接着说道:“他是永远不可能得到幸福的。

    舞方景已死,那个女人神志不清,除了那个野男人,谁也记不得。

    哈哈哈……我得不到的,他也别想得到!”

    说着,高妙之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戾,他永远不可能再得到幸福了。

    那种痴心病就算神医也无用,再好的丹药吃了也没用。

    这就是报应啊!

    而舞七整个人都震惊,感觉心口像是被人堵住了,无法呼吸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