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53章 求你,掌门,我错了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说完,她右手一伸,便从卓烨霖手中接过一根皮鞭,这把皮鞭浸泡在朝天椒内整整一个月。

    光是握在手里,舞七便感觉自己的手心有些在灼烧,这要是一鞭子抽向没有修为的何开畅?

    舞七朝着他冷笑,何开畅瞧着这笑得比黑白无常还要恐怖的舞七,当下跪着的双腿便直打摆子,不知不觉双腿间便湿了。

    闻见一股子骚味,舞七眉头一皱。

    这也太怂了,她还什么也没做呢,这人就吓尿了?

    她不知道此刻何开畅内心的恐惧,和她自己身上的那种气势,简直要吓死个人。

    再加上何开畅跪在地上,那鞭子上的辣味已经充斥了他整个胸腔。

    他跪在地上,快步向前挪过去,想哀求舞七放过自己。

    “宗主,何某真的对宗门忠心耿耿啊,天地可见!”说着他还发起誓来。

    “如有违背,天打雷劈!”他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

    舞七嫌弃地看着他恶心的嘴脸,一脚便将人给踢飞了。

    何开畅被摔得前仰后翻,额头前更是被石头给磕破,起了一个大包。

    舞七握着鞭子,甩得呼呼作响,“啪”地一鞭子打在他的肩上,顿时皮开肉绽。

    “啊!”何开畅扯着嗓子痛苦地哀嚎着。

    这鞭子猛地抽过去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一息的时间不到,那火烧感,还有被麻辣放大的痛觉,一下子全部钻入神经,让人痛不欲生。

    舞七一点也没有被他这可怜的模样可糊住,她继续往他的身上招呼着。

    “你说你对得起天地良心?对问天宗忠心耿耿?

    那么,唐天宇呢?他不是问天宗的人吗?啊?”舞七边说边往其身上招呼。

    很快,何开畅身上穿的那套袍子,已经变成了碎布条,沾着血色。

    同时,他的身体泛着红色,比红辣椒还要红。

    “啊……不要……宗主饶命啊……”

    何开畅蜷缩在地上直打滚,一直闪躲着舞七的鞭子。

    可是,他现在不过一个平凡人,哪里能躲得过舞七的鞭子?

    当他听到舞七说“唐天宇”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抖了一下,他知道舞七这是知道唐天宇的死和自己有关了。

    可是,他的心里还抱着侥幸的心理,也不顾舞七的鞭子,随即直起身子。

    “啪!”原本要落在他背上的一鞭,打在了他的脸上,整个人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

    “宗主,您要相信我,相信我,我和唐师兄的死并没有关系。

    我承认,我是嫉妒他,但是,我真的没有杀死他啊!

    我的功力并没有唐师兄强,哪儿能那么悄无声息地将人给杀了呢?”何开畅说得声情并茂,一副他绝对不可能做过的样子。

    “哼!如果说你是找的杀手呢?火邢坊你应该还记得吧?”舞七不介意地提醒了一下他。

    何开畅原本尚存的侥幸心理,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身体的重心便消失了。

    整个人又重新跌坐在地上,他的胸腔一下子像呼吸不了似的,紧抿着唇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了?不再为你自己辩解一下?”舞七说道。

    何开畅迷茫地抬起头,他不确定舞七这话是什么意思?

    真的知道了吗?还是只是在诈自己?

    他轻轻抿了一下干燥的唇,小心翼翼地盯着舞七。

    “宗、宗主,我与唐师兄必无雪海深仇,我……怎么可能买凶杀他?还请宗主明察啊!”何开畅赌一把似的求饶。

    “呵!你还真的是个不见棺材不掉泪!”说罢,舞七便将那张自己从火邢坊顺出来的订单拿给他看。

    当何开畅瞧见那张许久不见的订单的时候,顿时觉得头发麻烦,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应该说整个世界都不好了。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站起来,不管身上的伤口是有多疼,也不再解释,“腾”地就站起来。

    “嘶……”可是毕竟身上挨了那么多道鞭子,依旧疼得龇牙咧嘴。

    舞七见他要逃跑,立马甩出长鞭,一把勾住他的脚裸。

    “啊!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那唐天宇实在可恶,他居然羞辱我!”

    “我和他本就是同门,他如今成为二长老的坐下弟子,为何要羞辱我,让我做一个外门弟子!”

    说着,何开畅的眼睛便泛着血丝,表情十分狰狞,像是疯了一般。

    舞七慢慢地拉动鞭子,将他一点点地拖过来,何开畅见自己与舞七越来越近,吓得不轻。

    “不,不要!我是无辜的,是他欺人太甚,是他自己找死!”何开畅一边往后移,一边喊着。

    舞七慢慢地把他拖到自己这边,脸上带着一股摄魂的微笑。

    她越这么笑,何开畅越觉得毛骨悚然,怎么也不想靠近舞七。

    因为她看上去太渗人,太强大,手段太恐怖。

    他怎么这么倒霉遇上这样的人?

    “不,不要!快放开我!”何开畅已经不再是往后蹭了,整个人翻过来趴在地上,十指扣在地上。

    怎么也要抓住地面,十指在地面上摩擦,留下十行血迹,舞七好在抓住了他,长鞭一抛,便连人带鞭子甩到了旁边的树上。

    刹那之间,长鞭将人甩到了树上,何开畅在半空中翻滚了三圈。

    舞七一脚蹬在他的伤口上,道:“唐天宇欺人太甚?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大,敢说不敢当?

    那天在第三峰的时候,你们十人自行选择离开的。

    怎么,看问天宗现在建立的不错,便带着左派长老与右派长老前来砸场子?

    哼,见二位长老留下来,你们便也想留下来?

    要不是唐天宇说的那句话,我连外门弟子也不会给你们,直接轰出去。

    你居然还觉得委屈?怎么不自己出去闯,回来作甚!”说着,舞七便摸出一根银针,扎在何开畅的痛觉神经上。

    顿时,何开畅便撕裂了嗓子喊叫着,身体所受的疼痛顿时被放大了十倍不止。

    并且,原先他自己的一种自我麻痹也控制不住,疼得他现在只想死掉。

    何开畅凄惨地叫着,有一下没一下地喘着,眼神恐惧地看着舞七,断断续续地说着:“求你……求你,掌门,我错了,求你给我一个、个痛快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