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55章 七号,等等我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舞七见夏侯苏的酥胸都快要贴上来了,有些无奈,微妙地测过身子,并和身后的几人说话。

    之后的饭席间,夏侯苏依旧坐得与舞七最近,几乎无时不刻不在想吃舞七的豆腐。

    舞七暗地里也在佩服这夏侯苏的毅力,虽然修炼之人有很长的寿命,选择道侣的时间很长,但是,二十五还没有成婚的也不太多。

    终于,这顿饭吃完了,和四人分别舞七心里无比庆幸。

    但是,明显她高兴得太早了,或者因为被夏侯苏弄走了大部分注意力,以至于没有发现早就有人在注视着她。

    当舞七走在傍晚的街道上的时候,突然,她停了下来,身体有些僵硬地回过身。

    果然,跟着她的是玄牧。

    舞七当时已经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何滋味了,明明刚摆脱了一个包袱,他怎么又来了!

    玄牧没有戴面具,清秀的面容暴露在空气中。

    舞七一身黑袍站在与他相隔三十丈的位置,一头水墨的长发慵懒的流下,只用一条玉带松松地绑着,犹如配合此时闲暇的意境一般,发带的带稍轻盈地在风中飞舞,无比自在。

    二人就这么站着,中间紧有的三十丈的距离,宛如一道鸿沟。

    舞七的眉头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他还是找来了,而且还这么快,这才第四天而已。

    看了片刻,舞七便转过身来,准备离开。

    好不容易找到舞七的玄牧,如风一般瞬间停在她的身旁,拉住她的手说道:“七号,等等我。”

    舞七低头看着他温润的大手,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玄牧看着她的背影,沉默地跟着她。

    舞七实在为难,该带他回舞府呢?还是回问天宗?

    想了一下,还是觉得呆在舞府比去问天宗好,毕竟舞府里面的奴仆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们之间不过是个雇佣关系。

    而问天宗,光是这样的一个宗门,牵扯的东西就有太多。

    想好之后,舞七便停下脚步,幽怨地看着他,道:“不是让你留在火邢坊的吗?

    你若不在,他们有什么解决不了事情怎么办?”

    舞七一脸严肃地说着,那玄牧居然笑了出来。

    “七号,你这个火主都不在,我一个大长老而已,不在又有什么关系?”玄牧将这个包袱又甩给了舞七。

    舞七瞪了他一眼,这么说,怪她咯?

    “我不过一个刚上任的火主,而你已经在那个位置坐了十年。

    就算现在职位是大长老,那些问题你还不是迎刃而解?”舞七睨了他一眼,觉得这个人简直强词夺理,和自己呛声。

    玄牧看着一旁生气的舞七,嘴角弯起一抹笑容。

    “没事,白玉他们能处理得过来,你尽管放心便好。

    如果不放心,也可以回去看看,我会和你一起回去,好帮你。”玄牧温柔地盯着舞七说道。

    舞七猝不及防地蹙起黛眉,向后一步。

    这明显就是想将自己拐回火邢坊去,她才不会那么傻。

    “你来黎汉城作甚?”虽然心里知道可能是那个答案,舞七还是抱着其他的希冀,千万不要是来找自己的。

    “听下线的人报告,在黎汉城出现了神似火主的人,我便来看看了。”玄牧说道。

    “真的?”自己今早才从问天宗出来,虽然在黎汉城转悠半天,可是火邢坊的秘境到这黎汉城的距离也不止半天啊?

    舞七也不揭穿他,“哦,天色已晚,我在这里有处宅子,我带你去休息。”

    听到舞七说要留他,玄牧兴奋得差点喊出来,但是为了不显露形于色,他硬生生地忍下来了。

    舞七侧头看着默不作声的玄牧,觉得他过于安静。

    自己要带他回府里,他居然默不作声?

    舞七黛眉轻蹙,余光瞥了他一眼。

    直到二人走到舞府,他还是沉默的样子,舞七觉得其中好像有怪?

    “你打算出来多久?”舞七终于憋不住问了一句。

    她可没有时间经常留在他的身边,做几天样子,便好了。

    听到舞七问他何时走,玄牧原本温润的脸庞,便如同下了霜一般。

    他的嘴角往里缩了一下,然后说道:“还没定,到时候再说。”

    见舞七愣在原地看着盯着他看,便催促道:“我今天很累了,快点带我去休息。”

    “哦。”舞七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来。

    刚才那句明明就是打马虎眼,什么到时候再说,哼,根本就没有个时间限制,到时候是哪个时候?

    舞府上下已经三个多月没有见到舞七了,见她回来,顿时整个舞府便忙碌起来。

    因为府中只有主院、侧院还有偏院,还有一处先前夜柳住的院子。

    偏院都是奴仆居住的,而侧院是李婉他们居住的地方。

    所以,能够留玄牧住的地方只有自己的主院了。

    舞七让人在主院靠院门的位置收拾了一间房间,那里离自己的房间稍微远一些。

    “等他们收拾好,以后你就住在那里。”舞七指着房间说道。

    “那你住在哪里?”玄牧来的路上都将这四周看过,这间院子最大、最气派,应该是个主院。

    “那间。”舞七纤瘦一指,整个院子最中间的那间屋子。

    玄牧眼中含着流光,他早就预料到舞七可能住在那里,但是亲口听她那么一说,他的心里还是有些小窃喜。

    “这舞庄你可以随处逛逛,隔壁与这里有一处打通的门,那里不能随便进去。”舞七交代了一番。

    心下还是有些紧张,要是皇甫睿知道玄牧住在自己府里,不知道会不会炸毛?

    接下来的几日,舞七均在房间内闭关,而玄牧则每日都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等着她出关。

    一连三日,就连舞七的一片衣角也没有看见。

    直到第四天的时候,一个身穿紫色衣袍的大叔来了。

    他的轻车熟路地来到主院,院子里的奴仆见了他之后还行礼。

    卓烨霖在门口轻敲两下说道:“首领,我有事情要跟你禀报。”

    仅是半柱香的时间,里面的人便出来了。

    那人穿着简单的黑色长袍,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英姿俊美,幻若仙人,极天地之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