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66章 高妙之的真容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她的瞳孔竟泛起微微的亮光,显得更加深邃,眼中熠熠闪闪的寒光,给人增添了一份高冷疏离,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黑夜中,挺翘的鼻梁,轮廓分明的嘴唇,把人衬得刚强中有些魅惑。

    偏偏是她这样的人儿,玄牧看着她竟然一点生疏都没有,反而眼眸中尽是醉人的温柔。

    舞七看着自己墨发中带着的墨绿色,有了一些大胆的猜测。

    去年在从忌涧时,似乎在第一圈时也出现过森林中发生异样。

    那些树木都成精了,会攻击人,还有那些小蛇。

    那时他们去了从忌涧之后,那里的树木和小蛇都开始了伪装。

    所以,舞七觉得这片竹林应该也是有一些伪装的。

    只是这片竹林怕是一点生机都没有了,所以,才会不断地往下掉叶子。

    而这片幻境中,令这片竹林看起来和正常的无异。

    尽管这幻境做的几乎逼真,但是,高妙之轻视了黑色也可能会显现出微妙的色差!

    舞七抬头看着眼前的一片竹林,嘴角勾起一抹摄魂的笑容。

    “玄牧,我这边,你那边,把这片竹林都砍了!”舞七扭头朝身后的玄牧说道。

    “嗯。”玄牧点头,他就知道舞七是有办法的。

    两人一左一右,目标只有眼前的这片竹林,一直往前砍。

    终于,在一炷香之后,二人已经在竹林中砍出了一条道路。

    “嘭!”

    似乎出现了镜子碎裂的声音,只见在舞七与玄牧同时的一剑之下,眼前均出现了如蜘蛛网般的裂痕。

    二人隔着百丈的距离,相视一笑。

    “轰隆!”

    一阵破碎的镜子掉落在眼前,顿时便瞧见一片枯黄的竹林。

    原先身后还是翠绿的竹林也变成了枯黄,舞七与玄牧回到原先的石阶之上,抬头便看到一座凉亭。

    如果按照他们先前的前进速度应该已经到了第二座凉亭,可是他们一直被幻境内,所以这应该还仅是第一座凉亭而已。

    只见凉亭内一人正背对着他们,只是一个背影,便让人对此人的真面目充满了各种联想。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大概对那个背影就是这样的想法吧?

    那人一头如丝绸般的乌黑秀发一根不落地盘在脑后,似乎正在品茶,直到放下香茗,她才转过身来。

    朝着下面石阶上的二人,轻拍三下手掌,似乎为他们可以这么快打破她的幻境而鼓掌。

    “才一个多时辰,便发觉并从我的幻境中出来,你们是第一个。”高妙之神色悠然地说道。

    舞七却感觉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似的,脸上火辣辣地疼,居然被人耍了一个多时辰才发现。

    而且,她竟然看不出眼前女人的修为,这……不妙!

    而眼前的女人,肌肤娇.嫩,美目流盼中气若幽兰,身上带着一丝轻灵之气。

    她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一番清雅高华的气势,让人为之所摄,自行惭愧不敢亵渎。

    但是,冷冽灵动中却带着一丝勾魂摄魄之态,容色晶莹如玉,精致的眉宇间,清冽与妩媚两种气质相融。

    不仅没有让人产生丝毫的怪异感觉,反倒是给人以后总想要将其征服的感觉。

    而她脸颊的那点婴儿肥,更是为她的清冽之气加分,这就是高妙之的真容。

    玄牧仰头看着凉亭下的女人,还八与年前一样,岁月在她的脸上一点痕迹也没有。

    而她还和以前一样穿着水蓝色的长裙,一番清雅高华的气势。

    “左护.法实力超群,居然能够制造出如此逼真的幻境。

    要不是七号,我怕是这辈子都出不来了。”玄牧自嘲一番。

    高妙之闻言才将视线放在玄牧身上,这么一看,原来是火邢坊的火主玄牧。

    只是他身旁的是何人?他的小厮?

    不过这小厮虽然只有元婴圆满的功力,但是,她依旧看出舞七的不凡。

    “七号?就是火主身旁的这位?”高妙之记起玄牧的身份,便问道。

    “呵,这位少年还真是不凡呢!”高妙之看了一眼舞七,脸上浮现一抹清冽妩媚一笑。

    高妙之还不知道玄牧已经不是火主,这件事情也只有火邢坊内人才知道。

    舞七刚刚当上火主一个月,这件事情还没有宣扬到外面。

    不过虽然高妙之误会了,但是,玄牧也没有打算纠正她。

    因为真正的火主就是他身旁的这位,穿着青衣,顶着一张平凡得不能在平凡的脸的少年。

    而且,现在修为还压制在元婴圆满,这样的人说出来是火邢坊火主,怕是高妙之也不信吧?

    于是,玄牧便接过高妙之的话道:“火邢坊内,哪个不是不凡之人?”

    玄牧没有直接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借着她的说又绕回去了。

    “那你火邢坊,又为何大肆地追查我詹殿的事情?

    火邢坊与詹殿之间互不干涉,这么多年,难道到了你玄牧手里要打破这条规矩吗?”高妙之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威胁。

    “不过,火主要是想这么做,詹殿也会奉陪的。

    不然,怎么对得起火主这么多天的付出呢?”高妙之犹似一泓清水的双目微眯,顾盼之际,流露出清雅高华的气势。

    可是,玄牧与舞七均是听出一抹危险的味道,难道她已经对火邢坊出手了?

    在他们来到於谷之前,他们可以肯定高妙之是查不到火邢坊身上的。

    但是,他们两个时辰前才刚到於谷,这个女人就已经可以肯定调查她的人火邢坊,并且朝火邢坊出手?

    二人眼中均是出现冷冽之色,果然这个女人手段狠毒,心计与城府极深。

    任谁也看不出眼前拥有肌肤娇.嫩、气若幽兰的女人是这样的狠角色。

    “高妙之,你对火邢坊做了什么?”玄牧清秀的脸庞出现一抹愠怒。

    他决定跟着舞七,但并不代表他愿意将整个火邢坊牵扯进高妙之的视线中。

    可是,他的身份已经代表了火邢坊,代表着火邢坊要与她高妙之为敌。

    那么,既然知道了背后之人是谁,当然要快刀斩乱麻,绝不留下后顾之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