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爆宠痞妃:殿下,乖乖就寝 第348章 难道要我一直愧疚吗

时间:2018-04-23作者:姬千雪

    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捧起一手温水,手中的灵气立马透过手掌钻入身体内,他惊奇地看着这整整一桶温水。

    先前自己的心思都在玄牧的伤势,和舞七的强势上,还有满屋子都是发焦的味道,所以这会儿才注意到这桶水的不同。

    他不禁扭头看向屏风处,眼神中尽是不可思议。

    他不知道舞七是从何得来这么一桶水的,但是,这桶水对玄牧的伤势绝对有帮助。

    不仅对他身上黑焦的皮肤,还有他从小便不好的身体,与被火功所损害的身体都有帮助。

    这简直就是一桶水,便救了玄牧身体的三个大毛病。

    南浔不再有任何的抱怨和不满,赶紧将人放进浴桶内,将他的身体全部淹没在水中,除了头,就连脖子也淹没在其中。

    刚进入水中的肌肤,一瞬间便开始愈合。

    他身体表面的伤势一点点地修复,南浔站在一旁看着这神奇的一幕,只觉得这二十四年来,都没有遇到这么神奇的事情。

    玄牧泡了整整两个时辰,水早就冷了,可是南浔根本不想将他拉起来,实在是因为这桶水的功效太强了。

    玄牧在水中泡的时间越长,他的伤势便会恢复得越好。

    “好了,把人捞起来,把衣服穿好,放在床上你便可以出去了。”舞七命令道,语气依旧冷冷,同时还散发着杀气。

    “你想要干什么?”刚对舞七有了一丝好感的南浔,在听到舞七话的一瞬间,便又重新对她厌恶起来。

    舞七懒得解释,只说道:“不想他死,就快点!”

    事关玄牧,南浔不敢反抗,只希望刚刚才稍好点的玄牧不要被舞七折腾死。

    待南浔出去之后,舞七才从屏风中出来。

    一出来便看到玄牧安静地躺在床上,双目微阖,枕着柔.软高枕,如墨的青丝撒了半床。

    他的侧脸的线条柔和秀气,风姿清逸,几乎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冷漠,皮囊极好。

    回想起,先前他在擂台上所做的一切,明明刚开始,二人打得都极为认真,是想要迷惑自己,让自己迅速涌上全力吗?

    舞七抿抿唇,转身绕过黄花梨的方桌停在他床前。

    南浔离开前贴心地为他盖上了棉被上,双手都收了进去。

    可是,他的依旧浮着些许倦色与疲惫,唇色略显苍白,但是比起俩个时辰前却好很多。

    他似乎独爱绣着繁复暗纹的黑袍,几乎每一件都是镂空刺绣层层叠叠。

    舞七顺着他修长脖颈,发现他身上的皮肤已经恢复如常。

    于是,将他的手从棉被里拿出,替他诊脉。

    他的身体从小便不好,幸好修炼了火功,才勉强活到了现在。

    但是,火邢坊的火功根本不是一般的火功,对修炼者本身也是一种伤害。

    舞七从生机仙府内将万年断魂晶直接切了一角,放进他的口中,刚刚含入口中,便化开了,渗入到他的身体里。

    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万年断魂晶将玄牧曾经被火功伤害的经脉全部修复。

    此时的玄牧,功力怕是要比往常巅峰状态还要厉害。

    对于,他从小的便没有调理好的身体,舞七为他准备了生机仙府的湖水。

    丝丝清凉如泉水的湖水入喉,一种舒适感从心发出。

    睡梦中的玄牧感觉自己恍如进入了天堂,没有任何伤痛和悲伤。

    玄牧在床上一连躺了两日,而外面,舞七早就举办了火主登位祭奠。

    她舞七已经正式成为火邢坊的新任火主,待她换上一身隆重的黑袍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大家才发现这个年仅十八的少年,居然有着这么强大的气场与威严。

    刚来两个月,便成为了新一任火主,这令谁也没有想到。

    不过,火邢坊没有一个人不服她,实力可匹敌四大长老,就连原火主重伤至今……

    谁敢说不服?

    祭奠结束,舞七便回到了火主宫殿,在那里玄牧还霸占着房间。

    刚到房间门口,便看到南浔站在门口,他正和门口的婢女、奴仆争辩着,一个想要进去,另一方却誓死不肯。

    南浔一见到舞七,便立即冲上来,大骂道:“七号!你把玄牧关在这里两天了,还不让我给他医治,你到底是何居心?”

    一上来就兴师问罪,舞七也是无语了。

    她冷冷地扫了他一眼,南浔立刻便感觉无数把带毒的刀子正朝他席卷而来。

    心想着七号,何时这么可怕了?他的心里隐隐有些害怕。

    就在他思绪横飞的时候,对面忽然传来一阵清冷的声音,道:“七号?你现在应该尊称我为火主。

    来人,赶出去,不许他出神医阁半步!”

    “是,火主。”

    舞七一声令下,便凭空出现了一名暗卫,将人瞬间带走。

    空气中隐隐还传来南浔的呼喊声:“你是想害死玄牧,你怎么这么歹毒!”

    舞七真想将那南浔扣下,好好暴打一顿,自己要是想害死他,还会用生机仙府的温泉水给他沐浴吗?

    真想害死他,那还救他作甚?

    多此一举!

    舞七闷哼一声,便推开房间的大门,去看看那人现在如何了?

    经过这两日的调理,玄牧的身体越来越好了,按理来说应该快要醒来了。

    舞七坐在黄花梨床边上,低头看着他的脸庞。

    她垂着头,乌黑若丝绸的长发丝丝缕缕地垂在他的耳侧,那张五官清晰的脸隐藏在一片阴影之下,让人看不真切。

    “你何时才会醒来?难道要我一直愧疚地坐在这位置上吗?

    明明我可以靠自己的实力得来,你又为何要这么做?

    是想死吗?

    可你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我早已将心托付给了另一个人。”说着舞七便要抬起头来。

    可是,身下的人忽然伸出了胳膊,紧紧地搂着她的纤腰,不许她动分毫。

    “你……”舞七惊讶得半天不能言语。

    你是什么时候醒来的,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见了?

    舞七的眼神晦暗不明,盯着玄牧的眼睛,希望可以窥探一二。

    玄牧早在她开口的一瞬间,已经醒来,原本在听到她说的第一句话时,他的内心是欢喜雀跃的。

    可是,越到到最后,他越来越希望自己聋掉。
小说推荐