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49章 沉浸在吻中的玄牧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原本只想把她喜欢的东西给她,知道她喜欢的不是自己,便想着如果能够死在她的手里,便也知足。

    这样她便够记得自己一辈子,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她的发丝垂在自己的脸庞,痒痒的。

    他还沉浸在美好中,可是她那句:我早已将心托付给了另一个人。

    他万万也不想听到,更不想接受。

    在她想要起身的一瞬间,他再也不能装睡了,他害怕她这么一离开,他们之间的距离,便成了两条平行线。

    刚睁开眼睛,他涣散的眼睛逐渐聚焦,就看见舞七那双黑如玛瑙般深邃的眼睛里面流光闪耀。

    漆黑的瞳孔中映照出自己的影子,那眼神深处是无尽的愧疚和不忍。

    不,这不是他想要的,为什么不能给他温柔,为什么不能给他爱?

    就是眼前的这个人,给了自己从未有过的感觉,让他感觉到喜欢上一个人之后的甜蜜。

    而舞七感受到腰间一紧,这么一低头,就毫无预兆地撞进了他幽暗深邃的眼眸里,他漆黑的眼睛里闪烁着耀眼的光华。

    那一片光华流转中,只倒映出她一人,而她的眼里不仅仅有他。

    他问道:“为什么不能?如果你的心有他,又为何要来火邢坊,做一个杀手?这是把命悬在裤腰带上的活儿。

    你若心里真的有她,又怎么会来这里?”

    玄牧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也不容错过。

    “我……”是来调查唐天宇刺杀一事的,同时还要解了这该死的火毒丹。

    不,真相不能跟他说,不然他接受不了,什么也不能说。

    舞七心中下定决定,然后说道:“这是我的事情,现在我已经是火邢坊的火主了。

    大长老,既然你已经醒来了,就回你的阁楼去,现在我该休息了。”

    说完,手伸到腰间,将他的手掰开。

    他刚刚醒来,功力虽然在治疗的过程中提升,但是,这突然之间还无法适应。

    玄牧不甘心地被舞七掰开了双手,就在舞七准备起身的一刹那,玄牧又再次将舞七摁倒在身侧,两个人在床上滚了一圈才停下来。

    玄牧将人压在身下,压着她柔.软的娇躯。

    “你……”舞七此时简直是在怒火中烧,劈头就是一掌。

    玄牧擦过她的手腕,将那一掌巧妙地躲过,与此同时,朝着舞七的樱唇吻去。

    舞七面对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杏眼瞪得大大的,这是被逼得要狗急跳墙吗?

    见人越来越近,舞七眼疾手快地用手背挡住了唇。

    玄牧见她不让自己吻她,也不介意,隔着她的手掌吻了下去。

    那一吻很是深情,舞七看着眼前闭上双眸正沉浸在吻中的玄牧,眼睛眨了又眨。

    自己现在的身份是男子啊,难道自己真的男女通吃?

    不管自己作为哪个性别都是这样?

    玄牧吻了又吻,弄得舞七只觉得手心好痒,可是这家伙还伸出舌.头在舞七的掌心轻舔。

    吓得舞七一下子便抽开了掌心,见舞七掌心抽离,玄牧有些心计得逞地一笑。

    还未收起的舌.尖就要触碰到舞七的樱唇,吓得舞七连忙用她最快的速度给了对方一个手刀。

    明明就快碰到了,就差一点点了。

    玄牧不甘心地闭上眼睛,倒在舞七的身上,舞七连忙侧头。

    看着昏睡在自己身上的玄牧,将人推到床里面,毫不客气。

    舞七如同面对大敌后,深吐一口浊气,将凌乱的衣裳整理完毕,对着门后喊道:“进来,将大长老送回玄牧阁。”

    “吱呀……”

    立马便进来几个奴仆,没一会儿,人便离开了。

    看着关上的房门,舞七忽然觉得心头一阵轻松,终于走了。

    刚才差点被玄牧亲到,想想舞七就后怕,她可是要为睿守身如玉的,好险好险!

    整理好情绪之后,舞七便让人进来将房间收拾一下。

    这里被玄牧住过,她今晚要住在这里,肯定不能再用他用过的东西。

    然后,来到处理公务的书房,这个书房超大,应该说是整个二层都是书房。

    舞七一样样地看过,这里摆了许多书架,而在距离最里面的一张书桌旁,有一个柜子。

    看上去要比其他庄重,好奇心令舞七走上前去,一把拉开柜子,里面堆着一摞摞泛黄的纸张。

    一页页地翻过,舞七看到里面记载着火邢坊这百年来的发展和机密。

    但是,只有一张描述雪莲玉晶丹的方子吸引了舞七,这是彻底去除火毒丹毒的丹药。

    舞七连忙走到一旁将丹方抄写下来,然后坐下慢慢翻看。

    见没有其他什么可以吸引到她,便又放回去。

    而在柜子的最下层却是带锁的,舞七放出神识也穿不透,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她又在上面找了找,没有发现钥匙的痕迹。

    舞七眉头一挑,这里是火主的宫殿,这里也是火主的书房,那么钥匙一定在玄牧那里。

    想到这里,舞七便要去找他,可是一想到刚才他们发生的一切……

    思考片刻,舞七对婢女说,让玄牧醒来之后来这里一趟。

    婢女去大长老玄牧阁通传之时,南浔正在照顾玄牧,在玄牧耳边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玄牧早就被他用针给扎醒了,现在又听到他说,当初舞七说的那些威胁的话。

    可是,事实却是,玄牧三天不到的时间便全好了,而且身体里的一些陈年老毛病也都好了。

    玄牧完全可以感觉到,他现在施展火功的时候,完全不需要顾及,不像从前那么畏手畏脚。

    南浔告诉他,舞七至始至终都没有去请人为自己医治,可是自己明明全好了。

    难道……这些都是舞七她做的?

    玄牧心中抑制不住地惊喜,他现在对舞七这个人十分好奇,感觉她总来给自己带来惊喜。

    但是,真的好难追!

    “追求自己喜欢的人应该怎么做?”玄牧忽然问道。

    “嗯?”南浔正在叽里呱啦地跟玄牧倒苦水,说舞七有多么可恶。

    可是,玄牧怎么突然问自己这个问题?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玄牧,你喜欢谁?”南浔压下愤怒问道。

    “七号。”玄牧毫不避讳地回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